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刚脸色铁青无比,不屑的望着叶枫地说:“你这还用我说吗?是因为你玩忽职守,才造成苏小姐病情加剧。我看你是懒懒散散惯了,更本不配当一个医生!”周围的那些医生,听周围的那些医生,听到叶枫居然被张志强破口大骂,忍不住都同情的看着他。。...

张志强脸色阴沉无比,轻蔑的看着叶枫说道:“你这还用我说吗?就是因为你玩忽职守,才导致苏小姐病情加重。我看你就是懒散惯了,根本不配当一个医生!”

周围的那些医生,听到叶枫居然被张志强破口大骂,忍不住都同情的看着他。

其实苏小姐的事情,他们或多或少也知晓一些。听说病症极为罕见,就连医院那些主治医师,还有德高望重的专家们,也全都束手无策。

而叶枫不过是个值班医生而已,就算要追究责任,也算不到他的头上。不过看这个样子,张志强明显想让他当替罪羊。

叶枫面色转冷,懒得搭理张志强,直接绕过他回到座位上。

看到叶枫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居然敢无视自己的权威,张志强忍不住恼羞成怒。

“还敢在我面前耍威风,我看你真是想找死。”张志强心里怨毒的想到。

不过他脸上却还是一副悲痛之色,看起来恨铁不成钢:“叶枫,由于你的失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虽然我心里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宣布,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

叶枫缓缓抬头,语气平静的说道:“据我所知,虽然你是医院主任,但也没有随便开除人的权利吧?”

张志强好像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说,立刻冷笑的说道:“别忘了你现在还处在考核期间,造成了这么大的失误,你已经没有资格转正。与其到时候弄得难看,还不如你现在自己辞职!”

叶枫疑惑的看着他,苏小姐病情痊愈的事情,应该已经传遍了吧?

怎么看他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眼看叶枫沉默不语,简直把自己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张志强心里更加愤怒了。

他直接冲到叶枫身边,想要动手把他赶出去,但正在这时,门口却出现了两道身影。

老者一身儒雅,看上去慈眉善目,虽然头发发白,但是眼神却依旧清澈。

来人自然就是华老,而他身边站着的,就是徒弟王建军。

张志强看清来人,脚步忍不住一顿,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老人家,您莫非就是华老?”

华老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但他的视线,却一直放在叶枫身上。眼神之中,还带着一种敬佩。

张志强赶紧跑了过去,满脸堆笑的说道:“原来真的是您老人家,没想到我居然有这种荣幸,能让您屈尊过来找我,赶紧随我去办公室,晚辈好聆听您的教诲。”

他现在无比的殷勤,眼前的这个老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华老。而他过来找自己,想必是有什么要事相商。

想到这里,他心里忍不住一阵火热。他当医院主任也有段时间了,本来以为升迁无望。

但是华老这样一来,却让他心里燃起了希望。华老亲自上门拜访,这要是传了出去,以后副院长的位置,谁还敢跟自己争抢?

但是华老却缓缓摇头,皱眉说道:“你误会了,我这次过来,并不是为了找你……”

“您不是为了找我?”

张志强愣了一下,这里除了自己之外,全都是一些实习医生。华老来这里不是为了找自己,那还能是为了找谁?

“我过来是为了请叶医生帮我解答疑惑。”华老缓缓说道。

张志强愣住了,叶医生是什么人?

难道人民医院里,还有一个姓叶的名医吗?自己怎么没有听说过?

而正在这时,华老看到了坐着的叶枫,忍不住喜上眉梢,赶紧走过来说道:“叶医生,我可算找到你了。”

张志强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幕,难不成华老口中的叶医生,居然会是叶枫?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赶紧走过去问道:“华老,我想您是认错人了,他就是一个实习医生……”

“我怎么会认错人?”华老急忙说道,“刚才叶医生以气御针,医术简直是出神入化,我现在过来,是来特地请教的。”

华老看向叶枫的眼神,就像学生看到老师一样。

张志强脑袋彻底死机了,这是什么情况?

华老是谁?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中医现在仅剩的几个国手之一,平常他的病人,都是京城中的达官显贵。

像这样了不起的人物,居然在叶枫面前,谦卑的就像一个学生一样。张志强现在整个人,都有一种幻灭感。

听华老话中的意思,想必苏小姐现在,应该还没有死……

“苏小姐死了吗?”他心急之下,有些口不择言的问道。

叶枫冷冷的看着他,反问道:“怎么听张大主任的意思,好像是巴不得苏小姐死?”

其他的那些实习医生,此刻也纷纷望向张志强,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奇怪。

苏小姐病好了,他不应该开心才是,为什么感觉他很失望?

张志强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慌忙改口说道:“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苏小姐能够转危为安,简直是一件大好事!”

华老几十年的阅历,这时也看出叶枫跟张志强之间,气氛有些不太寻常。

他赶紧提点着说道:“就是因为叶医生医术通神,才能力挽狂澜,让苏小姐转危为安。你们人民医院,能够招揽到这种人才,需要好好培养才是!”

叶枫这时神色如常,语气平淡的问道:“张大主任,您刚才不是要开除我吗?”

华老闻言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志强。

这个人难道是个傻子吗?

就凭叶枫展露出来的医术,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江海市人民医院,就算是在京城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而这个张志强,居然想把这样的神医开除?

张志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赶紧赔着笑说道:“没有,没有这回事……刚才我只是看叶医生太过紧张,想要跟他开个玩笑而已……仅仅只是一个玩笑……”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华老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待会儿还要见你们医院的院长,关于叶医生刚才的表现,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张志强心中一紧,华老身份不凡,如果在院长面前,稍微说自己一点坏话,那自己的前途就全完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对着叶枫赔罪:“叶医生,刚才是我有些考虑不周,玩笑开的有些过火,还请你不要计较……”

他现在态度无比卑微,跟刚才不可一世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多。”&屑的开

    “行了,别给我提那破工作了,一个月挣得还没有人家退休金多。”柳红不屑的开口打断。

  • 叶枫质&问道,

    “阿姨,你真的是为小雅好吗?”叶枫质问道,“你这又要三十万,是不是为了江宇?”

  • 江雅傻&,居然

    江雅傻眼了,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叶枫,居然要提分手?

  • 囊废,&你今天

    “就你这个窝囊废,还想当我姐夫,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连给我姐提鞋都不配。”他不屑的说道,“你就算要分手,也要赔偿我姐的青春损失费,不然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 家自己&别想着

    “凑钱是你们家的事,你们家自己想办法。反正还是那句话,不拿三十万出来,就别想着娶小雅。”柳红绝情的说道。

  • ,当着&,非要

    上次她跟自己回家,嫌弃这嫌弃那,当着老人的面,说家里的床太脏,非要到镇上招待所去住。

  • 干不动&去,难

    “你那个爸妈年纪也大了,过两年干不动了,到时候还需要你养,小雅嫁过去,难道不是吃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