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美媛这话,有点儿提出质疑唐龙实力的意思。唐龙闻言却乐了:“行啊,那这样吧罗总监,你把这位当过特种兵的朋友叫回来,咱们现在的现场切磋切磋一下也没什么不也可以。”唐龙无所畏惧唐龙闻言却是乐了:“行啊,那这样吧罗总监,你把这位当过特种兵的朋友叫过来,咱们现在现场切磋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罗美媛这话,有点质疑唐龙实力的意思。

唐龙闻言却是乐了:“行啊,那这样吧罗总监,你把这位当过特种兵的朋友叫过来,咱们现在现场切磋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唐龙无所畏惧的样子,让罗美媛心里一声冷笑。

之前她给谭建林举荐了一个履历相当不错的人,去公司安保部。

但谭建林只是让人家当了个代理主管,而今天电梯上唐龙摸了自己的胸还用眼神调戏自己,两相叠加起来,按照罗美媛瑕疵必报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而眼下,似乎是极佳的机会。

“唐先生,你说的啊。不过真要叫他过来了,你们随便切磋一下千万别伤了和气。”罗美媛咯咯笑道。

说完,罗美媛转身对着谭建林请示:“谭董,您看呢?”

“既然唐先生也想露两手,小谭你把小任叫过来吧。”对唐龙的实力谭建林一百个放心,毕竟唐龙是那位老人家引荐的。

不过谭建林也想亲眼目睹一下传说当中的‘十二云豹’到底有什么样的水准。

“那我打电话了。”罗美媛笑眯眯的举起了手机。

“喂,任哥啊,安保部来了一个新主管,谭董让你来他的办公室,你们认识一下。”罗美媛专门点了新主管这三个字。

任国勇可是个傲气的很,去安保部供职两个月,凡是敢挑战他威信的,都被他摆置的服服帖帖。

能进润达安保部的可不是软脚虾的角色,就算是个普通门岗,也得最少是个士官转业的。

任国勇来的时候冷着脸。

任国勇在部队呆的时间长了很傲气,按照他的说法,他转业后去派出所最少也能当个副所长教导员的,要不是润达薪酬高,像是这种私企他根本看不上眼。

“任哥,这位就是新来的安保部主管唐龙,唐先生以前也当过特种兵,还想和你切磋切磋呢。”罗美媛脸上带笑,可嘴上却挑拨离间。

“还他妈想和老子切磋?你哪根葱,配给老子提鞋么?”任国勇心里这样骂着,目光阴冷的投递到了唐龙的脸上。

可这一瞧,不要紧,任国勇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他又仔细一看,表情登时凝固,随即惊讶道:“你是军区十项全能记录保持者唐龙?”

“是。”唐龙也没摆架子,笑了笑。

任国勇冷汗一下子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我……我以前在野-战旅见过唐兄弟你,我记得唐兄弟你的枪法可是全军区第一的,还在表彰大会上被表彰过。”任国勇刚才还呛的不行,一副脸上写着我牛叉我怕谁的样子,可现在却是讪笑恭维了起来。

“野-战旅?我记得吕连长是你们旅的吧,那天要不是他的站位不佳,靶位错了一环,恐怕我也得不了第一。”唐龙低调的笑笑。

顿了一下,唐龙邀请道:“任哥,听说你也是安保部的,那咱俩切磋一下交流交流?”

“别别别,唐兄弟,我哪能打得过你,以前缅北有名的刀王彭家盛,都被你三拳两脚干翻了,我这种水平的别提了。”任国勇异常尴尬的赔笑道。

“就交流交流,输了赢了不伤和气。”唐龙再次邀请道。

“不了不了,唐兄弟你可别拿我开玩笑了。”任国勇感觉自己真他妈够倒霉的了,这唐龙简直是个煞星,当年华夏接受缅甸的邀请,合力打击缅甸北部金三角地区猖獗的私人武装。

但提到缅北武装头目的保镖刀王彭家盛,就算是特种部队里的人都感觉噤若寒蝉。

这彭家盛自创一刀毙命法,从没失手过,他手上的人命如麻,可就是这么一号响当当的传奇人物,却在初出茅庐的唐龙手里栽了跟头,而且被唐龙打成了残废。

第9章 陷阱

2020-08-29

第15章 威慑

2020-08-29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区标杆&的人物

    这十二个特勤警卫员,都是优中择优,尖中取尖,从各个军分区标杆兵中挑选出来的人物。

  • 冷兵器&届的第

    枪法、冷兵器、近身格斗唐龙说自己是军区那一届的第二,绝对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 十二云&接统筹

    十二云豹的警卫亦军亦警,虽然归军区管辖,但军区也无法直接统筹十二云豹的行动。

  • 了,英&笑道。

    “我已经决定了,英子你就别变相劝我了。”唐龙笑了笑道。

  • &白皙胜

    女警卫留着齐肩短发,皮肤白皙胜雪,一双丹凤眼睛水盈盈的笑起来像是月牙,薄薄的两片桃唇,精致的面容,让她随时随地都能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

  • 神秘的&军事部

    唐龙是十二云豹的特勤警卫,十二云豹是一个很神秘的军事部门,负责保护特殊人物的人身安全。

  • 样的特&二人。

    而像是唐龙这样的特勤警卫员在整个十二云豹,编制绝对不会超过十二人。

  • ,唐龙&想回家

    不过唐龙父亲早年去世,母亲这些年来在家无人照料,还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唐龙想回家陪伴母亲,一尽孝道。

  • 乱想!&是过几

    “英子,你可别胡思乱想!我想的是过几天就要退伍了,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们执行任务了。”唐龙瞄了一眼女警卫惹火的事业线,带着惋惜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