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慢慢的走到病床前,按照《天医神典》的方法,从丹田处正常运转出一丝内力,慢慢的的汇集在指尖,接着对着马天庆的腹部轻轻地一点。内力步入马天庆的体内,登时变缓减了他的痛疼。真气进入马天庆的体内,顿时变缓解了他的疼痛。那些五脏六腑中肆虐的寒气,暂时被压制住了。。...

叶枫慢慢走到病床前,按照《天医神典》的方法,从丹田处运转出一丝真气,慢慢的汇聚在指尖,然后对着马天庆的腹部轻轻一点。

真气进入马天庆的体内,顿时变缓解了他的疼痛。那些五脏六腑中肆虐的寒气,暂时被压制住了。

不过这种方法,只是治标不治本,如果不继续治疗,很快还会再次复发。

叶枫自然可以将它彻底根治,但这种方法会浪费太多真气。那么宝贵的东西,不能糟蹋在这种恶少身上。

他冷冷的看了马天庆一眼,紧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

马天庆感觉到腹部的疼痛减弱,终于可以喘上气来,躺在病床上擦了擦冷汗。

他看着病房门外叶枫的背影,心中不仅没有感激,反而充满了怨毒。

想他堂堂马家大少,居然会逼到这种地步,开口向一个小医生求饶,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怎么混?

马天庆心中打定主意,这件事情绝不会这样算了,他一定会让叶枫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说着,他拿起一旁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

此时人民医院的另一边,一间重症监护室里,很多专家教授正缓缓从中走了出来。

每个人都眉头紧皱,脸上带着思索的表情,小声的讨论着什么。

他们都是人民医院最有名的医生,平常挂号费至少也是五百起步,就这样还是一票难求。现在他们集体会诊,却还是对病情束手无策。

病房里躺着的,可是苏家的大小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现在正昏迷不醒。

张志强现在垂头丧气,苏家在江海市地位超然,如果自己这些人束手无策,领导肯定会怪罪下来。

到那时首当其冲的,肯定就是自己这个主任,搞不好为了平息苏家的怒火,会将自己从位置上撸下来。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张志强忍不住皱眉,现在自己正心烦意燥,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赶在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可是等他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顿时就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赶紧走到办公室,才接通了电话。

“马公子,您找我有什么事?”他谦卑地说道。

马家市人民医院的大金主,现在马天庆还在医院里躺着,如果出了什么事,他可担待不起。

电话那头,传来了马天庆愤怒的质问,把叶枫刚才的行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最后更是严词警告,一定要将叶枫扫地出门。

挂断电话之后,张志强皱了皱眉头:“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居然还敢得罪马公子,真是自找死路,开除也就开除了。”

张志强并没有觉得什么难做,开除一个实习医生,对他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只是苏小姐的病情,还是让他一筹莫展。

他坐在办公桌前苦苦思索,突然眼前精光一闪,还真让他想出一个绝妙的计策。不仅自己可以脱离干系,能让马公子满意。

叶枫巡查完病房,刚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就被张志强叫了过去。

张志强看着他,整理了一下原本就没剩几根的头发,打着官腔说道:“小叶,这几天你表现的很好,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觉得倍感欣慰……”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这让叶枫感到很不自在。平常这个张志强,对待下属最是苛刻,怎么今天突然转性了?

“所以我准备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现在重症监护室那边缺少人手,你先过去顶个班。”张志强笑着说道,“你放心,在这次考核中,我肯定会给你多记一些分数的。”

叶枫看着张志强,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朝着指定的重症监护室走去。

等到叶枫离开之后,张志强才冷笑一声,眼神说不出的得意。

拿出手机编写了一条短信:“马公子,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我马上就会把他扫地出门。”

……

叶枫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里面现在正人头攒动,医生们忙得团团转。

病床之上躺着的,是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现在脸色惨白,双目紧闭。

纵使现在她昏迷不醒,还是掩盖不住她绝美的样貌。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五官精致犹如精心打造的艺术品。

此刻她眉毛微微皱起,脸上时不时露出痛苦的神色,那种柔弱之感,真是我见犹怜,像极了书中的林黛玉。

跟她比起来,江雅简直不值一提。

现在这个女孩,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呼吸也逐渐放缓,情况算得上十分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撒手西去。

叶枫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女孩,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女孩现在的情况,很像是被人下了蛊。

只是江海市距离苗疆那么远,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忍不住走上前去,想要仔细查看一番,却被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拦住。

“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进来的?”赵医生开口质问。

叶枫平静的说道:“赵医生你好,我是刚调过来的医生,想看看病人的情况。”

“别来添乱了,赶紧出去候着。”赵医生皱着眉头说道,“苏小姐的病,连我们这群专家都看不出来,你来有什么用?”

正在这时,病床旁边的仪器,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那个女孩儿的情况,变得更加危险。

一个小护士赶紧跑过来,对着赵医生喊道:“赵教授,病人的情况很危险,你快进来看看!”

赵医生脸色一变,赶紧跑到病床前,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据,忍不住眉头紧皱。

“快准备心脏起搏器!”

赵医生只好出此下策,现在连病因都没有找到,只好先保住苏小姐的性命。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陈夫人,令媛的病情见所未见,我们已经竭尽全力……”赵医生低着头说道。

言下之意,苏小姐已经回天乏术。

陈夫人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如遭雷击,脸色发白的说道:“赵医生,你们再想想办法,我已经联系上了华老,你们再拖一段时间,华老马上就来。”

赵医生听到“华老”两个字,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说道:“我们已经尽了全力,实在是回天乏术,恐怕就算拖到华老来,他老人家也没有办法。”

陈夫人眼眶一红,差点昏死过去。

正在这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这病我能治!”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的焦急&,恳求

    江海市的一处民居内,叶枫正一脸的焦急,恳求着眼前的准丈母娘。

  • 面,说&到镇上

    上次她跟自己回家,嫌弃这嫌弃那,当着老人的面,说家里的床太脏,非要到镇上招待所去住。

  • “那要&叶枫冷

    “那要不要更干脆一点,直接断绝母子关系?”叶枫冷笑着说道,脸上全是悲哀之色。

  • ,当江&雅说出

    叶枫心中冷笑,当江雅说出这番话时,他忍不住一阵心寒。

  • “趁现&还有力

    “趁现在他们还有力气,你就找他们多拿一点,反正他们就你一个儿子,钱到最后还不是留给你。”

  • 。紧接&玉坠中

    血液从额头上滴下来,正好落在他胸前的玉坠上。紧接着,从玉坠中闪过一道金光,直接没入了他的脑海。

  • 无恐地&给你,

    “是又怎么样?”柳红有恃无恐地说道,“只要小雅嫁给你,那小宇就是你的小舅子,你这个做姐夫的,帮他出彩礼又怎么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