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亲了他一口,意外的惊喜地地说:“谢谢您叔叔。”这男人居然还送Alice入学礼物,叶念依很很好奇那个黑丝绒盒子里装的是什么。Alice慢慢的地再打开了盒子,里面的东西这男人竟然还送Alice入学礼物,叶念依很好奇那个黑丝绒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Alice亲了他一口,惊喜地说道:“谢谢叔叔。”

这男人竟然还送Alice入学礼物,叶念依很好奇那个黑丝绒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Alice慢慢地打开了盒子,里面的东西反了一下光。叶念依眨了一下眼睛,待看清里面的东西时,她愣住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是她前两天在新闻上看到的梵蒂冈拍卖会上的压轴之宝,产自刚果,有史以来最大的粉钻。

叶念依注视着那颗稀世粉钻,之前新闻报道说这颗稀世粉钻最后以4.6亿美元的价格被一个神秘人拍走了,让在场不少人为之扼腕。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个神秘买家的身份,没想到那个神秘买家竟然是封衍。

封衍的财大气粗惊到了她,而且他竟然如此随意地就将这颗粉钻送给了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女孩!

Alice似乎也能感觉到这礼物非同寻常的贵重,她拿着盒子犹犹豫豫地看向叶念依。

叶念依立马起身郑重地说道:“封总好大的手笔,实在是令人大开眼界。我知道你偏爱Alice,但是这颗粉钻实在是太过贵重,Alice年纪太小了,不适合收这样的礼物。”

Alice再一次看了一眼黑色盒子里闪闪发光的粉钻,那颗钻石似乎也在向她招手。但是妈妈说了不能收,所以她将盖子合上,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然后将盒子放回封衍手里,努力催眠自己这是一份普通的礼物,委委屈屈地说道:“妈妈说了,Alice不能收。”

封衍把玩了一下手里的盒子,好像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石头,他淡淡地开口:“Alice若是喜欢,就算是月亮我也会摘下来给她,何况一颗小小的粉钻,我封衍还没看在眼里。”如此霸气却又如此宠溺的话也只有他封衍能说得出了。

然后他把手上的盒子塞回Alice手里,问道:“喜欢吗?”Alice忙不迭地点头,封衍又道:“不过是一颗钻石而已,不用太在意。”

Alice似懂非懂地点头,然后将脸颊放在封衍的大手里蹭了蹭,这个爸爸真是太好了,又帅又有钱,关键是还对她这么好。Alice打定主意要跟着这个新爸爸了。

封衍当然不知道这颗粉钻已经将怀里的小人儿完全收买了。他摸摸她的脸蛋儿,即便她不是他的骨血,他也想一直宠爱她。

叶念依翻了个白眼,封衍以为自己送的送的是个石头啊,4.6亿美元!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也不过如此吧!

这男人送别人东西都是一间上市公司的标准?叶念依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封衍的认识。

用过早饭后,封衍让林森送叶念依和Alice去七星学院。

一路上,Alice都很激动,对这颗粉钻爱不释手,一会儿摸出来瞧一下,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钻石对女人永远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林森也回过头,笑道:“我在总裁身边呆了那么久,也是第一次看见总裁送这么贵重的物品呢。”

叶念依没有接话,她看着窗外的飞驰而过的景色有点恍惚,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突然间变得非常陌生,如果不是六年前那件事情,也许她不必背井离乡这么久。

想到这里,叶念依突然问林森:“封衍是什么担任Crown总裁的?”

六年前叶念依怎么说也算是A市的风流人物,A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她不认识的,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这号人物。

这个Crown集团也是近两年突然在商场中崛起,其发展速度之迅速,短短几年就一举超过环球影视和顾氏集团成为排名第一的上市公司。

时间算起来,差不多就是从她闹出丑闻被赶出叶家的时候。

林森自豪道:“我们总裁是六年前担任Crown集团的,总裁一人力挽狂澜,拯救了整个Crown集团并让Crown有了今天的成就。”

叶念依眉头忽略掉林森对封衍滔滔不绝的赞美话,想着这两件事的前因后果。六年前那件事情绝对不简单,可她现在还没什么头绪。

没过多久就到了七星学院。

叶念依亲了亲Alice的脸颊,对她道:“Alice,你把钻石先放妈妈这儿,妈妈帮你保管,学院这么多小朋友,你弄丢了怎么办?”

Alice觉得妈妈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掏出小盒子乖乖地放到妈妈手里,然后对小盒子说:“粉粉,你乖乖地在妈妈这里等着,我放学就回去看你哟。”又侧耳倾听,假装自己听到了盒子的回答,点点头道:“嗯嗯,好的。”

叶念依被女儿煞有介事地跟盒子对话的情形逗笑了,摸摸她的头,叮嘱道:“快去吧,妈妈会帮你好好照顾它的,记得要跟其他小朋友和谐相处。”

Alice点点头,一蹦一跳的去了。

远处站着的黄衣女子看着这一幕,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道:那是念依吗?她想追上去看个清楚,可是叶念依很就坐上车离开了。

黄衣女子叹口气,也许是她看错了,六年都杳无音讯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A市呢?

叶念依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位故人,她还在观察手上的盒子,那颗稀世粉钻静静地躺在中央,在阳光下发出粉色的耀眼光芒。

她还是觉得这份礼物太过贵重,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告诉封衍Alice不是她的女儿,他还是这样珍视Alice。

难道果真是血缘相吸,叶念依自嘲地想。但不管怎么说,找机会把这颗粉钻还给他才是正经事,不然他们之间的羁绊只会越来越深。

现在让Alice去学院一来可以减少Alice对封衍的依赖,二来也可以适当转移下Alice的注意力,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半路,叶念依突然开口道:“停车,我要下车。”

林森紧张地盯着她,说:“少奶奶,还没到家呢?”叶念依淡淡地重复:“我要下车。”

林森琢磨着叶念依是不是又想逃跑,不敢停车,却又不敢不听叶念依的话。他停车,总裁会弄死他,他不停车,估计叶念依也不会放过他。

林森苦着一张脸,期期艾艾地开口:“少奶奶…”

瞥见林森一副要哭的模样,叶念依打算放过他,开口道:“这是不是离青山墓园很近?”

林森还没反应过来,不解道:“是的,少奶奶,有什么事情吗?”

叶念依叹口气,道:“我想去看看我父亲,这个可以吧。”

林森闻言就差欢呼雀跃了,还好少奶奶不是想逃跑,他立马点头道:“当然可以。”

叶念依下车朝墓园的方向走去。

青山墓园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很安静。叶念依踌躇了一会儿,颇有点近乡情怯的味道,她回国这么久了,到现在才来看父亲,也不知道父亲会不会生气?

她终于抬步向墓园走去,猎猎的风吹起她的长发,发丝在空中飞舞划出优美的线条。明明是在六月,叶念依却觉得这里有点冷,她抱紧双臂试图给自己一点温暖。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书评(207)

我要评论
  • 指着自&都敢拦

    叶念依回家心切,当即就发作了,指着自己的脸道:“你是新来的吧?我你都敢拦,让开!”

  • 晨光透&。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洒在少女的脸上,叶念依皱了皱眉,被周遭的声音吵的心烦意乱,慢吞吞地坐起身,睁开了眼睛。

  • 愕地看&么……

    一道挺拔的身影立在那里,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念依,你怎么……”

  • 耳不闻&。

    叶念依对她的讥讽充耳不闻,一步一步,穿过长廊,爬到了临时设立的灵堂。

  • ,尖着&。”

    叶璇是铁了心地要看她出丑,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亲昵地挽过了男人的手臂,尖着嗓子道:“天哥哥,姐姐这是对爸爸心怀愧疚,非要爬着过来赎罪,我拦都拦不住。”

  • ,叶念&出自己

    手机铃声响起,叶念依找了半天,才从地上的衣物中摸出自己的手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