听见大汉这样说,其他几个同伴直接笑了出来。江宇姐姐的奇葩前男友,早已成了他们这段时间——的笑料。“可也不是嘛,前天还在我家哭穷,转眼间就来这种高档餐厅消费,果真农村人嘴“可不是嘛,昨天还在我家哭穷,转眼就来这种高档餐厅消费,果然农村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听到大汉这样说,其他几个同伴直接笑了起来。江宇姐姐的奇葩前男友,早就成了他们这段时间的笑料。

“可不是嘛,昨天还在我家哭穷,转眼就来这种高档餐厅消费,果然农村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江宇阴阳怪气的说道:“还好我姐姐识破了他的真面目,不然这个土鳖,还不知道最后会把我姐姐害成什么样?”

其他几名同伴,这时也纷纷附和道。

“没错,这小子就是一个凤凰男,你姐早就应该跟他分手了。”

“农村人不都是这副德行吗?你姐现在成了马少爷的女人,何必再跟他一个土鳖计较?”

“你小子现在风光了,以后有马少爷的照应,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叶枫听着他们嘲讽的话,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他是跟江雅分手了,但以前他对江雅,那可是一片真心,说一句百依百顺也不为过,何曾欺骗过她?

如果不是她们一家人的嘴脸太过难看,叶枫也不会心寒到提出分手。只是没想到,哪怕是分手之后,他们还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说完了吗?”叶枫冷冷的看着他们,“说完了就走吧,不要打扰我吃饭。”

“呦,你一个土鳖还神气了?”江宇戏谑的看着叶枫,神情中全是不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过来给我磕头道歉,然后滚出这里,我就可以放你一马。不然我保证,你会比昨天的下场还惨。”

“凭什么?”叶枫淡淡问道。

“凭什么?”江宇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就凭你是一个土鳖,在这里碍了老子的眼,老子看你不爽,就要收拾你!这个理由够吗?”

叶枫轻轻的瞥了他一眼,眼神无比寒冷,缓缓地说道:“我如果不呢?”

话音刚落,他眼中的寒芒,犹如实质一般,朝着江宇迸射而去。

顿时,这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

不知为何,江宇一看到叶枫的眸子,心里突然狠狠一抽。一股刺骨的寒意,从他的心底升起,仿佛好像被什么野兽盯上了一般,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江宇,你怂什么?”一个同伴说道,“刚才你不是还说,昨天把他痛揍了一顿吗?不会是在跟我们吹牛吧?”

听到同伴们嘲笑的话,江宇才反应的过来,忍不住恼羞成怒。

怎么回事?自己居然被一个土鳖给吓退了?

这让他无法忍受!

“你们放心,我昨天能收拾他,今天照样能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江宇恶狠狠的说道。

他大步朝着叶枫走了过去,心想这个废物,昨天还被自己按在地上打,难道今天就能脱胎换骨了不成?

“你个土鳖还敢反抗?老子让你跪,是给你面子!”江宇愤怒的说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今天不跪,老子就打到你跪!”

正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

江宇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美艳少妇站在那里,一脸倨傲的看着他们。

江宇顿时就没了脾气,眼前的这个少妇名叫林秀,正是蓝恋餐厅的总经理,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江宇,这里是蓝恋餐厅,别在这里犯浑,有什么仇怨,都给我出门解决。”林秀倨傲的说道。

江宇的老大龙哥,是这里的老顾客,江宇也跟着他来过不少次,所以林秀才认识他。

“林姐,您可冤枉我了,我是在帮你们餐厅的忙呢。”江宇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林姐,你看这个小子,穿的破破烂烂,明摆着就是进来混吃混喝的,我正要帮您把他赶出去。”

听到江宇的话,林秀开始打量起叶枫。

只见他上身穿着一件纯黑短袖,下身是一件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脚底下也是杂牌运动鞋。

浑身上下的家当加在一块,估计也不超过两百块钱,确实是一个典型的穷屌丝。

不过她是餐厅的总经理,不能够像江宇一样辱骂顾客,先是问了一句:“他只要付得起钱,就是我们餐厅的顾客,你凭什么把人家赶出去?”

江宇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林姐,您可不能犯糊涂啊!就像这种穷鬼,哪里能付得起钱?我看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吃霸王餐。”

林秀站在原地,微微皱了皱眉。

江宇继续说道:“他是什么底细,我比谁都清楚,就是一个农村过来的土鳖,根本没钱在这里消费。不信您问问他,他今天要是能付钱,我江字倒过来写!”

林秀能够当上总经理,心思是何等的通透?

其实她也能看得出来,叶枫应该是付不起饭钱的。不过她自恃身份,不能够随便上去打扰客人用餐。所以才借着江宇的由头,让他话赶话说到这里。

而且这样还能卖江宇一个人情,听说他姐姐最近傍上了马公子,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以后说不定还能用得上。

“这位客人,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先将单给买了?”

林秀虽然话说得很客气,但神情之中却隐隐有些高傲,不是很看得起这幅打扮的叶枫。

叶枫拿起桌上的餐巾纸,稍微擦拭嘴巴,淡淡开口:“等我吃完饭,自然会付账的。”

江宇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就大声叫了起来:“林姐,您看我说什么来着,他根本就没钱付账!”

林秀皱起了眉头,再次对着叶枫说道:“这位客人,如果你再不付账,我就要叫保安了。”

叶枫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问道:“为什么其他人,就可以吃完了再付账?”

“这个世界上,人跟人能一样吗?”林秀语气有些不屑。

江宇催促着说道:“林姐,跟他有什么好废话的,直接将他痛揍一顿,保证他会乖乖把钱拿出来。”

林秀心里深以为然,她也是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对于吃霸王餐的人,自然有解决办法。

她对门口的保安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冷冷的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休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那到底是怎么个不客气法?”叶枫平静的问道。

他从口袋里掏出至尊卡,轻轻的拍在桌子上,故意让林秀看见。

林秀望着桌子上的卡片,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而正在这时,门口的保安走了过来,凶神恶煞的对着叶枫说道:“小子,就是你在这里吃霸王餐?”

书评(173)

我要评论
  • 意思是&只要我

    “你的意思是,以后只要我们结婚,我连给我妈钱都不行了?”

  • 你今天&时也撕

    “对,你今天不把两万块钱留下,就别想走。”江雅这时也撕破脸皮,愤怒的说道。

  • 滴下来&落在他

    血液从额头上滴下来,正好落在他胸前的玉坠上。紧接着,从玉坠中闪过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 有人家&口打断

    “行了,别给我提那破工作了,一个月挣得还没有人家退休金多。”柳红不屑的开口打断。

  • 面膜,&,“你

    “让你出又怎么了!”柳红撕下了面膜,指着叶枫的鼻子骂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心里最爱小雅吗?现在让你帮她弟弟出个彩礼,你就在这里尥蹶子,我看你们农村人就是这个德性,嘴里没一句实话!”

  • 妈的血&汗钱,

    叶枫冷冷的说道:“那两万块是我妈的血汗钱,你别想打它的主意!”

  • “我不&,不然

    “我不管,反正我把话撂在这儿,彩礼必须再加三十万,不然你别说订婚了,以后就算小雅的面,你也别想见到。”

  • 大了,&需要你

    “你那个爸妈年纪也大了,过两年干不动了,到时候还需要你养,小雅嫁过去,难道不是吃苦?”

  • &,父母

    叶枫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忍不住一阵愤怒,父母跟自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又怎么会欺负小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