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唐龙看着拆迁通知单,石雪梅却是醒了。“刚回来,妈,大后天就要拆迁了,这个月通电话的时候你怎么没给我说啊?”唐龙庆幸自己回来的早,回来的晚还真不知道出...

“小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唐龙看着拆迁通知单,石雪梅却是醒了。

“刚回来,妈,大后天就要拆迁了,这个月通电话的时候你怎么没给我说啊?”唐龙庆幸自己回来的早,回来的晚还真不知道出啥事情。

“唉,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怎么回来了,在单位怎么样?”石雪梅疑惑的看着唐龙。

“妈我退伍了,也不在十二云豹干了,不过老局长给我找了份新工作,就在江淮。”唐龙笑了笑道。

“不在十二云豹干了,你个臭小子,十二云豹多好的工作!多少人想进也进不去呢!”石雪梅闻言脸色大变了起来。

“妈,我不是想着回来陪你么,再说我也老大不小了,也不想在外面飘着了。”唐龙知道石雪梅会有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那新工作被安排到哪儿了?”石雪梅担心了起来。

“就在润达集团,老局长引荐我去润达集团当安全顾问。”唐龙笑了笑道。

“润达集团的安全顾问?”石雪梅倒是松了口气。

润达集团可是江淮巨无霸企业,进这种单位总比退伍转业进个大集体单位强。

“那你可得好好干,别辜负了你们领导得一片苦心,我一个人能过的,小龙你不用操心我,好好闯事业就行了。”石雪梅从床上起来唠叨道。

唐龙听了石雪梅这话,有些眼红,打小在唐龙的记忆中石雪梅就是这种刚强的性格,她从来不想让自己操心她的事情。

可石雪梅年纪大了,雀鸟尚有反哺之情,更何况是人。

虽然没在十二云豹继续干下去,但唐龙并不后悔,只要是人才,到哪里都能站起来。

而第二天早晨,唐龙已经联系过了于燕给的那个号码。

此时此刻,他正站在润达集团总部,三十三层高的大厦外。

这润达集团大厦,听说是西班牙著名建筑设计师设计,而大厦的位置和楼层内的摆放都是请专业的风水大师布置过的。

这润达集团大厦因为设计风格别具一格,外形像秋裤,故而又被人戏称为‘裤衩楼’,但很多名牌大学毕业生,都以能在裤衩楼上班为骄傲。

唐龙今天换了一身正装,这套正装是他出席隆重场合时才穿的。

走进了大厦,唐龙和上班族一起挤进了电梯。

按下了最顶层的按钮,唐龙闭目养神了起来。

而当电梯快要关闭的时候,外面不知道谁又按下了电梯门,随即一个三十岁上下御姐型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头发盘起,一身纯黑女士工装,上半身的小西服不知道是如何剪裁的,恰到好处的将她的深v饱满的呈现了出来。

这女人化妆得体,五官虽然谈不上极品,但很有上位者的气息。

她这么一上来,电梯却是发出了超载警报。

“你出去!”女人柳眉一挑指了指一个矮个男。

那矮个男见状,急忙赔笑道:“是,总监,我现在就出去。”

矮个男小跑着离开了电梯,而电梯这才缓缓上升。

这女人在公司里好像不是普通的角色,本来电梯里有说有笑的,可女人这么一站,电梯里安静连放个屁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唯独唐龙懒散在倚靠在电梯护栏上闭目养神。

女人瞥了唐龙一眼,但没说什么。

到了十十八层的时候,电梯门开,一个带着眼镜扎着羊角辫的年轻女孩惶急的跑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一杯咖啡和早点,进电梯的时候,羊角辫女孩走的太仓促却是被电梯门框绊了一跤,径直的朝着女人身上扑了过去!

第9章 陷阱

2020-08-29

第15章 威慑

2020-08-29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个军分&兵中挑

    这十二个特勤警卫员,都是优中择优,尖中取尖,从各个军分区标杆兵中挑选出来的人物。

  • 肩短发&人瞩目

    女警卫留着齐肩短发,皮肤白皙胜雪,一双丹凤眼睛水盈盈的笑起来像是月牙,薄薄的两片桃唇,精致的面容,让她随时随地都能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

  • 头子还&。

    老头子是十二云豹总负责人的绰号,老头子可是惜才若渴,唐龙是十二云豹的悍将,唐龙这家伙虽然屡次犯错,可老头子还是尽量挽留的。

  • 家无人&心脑血

    不过唐龙父亲早年去世,母亲这些年来在家无人照料,还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唐龙想回家陪伴母亲,一尽孝道。

  • 便宜呢&业线惹

    “怎么,还在为上次去斯洛伐克那事儿苦恼呢?虽然你写了检讨书,但说起来你还算占了便宜呢。”一个个子高挑,双腿细长,事业线惹火的女警卫调笑着坐在了唐龙身边。

  • 上抹了&俄女间

    女间谍的嘴唇上抹了对男性有催情作用的药物,一番舌吻下,唐龙情迷意乱,但最后紧要关头,唐龙狠狠的咬了舌头克制了自己的行为,并且生擒了这个已经脱了上衣的沙俄女间谍。

  • 碰到了&一个克

    上个月,去斯洛伐克陪某著名企业家进行外事活动,唐龙可真够衰的了,那位企业家在酒店里和斯洛伐克的一家私有银行的行长进行秘密洽谈,抽时间嘘嘘的唐龙,却在厕所门口碰到了一个克格勃女间谍。

  • 了,英&龙笑了

    “我已经决定了,英子你就别变相劝我了。”唐龙笑了笑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