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谭董?”唐龙上下打量着谭建东,礼貌地的问了句。“我是,你是唐龙先生吧?”谭建东看见唐龙后,却面带笑容的主动地站了出来。“是,我是。”“谭董,您好。”唐龙四“我就是,你就是唐龙先生吧?”谭建林见到唐龙后,却是面带笑容的主动站了起来。。...

“您就是谭董?”唐龙打量着谭建林,礼貌的问了句。

“我就是,你就是唐龙先生吧?”谭建林见到唐龙后,却是面带笑容的主动站了起来。

“是,我是。”

“谭董,您好。”唐龙四处扫量,谭建林这办公室真够宽敞够明亮的了,真皮沙发、黄花梨木的办公用具、昂贵的大理石地板还有很震撼的欧式吊灯无不彰显着这办公室主人的身份。

唐龙参加过不少外务活动,去过许多隆重的场合,但谭建林这办公室的奢华,比起那些外国高档场所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和谭建林握了手,谭建林主动邀请唐龙入座。

唐龙的目光正好与罗美媛对上。

罗美媛也没想到唐龙竟然就是这次新来的安全顾问。

但罗美媛能当上润达这样的大集团的人市总监,自然是有一套墨水的。

她像是忘了在电梯里的不愉快主动对着唐龙道:“唐先生您好,我是集团的人市总监罗美媛。”

“唐先生先坐吧,小罗主管人市工作,因为你第一天来公司,我让你们见见面,以后工作更好开展一些,唐先生,老人家已经给你说了工作安排了吧?”谭建林没提及老头子的名,旁敲道。

而罗美媛则去给他们两个倒茶。

“讲过了,但具体的工作时间安排,我想再了解一下的。”唐龙可不想节假日也拴在那个素未谋面的谭大千金的身上的。

“是这样的,集团总部的安保工作也由唐先生你负责,上下班的时间和正常员工作息一样,不过每天晚上下班后,我希望你能把小维接送回家,如果有特别情况她回不了家的话,我希望你能随时随地保护她的安全。”谭建林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

虽然他身价几百亿,但也就只有谭维这么一个血亲了。

“那节假日呢?”唐龙追问道。

“节假日再安排吧,要是小维在家,唐先生你就可以休息了。”

“待遇方面,年薪八百万,如果唐先生你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在签订合同之前再商量。”谭建林怕唐龙反悔,倒是将条件提高了些。

年薪八百万?我擦,够给力了。

唐龙以前在十二云豹这样的单位,一年的工资算起来勉强够一线城市的首付,可在在润达干一年,房子车子什么都有了。

“那合同什么时候签?”谭建林说的唐龙心动,唐龙表面上故作矜持的问道。

“要是唐先生你没异议的话,上午签也可以的。”谭建林也是求才若渴赶紧道。

“那……”唐龙心里一抖,想把这事儿定下。

可罗美媛却端着茶壶走了过来。

“唐先生,听说你是大单位下来,都说像你们这样的大单位出人才,很想见识一下唐先生你的实力呢。”罗美媛不早不晚,在签合同之前插话。

“是,我以前在部队里当过特种兵。不过我的实力刚好够胜任这个职位而已。”唐龙本想说自己是十二云豹出身,可又怕人打听十二云豹的事情毕竟十二云豹里那些事儿都属于机密,故而他这般道。

“那凑巧了,我们现任的安保部主管以前也当过特种兵,不如你们两个切磋一下?”罗美媛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用开玩笑的口气道。

罗美媛说完,谭建林也用感兴趣的眼神看着唐龙。

第9章 陷阱

2020-08-29

第15章 威慑

2020-08-29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勤警卫&。

    唐龙是十二云豹的特勤警卫,十二云豹是一个很神秘的军事部门,负责保护特殊人物的人身安全。

  • 自己的&谍。

    女间谍的嘴唇上抹了对男性有催情作用的药物,一番舌吻下,唐龙情迷意乱,但最后紧要关头,唐龙狠狠的咬了舌头克制了自己的行为,并且生擒了这个已经脱了上衣的沙俄女间谍。

  • 唐龙这&样的特

    而像是唐龙这样的特勤警卫员在整个十二云豹,编制绝对不会超过十二人。

  • 想回家&陪伴母

    不过唐龙父亲早年去世,母亲这些年来在家无人照料,还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唐龙想回家陪伴母亲,一尽孝道。

  • 怕是我&惜道。

    “英子,你可别胡思乱想!我想的是过几天就要退伍了,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们执行任务了。”唐龙瞄了一眼女警卫惹火的事业线,带着惋惜道。

  • 老头子&还在耳

    老头子的话,还在耳边余音绕梁,而唐龙此刻已经上了专机。

  • 嘘嘘的&却在厕

    上个月,去斯洛伐克陪某著名企业家进行外事活动,唐龙可真够衰的了,那位企业家在酒店里和斯洛伐克的一家私有银行的行长进行秘密洽谈,抽时间嘘嘘的唐龙,却在厕所门口碰到了一个克格勃女间谍。

  • 十二云&亦警,

    十二云豹的警卫亦军亦警,虽然归军区管辖,但军区也无法直接统筹十二云豹的行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