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刚眼瞅着昨天是拾掇不了叶枫了,也就也没多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开了了这里。上次他还我以为苏小姐了享年,因为提早给马天庆发了一条信息,跟他确保昨天肯定会让叶枫刚才他还以为苏小姐已经病逝,所以提前给马天庆发了一条信息,跟他保证今天一定会让叶枫滚蛋。。...

张志强眼看今天是收拾不了叶枫了,也就没有多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开了这里。

刚才他还以为苏小姐已经病逝,所以提前给马天庆发了一条信息,跟他保证今天一定会让叶枫滚蛋。

但现在出了这么一个岔子,他害怕马天庆追究,只能先给他打电话说明情况。

“喂,马公子……你,你听我说……”张志强声音有点心虚,“今天出了一点意外,叶枫他……暂时没办法开除他……”

他清楚马天庆的为人,根本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刚才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现在却又变了卦,那马天庆……

电话那边先是沉默了一会,紧接着就是一阵疯狂的咆哮声。

“张志强,你是干什么吃的?!”马天庆大声的骂道,“就这么一点小事,让你开除一个医生,你都办不到吗?!废物,没用的饭桶!!!”

马天庆足足骂了五分钟,直到觉得累了,才挂断了电话。以后还警告了张志强一句,如果这件事情办不好,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张志强被骂的跟孙子一样,只能点头哈腰的答应着,后背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而现在办公室里,华老一脸的期待,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叶神医,刚才您为苏小姐针灸,用的可是以气御针之法?老朽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针法,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详细解释一二?”

叶枫看到他虚心求学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感慨。比华老现在的地位,还能够向自己一个实习医生求教,算得上赤子之心了。

叶枫也没打算藏私,直接将以气御针的种种窍门,全部都如数告知了华老。

后者听得如痴如醉,遇到疑惑的问题,都恭敬的向叶枫请教。看到叶枫对答如流,稍微提醒之下,就解决了自己多年的疑惑,忍不住心中更加钦佩。

而其他的那些实习医生,看到现在这一幕,一个个嘴巴张的都能塞下鸡蛋了……

华老身为中医国手,那是何等的身份?只要他一句话,多少人抢破头也要当他的徒弟。

而现在,他居然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朝着叶枫不断请教。

这种反差感,这些人又怎么能不震惊?

直到过了一个多小时,华老才停止了询问,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这些年困扰他的中医难题,一下就解决了不少。

他钦佩地看着叶枫:“叶神医,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这般医术,真让人叹为观止,不知师承何处?”

叶枫微微皱眉,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如果说是医仙传承,那就太过匪夷所思了。

华老看到叶枫沉默,赶紧说道:“抱歉,叶神医,是老朽失言了,若是不方便透露,就当老朽没有问过。”

中医是传统行业,很多东西都不便明说。今天叶枫肯传授他以气御针,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

“不好意思。”叶枫点点头说道。

“叶神医,我还有事需要赶回京城,今天听您一番教诲,胜读十年医书。”

华老站起来行了一礼,二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华老就带着徒弟离去了。

……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经过叶枫治疗后的苏霓裳,精神明显好了许多,现在整个人躺在床上,身上的那些检查仪器,都已经被全部拔下。

现在病房里面,只剩下陈夫人和她两个人。

苏霓裳眼神中带着思索,怀里紧抱着叶枫之前留下的白大褂,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叶枫那一双清澈的眸子,让她记忆深刻。

看着白大褂上面的胸牌,她轻轻的念出了声:“叶枫……”

苏霓裳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看了一眼正在打盹的母亲,轻轻的走下病床,偷偷溜了出去。

她问了一个护士,才知道叶枫原来是实习医生,又打听了实习医生的集体办公室,一路小跑着找了过去。

但是等她到的时候,叶枫的位置上,早就没了人影。

“这位小姐,请问你找谁?”一个医生问道。

“我找叶枫叶医生。”苏霓裳说道。

“叶医生已经下班了,你有什么急事吗?用不用我给他打电话?”那个医生热心的问道。

“不用了……”苏霓裳眼神有些失望。

她将白大褂细心的叠好,然后放在了叶枫的办公桌上,这才缓缓离开……

而这时,叶枫已经离开了医院大楼。今天为了治疗苏霓裳,可把他累坏了,他想好好奖励一下自己。

正好附近就有一家苏氏集团的餐厅,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至尊卡,也不知道它好不好用?

他来到了餐厅门口,这家餐厅名叫“蓝恋”,以前江雅还因为叶枫请不起她来这里吃饭,从而闹过许多脾气。

现在想想,真是恍如隔世。

叶枫大步走了进去,门口的侍者贴心的为他带路。

蓝恋餐厅的装修极为豪华,光是门口大厅悬挂的水晶灯,就顶的上叶枫十几年的工资。

如果是以前,叶枫肯定不敢进这种餐厅消费,不过现在摸着口袋里的至尊卡,他心里也就有了底气。

他随便选了一个靠着窗口的位置,然后点了几样招牌菜。

由于现在客人不多,很快菜肴就上了桌,叶枫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但正在这时,突然有几个人,一脸讥讽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叶枫微微皱眉,紧接着身体猛地靠后,一个带着酒水的高脚杯,正好从他的脸前飞过。

高脚杯重重的撞在窗户上,洒落的酒水都溅到了菜里。

叶枫转过头去,只看见江宇一脸嘲讽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红酒瓶。

显然刚才的酒杯,就是他扔过来的。

“哎呦,没想到你一个土鳖,反应还挺快?”他嘲笑着说道。

叶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他已经不想再跟江家人有所纠缠。

“还敢无视老子?”江宇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阴冷的说道,“好你个叶枫,昨天还因为三十万彩礼跟我家翻脸,今天就来高档餐厅消费,难不成你以前一直再欺骗我姐?”

江宇身边站的那个彪形大汉,听到这句话后,也是一脸的讥讽之色,轻蔑的开口说道:“江宇,这就是你姐的那个废物前男友?”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阵愤怒&欺负小

    叶枫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忍不住一阵愤怒,父母跟自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又怎么会欺负小雅?

  • 怎么这&是你的

    此时一直玩手机的江雅,也抬起头说道:“叶枫,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计较?你父母的钱,不就是你的钱?难道他们死了,还能带到棺材里?”

  • 又是一&叶枫的

    江宇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脚,直接踹在叶枫的肚子上。

  • 但小雅&到时候

    叶枫涨红了脸,无力的解释道:“我家里是穷,但小雅只要嫁过去,也绝对不会让她吃苦的,再过两天就是考核日期,我有把握能够留在医院,到时候我的工资还会上涨……”

  • 直不好&我妈补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留着这笔钱,给我妈补身子用吗?”叶枫咬着牙说道。

  • “姐,&只会坑

    “姐,我早就跟你说了,农村人就只会坑蒙拐骗,根本就信不得。”

  • 当时还&是母亲

    当时还是母亲找村长借的钱,才到招待所给她开了一间房。

  • ,他放&到叶枫

    江宇此刻也在一旁阴阳怪气,他放下了手机,走到叶枫身边。

  • &他本来

    他本来就是一个小混混,动起手来毫不留情,没过多久,叶枫就被他打的头破血流。

  • &寒。

    叶枫心中冷笑,当江雅说出这番话时,他忍不住一阵心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