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这话,众人心中都都忍一惊,赶快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看见而已一个更年轻的实习医生,都都忍皱了皱眉头,会觉得他是在乱出风头。“现在的的更年轻人,越发不知道简言之了,连自看到只是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都忍不住皱了皱眉,觉得他是在乱出风头。。...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都忍不住一惊,赶紧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看到只是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都忍不住皱了皱眉,觉得他是在乱出风头。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所谓了,连自己几斤几两都掂量不清楚。”

“连赵医生都束手无策,他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还敢口出狂言,简直是不知死活。”

旁边的那些医护人员,这是都戏谑地看着叶枫,等待着他出丑。

赵医生是院里知名的专家,在国内也是享有盛名,连他都没有办法的怪病,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实习医生,又能有什么办法?

赵医生不悦的瞪了一眼叶枫,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叶枫,现在在医院实习。”叶枫面不改色的说道。

“既然只是一个实习医生,那就要有一个实习医生的觉悟!”赵医生皱着眉头说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赵医生心中勃然大怒,平常就连院长看到他,也要客客气气的。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居然敢挑战自己的权威?

医生是一个传统行业,很讲究论资排辈。就算老医生诊断有些问题,作为新来的,也只能在没人的时候暗示一下。

现在赵医生说没人能治,话音还没落下,你就在旁边说你能治。你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如何下的来台?

但叶枫却不在乎这些潜规则,病人现在情况紧急,哪怕言语之间得罪了人,他也要抓住治疗时间。

“你能救我的女儿?”

刚才已经绝望的陈夫人,听到叶枫的话后,赶紧冲到他身边问道。

现在哪怕有一线可能,她也不会放过。

“我能救。”叶枫点点头说道,“刚才我在门口观察了一下病人的气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人下了蛊毒。”

“我看你简直就是在信口开河!”

赵医生冷冷的说道:“门口距离病床,少说有三米远,你估计连病人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就敢胡乱猜测病情,你配得上你身上穿的白大褂吗?”

赵医生满脸不屑,那么多先进设备都检查不出病因,你要是能看出来,那才有鬼了。

不过这样正好,可以借着这个由头,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赶出医院。

“我用的是中医的手法,可以通过观察病人的气色,推测出患者的病情。”叶枫解释道,“苏小姐脸上毫无血色,但额头上却隐隐有一条黑线,这正是苗疆那边蛊毒的症状。”

“国家的破四旧多少年了,你居然还敢在这里耍牛鬼蛇神那一套,我看你是不想再干下去了。”赵医生愤怒的说道。

其他的那些医生,这时也纷纷皱眉,叶枫刚才的话,无意之中得罪了许多人。

这些人忙前忙后,也没有确诊出具体的病因。你隔着几米远,就敢一口断定。

这岂不是在打他们这些人的脸?

“小伙子,你年纪轻轻,怎么就染上了吹牛的毛病?这么多专家会诊,都没有查出病因,你隔着这么远,就能一眼看出来?”

“什么呀?我看他就是对病人不负责任,现在医患关系之所以这么紧张,就是因为像他这样的害群之马太多了!”

“一定要向上反应,把这种人清除出医生队伍,不然迟早会造成恶劣影响。”

这些人个个义愤填膺,仿佛叶枫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叶枫眉头紧皱,没想到这些人为了所谓的面子,居然会对自己如此恶语相向。

难道身为医生,治病救人不是最重要的吗?不管有用没用,让自己尝试一下又能怎样?

“你真的能救霓裳吗?”陈夫人再次问道。

虽然叶枫年纪很轻,但现在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陈夫人心有疑虑,也只能让他放手试试看。

“夫人放心,我有把握能够治好病人。”叶枫认真的点头说道。

“那好!”

陈夫人直接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病床前。

“如果你能够治好霓裳,苏家绝对会给你丰厚的报酬。”陈夫人开口说道。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本分,夫人不必如此。”叶枫说道。

紧接着,他拿起苏霓裳白皙如雪的手腕,专心的给她把脉。

赵医生看他这副样子,心里更加不屑。

中医算什么东西?

不过是一些江湖骗子戏耍的玩意,叶枫居然感觉自己面前玩弄这一套。如果一会没有效果,自己绝对请院长将他扫地出门。

眼看自己都没能治好的患者,居然让一个实习医生接手,他心里早就无比的不满。

只不过碍于陈夫人的面子,不好当面驳斥。

叶枫现在心无杂念,仔细的感受着苏霓裳的脉搏,忍不住紧紧地皱着眉头。

她体内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棘手。蛊毒已经扩展到全身,如果再不抓紧治疗,很快就会命归九泉。

他急忙运转真气,快速的在苏霓裳身上点了几下。

他的手法很娴熟,劲道收放自如,如果京城中的那些中医圣手在此,一定会感叹于他的点穴功夫。

哪怕是那些苦练五六十年的中医圣手,也做不到他这般举重若轻。

赵医生看着他一顿忙活,心中十分鄙夷,觉得叶枫在装神弄鬼。

虽然他在西医上很有研究,但是对于中医,却始终都看不上,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了。

“小子,先让你得意一会,如果苏小姐病情没有转机,那正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你。”他心里不屑的想道。

叶枫现在满头大汗,在点穴的同时,他还要把真气输送到苏霓裳的体内,只有这样才能控制毒素的蔓延。这对他来说,同样是不小的消耗。

他的手指如飞,很快点穴就快要结束,但是最后一下,需要点在鸠尾穴。

这个穴位在人的胸口处,位置比较敏感。不过现在十万火急,这些只能抛在脑后。

点完穴道之后,叶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身边却响起了幸灾乐祸的质疑声。

“你小子原来抱得是这种想法,居然趁病人昏迷,做出这种猥亵的举动,简直是医生界的耻辱!”赵医生赶紧抓到机会说道。

虽然看上去他大义凛然,但却掩盖不住眼底的阴冷。

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老子想要玩死你,不是易如反掌?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留下,&。

    “对,你今天不把两万块钱留下,就别想走。”江雅这时也撕破脸皮,愤怒的说道。

  • 道,“&自己?

    “你妈又怎么了,我还就实话告诉你,等以后我嫁过去,你少给我没事就往老家拿钱。”江雅不屑的说道,“你妈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 &着牙说

    “我妈身体一直不好,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留着这笔钱,给我妈补身子用吗?”叶枫咬着牙说道。

  • &看不起

    她家是城里人,虽然只是职工家庭,但也看不起叶枫这种农村出身的泥腿子。只觉他们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土腥味,闻起来就不舒服。

  • 跟自己&的农村

    叶枫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忍不住一阵愤怒,父母跟自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又怎么会欺负小雅?

  • 块钱吗&?”江

    “对了,你不是说你妈上个月卖稻子,挣了两万块钱吗?”江雅继续说道,“先把那笔钱拿过来吧,明天小宇要上女方家里,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 “就为&了三十

    “就为了三十万,你就跟我提分手,你还算个男人吗?”江雅愤怒的问道。

  • 损失费&。”

    “就你这个窝囊废,还想当我姐夫,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连给我姐提鞋都不配。”他不屑的说道,“你就算要分手,也要赔偿我姐的青春损失费,不然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 &式医生

    等到他成为正式医生,再兼职给人家做做家教,只要肯吃苦,三十万两三年就能攒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