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月色清凉舒爽如水,夜幕降临时的风参杂着郁金香令人心醉的香气。已是早上九点,Alice早以睡去,而书房的等还亮着。封衍还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叶念依端着切好的苹果向书房走去。月色清凉如水,夜晚的风夹杂着郁金香醉人的香气。。...

是夜。

月色清凉如水,夜晚的风夹杂着郁金香醉人的香气。

已是晚上九点,Alice早已睡去,而书房的等还亮着。封衍还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叶念依端着切好的苹果向书房走去。

叶念依敲了三下门,清了清嗓子道:“我可以进来吗?”也不管封衍同不同意就径直推门而入。

封衍坐在书桌后,认真地看着电脑处理事情。这还是叶念依第一次看见工作中的他,工作中的他与在她面前格外不同,台灯照在他的脸上,如雕刻的脸庞一半暴露在灯光下,一半隐藏在黑暗中。

黑色的头发仍然十分整齐,天庭饱满宽阔,长眉霸气地向鬓角延伸,眼神专注,鼻若悬胆,薄唇紧紧地抿着,下颌精致瘦削,显示出主人的决断和刚毅。

叶念依的心跳漏了一拍,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最吸引人的,这话果然不假。叶念依端着水果盘慢慢向他走近。

封衍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就又沉浸在工作中了,叶念依太阳穴跳了跳,她竟然被无视了。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叶念依默默背诵鲁迅先生的名句,然后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体贴地说道:“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啊。”

封衍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白痴。叶念依的牙齿响了一下,不屈不挠道:“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我给你切了点苹果,晚上吃点苹果既可以饱腹又有助于睡眠,你尝一下呢?”

叶念依满怀希冀地看着他,然而空气中一片静默,没有回答,连她的呼吸声都有点尴尬。

封衍连眼神都不施舍给她了。

叶念依调整了一下呼吸,连门都进来了,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她厚脸皮地走到他旁边,用牙签叉起一块苹果放到他嘴角。

封衍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叶念依笑了笑,看他一眼再看手里的苹果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吃啊。

封衍终于动了动薄唇,轻飘飘地吐出五个字:“我不吃苹果,”

叶念依闻言嘴角的笑容凝固了,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那你喜欢吃什么?”封衍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将身体转向她,玩味地笑道:“你是在讨好我吗?”

叶念依大方地承认:“没错,我是在讨好你。”封衍用手肘撑着桌面,道:“那你要懂得投其所好?”

“投其所好?”叶念依重复道,这男人阴晴不定又冷血,他还能有喜欢的东西。

封衍突然命令她:“喂我!”

叶念依眨了眨眼睛,看着伸到他嘴边的苹果,十分不解,难道她不是正在喂他?

封衍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就着她的手一口含住苹果,然后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

叶念依猝不及防地跌坐在他腿上,手臂下意思地环着他的脖子保持平衡,还没来得及开口,封衍就吻住了她。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书评(336)

我要评论
  • 浑身一&止了挣

    叶念依浑身一震,停止了挣扎,整个人像失了线的木偶一样瘫软在地。

  • 要付得&衬衫的

    “她敢爬我的床,就要付得起代价。”他扣好了衬衫的最后一粒扣子,抬步走出了包房。

  • 即就发&指着自

    叶念依回家心切,当即就发作了,指着自己的脸道:“你是新来的吧?我你都敢拦,让开!”

  • 为什么&。

    “叶小姐,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是心虚吗?”一个记者问道。

  • 拔的身&影立在

    一道挺拔的身影立在那里,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念依,你怎么……”

  • :“天&姐姐这

    叶璇是铁了心地要看她出丑,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亲昵地挽过了男人的手臂,尖着嗓子道:“天哥哥,姐姐这是对爸爸心怀愧疚,非要爬着过来赎罪,我拦都拦不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