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叶念依小腹隐隐作疼,去卫生间仔细一看,一语成谶,居然真的来大姨妈了。但是她现在的因为月食腰腹痛疼,但起码这几天她是安全的的了。Alice前段时间像是迷上了那片郁金香Alice最近好像迷上了那片郁金香花田,一天到晚扎在里头,不管是看书还是午睡都躺在里面。。...

第二天,叶念依小腹隐隐作痛,去卫生间一看,一语成谶,竟然真的来大姨妈了。虽然她现在因为月食腰腹疼痛,但至少这几天她是安全的了。

Alice最近好像迷上了那片郁金香花田,一天到晚扎在里头,不管是看书还是午睡都躺在里面。

封衍见状干脆叫仆人在花田中央为她搭了个小亭子,四周挂上白纱,地面铺上毛毯,既遮阳又纳凉。

这天下午叶念依正在教Alice写字,Alice很聪明,看她写一遍就能记住并模仿出来。

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前方看着她们母女二人。

如玉般白皙光滑的皮肤,亚麻色海藻般浓密的长发,空气刘海下是精致的落月眉,盈盈的大眼睛,瞳孔颜色很浅,双目似乎含着泪水,一闪一闪的极为动人。小巧玲珑的鼻子,樱花色的唇,白色的丝绸裙子裹着瘦削的身体,脖子上系着同色的丝带,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楚楚可怜的美人吧。

封久看着坐在花田中的女子与她身旁的小女孩。女子长得很美,即便是她引以为傲的容貌在这女子面前也要逊色几分,那女子身材凹凸有致,令人不禁想入非非,她的脸庞看起来温婉柔美,但她眼神里的坚毅果断又让你不敢小瞧了她。

旁边的女娃娃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微卷的头发披在脑后,肌肤吹弹可破,像个精致的洋娃娃,又像个高贵的小公主,尤其难得的是她那双黑曜石般灵动的大眼睛,只需滴溜溜地一转,你就恨不得挖空所有心思去宠爱她。

之前管家告诉她哥哥的别墅里多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她还不相信,如哥哥那般冷酷无情、杀伐决断、不近女色的人怎么会带一个女人回家,还生了一个孩子。

前几天她到处赶通告,没有时间,今天才结束工作赶过来。

封衍成年后就自己一个人住在西山别墅,很少回封宅,除非是有特别紧急的事情。封老太爷也极少过问这个亲生儿子的事情,只有封久时不时地来探望这个哥哥,却也不敢多来,怕他生厌。

封久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她们。叶念依摸了摸Alice的头,也看着前方的女孩子,她总觉得这女孩子有点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这女孩子的眼里有不甘、有愤怒、有嫉妒,还有绝望。叶念依心下好奇,貌似她跟这女孩子不认识吧,怎么这女孩子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Alice也发现了站在花田外的封久,她往叶念依的怀里缩了缩,不明白这个女人干什么像看仇人一样看着她们。

对视了半晌,叶念依撤回视线眨眨酸涩的眼睛,心道:这女孩子怕不是封衍的红颜知己,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了,这样一直瞪着她也不嫌累。

女管家找了半天才在花田找到封久,这封二小姐到了别墅二话不说就到处走,好似在找什么东西。她找了半天才在花田找到二小姐,女管家恭敬地道:“二小姐。”

二小姐?封衍的妹妹?叶念依仔细一看,眉目间确实与封衍有几分相似,只是这女孩子一副乖巧柔弱的样子,很难让人将她和封衍联想到一起,何况她刚刚一副看情敌的样子看着她和Alice。

Alice突然小声道:“妈妈你看,这不是那个大明星吗?”

叶念依恍然大悟,上次在环球广场电子显示屏上看到的那个代言护肤品的女明星,难怪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二小姐,这是叶小姐和叶小姐的女儿。”女管家向封久介绍她们,自觉地改了称呼,又向叶念依她们介绍封久。

双方点头致意,就当是打了招呼。封久率先开口:“不知道叶小姐是哪里人士呢?”

“B市。”叶念依随口说了一个地方,这女子在打探她的信息啊。

封久点头,寒暄道:“B市气候清凉,是个好地方,只是离A市有点远。”话锋一转又说道:“不知道叶小姐与我哥哥认识多久了呢,在别墅住了这么久怎么也不到家里坐坐呢?父亲应该很想见见叶小姐的。”

她话里夹枪带棒,不仅是说她不知廉耻随便住进男人家里,更指她不懂礼数连长辈都不懂得拜访。

叶念依微微一笑,这个妹妹有点儿意思啊。她回道:“封二小姐怕是误会了,我与你哥哥充其量算个朋友吧。我是他的合作伙伴,这两天才从法国回来,在这里临时借住一下。”又伸出手道:“你好,我叫Elaine,巴黎之梦的设计师,这是我的女儿Alice。”

一番话既解释了她住在这里的原因,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至于她为何做这番解释,叶念依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个所谓的妹妹误会了她的身份。一般的豪门大族兄弟姐妹多,关系非常复杂,尤其是像封衍这种超级豪门更是深不可测,她不想给自己惹那么多麻烦。

封久见她落落大方伸出手的样子,不握手反而显得自己小心眼,于是封久挂起招牌式微笑握住她的手,礼貌地回道:“你好,叶小姐。”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5章 赔钱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第8章 沐浴

2021-02-23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掌撑地&,一步

    叶念依捏紧了拳头,指甲几乎都嵌进了肉里才缓缓松开,俯身,以手掌撑地,一步一步地往前爬。

  • 心下一&回自己

    叶念依心下一震,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马上回去。”

  • 依想要&,为什

    “妈!你不能赶我走!妈!”叶念依想要冲上去问个清楚,却被两个保镖死死拦住,她想不清楚,为什么一向最疼爱她的妈妈突然之间就变了脸。

  • 的薄被&眼眸仿

    她掩了掩身上的薄被,一双沉静的眼眸仿若淬了冰,把那个咄咄逼人记者盯得有些背脊发凉。

  • 切,当&作了,

    叶念依回家心切,当即就发作了,指着自己的脸道:“你是新来的吧?我你都敢拦,让开!”

  • 大小姐&提升人

    “你们懂什么,没准儿这是咱们叶大小姐提升人气的一种手段呢,一夜之间全城皆知,啧啧啧。”

  • 套上,&。

    她再也顾不上所谓的大小姐形象,胡乱捡起衣服套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叶氏庄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