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墓园十分大,她向日常管理员再次询问父亲的墓地在何处,日常管理员一脸不屑地望着她,为人子女居然连自己父亲墓地的具体内容位置都不明白。 叶念依摇了摇头,当初叶璇恨严禁让她跟叶家叶念依苦笑,当年叶璇恨不得让她跟叶家断绝一切关系,又怎么会让她知道父亲的墓地在哪里,她还是问了温伯才大概知道在青山墓园。。...

青山墓园非常大,她向管理员询问父亲的墓地在何处,管理员一脸鄙夷地看着她,为人子女竟然连自己父亲墓地的具体位置都不知道。

叶念依苦笑,当年叶璇恨不得让她跟叶家断绝一切关系,又怎么会让她知道父亲的墓地在哪里,她还是问了温伯才大概知道在青山墓园。

“唉。”叶念依叹口气,也不知道温伯现在处境如何,当年他执意留在叶家守护庄园,只是他如今一把年纪,又怎么斗得过叶璇和孙媚那两个贱人呢?

她找了许久才找到父亲的墓地,父亲的墓地孤零零地躺在一个角落里,墓碑前杂草丛生,破败不堪。

大理石的墓碑上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正中贴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老人慈眉善目,正温和地对她笑着。

叶念依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她努力扬起嘴角,哽咽道:“爸,女儿来看你了。”叶念依拂去墓碑上的蜘蛛网,用衣袖仔仔细细地擦去上面的灰尘。

她仓促之间来看父亲,竟连花也忘记提前准备。

叶念依坐下来看着父亲的面容,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她的母亲在她出生时便难产离世了,虽然父亲工作很忙,但他从来不会因为工作而忽视她。

为了心爱的女儿,父亲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每天晚上都会给她讲故事,哄她入睡,等她睡着了才接着工作。而无论前天晚上睡得有多晚,他都会早早地起来亲手为自己的女儿准备早餐。

很难想象这个在商场上发号施令、意气风发的男人笨拙地给女儿梳头发,穿衣服的样子。

休息日,父亲会骑着单车,将她放在篮子里带她去兜风,他会将她放在膝头温柔地说:“我的囡囡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小公主。”她在父亲的怀里幸福安稳地长到五岁。

五岁那一年,父亲带回来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女人很年轻也很会打扮,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斜眼看人时眼里总是带着几分媚气。

父亲让她叫她母亲,她很惊奇,她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因为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甚至连家里也没有一张母亲的照片。

于是她天真地以为这个叫孙媚的女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其实在孙媚没有还没有生下叶璇之前,孙媚对她还是挺好的,很认真地履行着她作为母亲的角色,对她的疼爱也是发自内心的。

一年后,孙媚怀孕生下叶璇,可父亲反而对她越来越偏爱,只会为她一个人准备早餐,带她一个人出去玩儿,连每次出差带回来的礼物都只有她一个人的。

那时她还是个非常天真不知人心险恶的千金小姐,根本察觉不到孙媚眼里越来越深的恨意和叶璇眼里浓浓的嫉妒。

她会和叶璇分享自己所有的玩具和衣服,分享自己的心事和秘密,带叶璇见自己的小伙伴。

碍于父亲对她的宠爱,孙媚和叶璇一直恭维她,从来没有表现出半点不满的样子。

上大学时,顾氏集团的公子顾岚天追求她。她对顾岚天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但是父亲很中意他,所以她就答应了顾岚天的追求并在大学结束后就立马订了婚。

叶璇经常跟在他们身后“天哥哥、天哥哥地叫。”叫得十分亲热。她当时并没有多想,现在想起来只怕是那时叶璇就觊觎顾岚天了。

她跟顾岚天订婚没多久,父亲的身体就开始出现问题,孙媚告诉她父亲是心脏病犯了,她这么多年竟然一直都不知道父亲有心脏病,主要是父亲的身体此前一直很好。

父亲病逝前三个月,已是整日缠绵病榻连下床都成困难,叶璇也开始渐渐暴露自己的本性,直到爆出她的丑闻,父亲忽然离世。

其实叶念依还有很多事情想问父亲,比如她的母亲是什么模样,为什么从来没听他提起过?比如他为什么娶了孙媚却不喜欢叶璇?比如为什么他会提前准备那么多钱给她?临死之前他有没有什么话想告诉她?

可惜这一切随着父亲的长眠成了永远的秘密。叶念依伸出手抚摸照片上的父亲,轻轻地说道:“爸,你知道吗?你当外公了,你的外孙女叫叶恋,英文名叫Alice,她今年五岁了,很聪明也很漂亮,下次我带她一起来见你好不好?

回答她的只有耳边吹过的风。

天空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一样,叶念依看了下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

她站起身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照片上的老人,准备离开。

叶念依转过身突然发现前方站了一个男人,男人一身剪裁合适质地良好的西装,身材挺拔高挑,右手抱了一束白色的菊花静静地看着她。

男人向她走过来,棕色的头发,皮肤白得有些病态,五官十分清秀,眉头微微地皱着,唇色极淡,让他看起来有几分柔弱。他浅褐色的双眸温柔地注视着她。

叶念依觉得他很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他是谁,她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这个男人的记忆。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男子轻轻地说。

叶念依终于想起他是谁,惊讶道:“鄀贤,是你?”男子点点头。

“你的病都好了吗?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叶念依开心地问道。

男人名叫安鄀贤,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是叶念依的父亲资助他长大并完成学业的,他之前在叶家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生病去国外疗养,叶念依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安鄀贤点点头,有点哀伤地道:“对不起,大小姐,我回来的时候听说叶总已经过世了,而您也被赶出叶家。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但我却没有能力为您和叶总做些什么。”

叶念依闻言眼神一黯,又见他一脸自责的样子,安慰道:“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但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这么自责,你能来看看爸爸我就很开心了。”

叶念依想像以前那样摸摸他的头,却发现当年那个身高还不及她肩膀的小男孩现在已经高出她一个头了。

叶念依尴尬地收回手,笑道:“一别多年,没想到你都长这么高了。”又伸出手在自己的手肩膀处比划了一下,说道:“那时候你才这么高呢。”

安鄀贤也跟着笑,道:“大小姐还是像以前一样美丽可爱。”叶念依摆摆手,道:“你不用安慰我,我早已不是六年前的名媛千金了,还有你不用叫我大小姐,叫我念依就好了。”

安鄀贤点点头,叫道:“好,念依。”在他心里,她永远是他的女神,那个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大小姐。

安鄀贤将手中的白菊放在墓碑前,郑重地鞠了一躬然后对叶念依道:“当年叶总病逝后,叶氏集团的股份大跌,顾氏集团狼子野心,在叶氏集团混乱的时候趁机收购了叶氏集团的大部分股份,控制了叶氏集团,叶氏实际上已经被顾氏架空了,叶家二小姐叶璇现在也在为顾氏效力。”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长枪&准了她

    一瞬间,来自各个角度的镁光灯闪烁个不停,等候多时的娱记们一窝蜂地涌了进来,长枪短炮对准了她。

  • ,没准&”

    “你们懂什么,没准儿这是咱们叶大小姐提升人气的一种手段呢,一夜之间全城皆知,啧啧啧。”

  • 你的未&婚夫,

    叶璇却还嫌不够过瘾,继续说道:“叶念依,从此以后,叶家大小姐就只有我一个,财富,地位,包括你的未婚夫,都是我的。”

  • 下,也&。

    叶念依冷笑了一声,良好的家教使得她即使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也依然从容不迫。

  • 为什么&吗?”

    “叶小姐,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是心虚吗?”一个记者问道。

  • 一个又&人都懵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劈头盖脸的砸来,叶念依整个人都懵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