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谁坏良心,咱们也不是说好了到了进站口你就把我小孩给他我的吗?”更年轻女子脸色一变,有些惊惶的地说。“你的小孩?你这个女娃,看见了我人老了好欺负,指指我孙子就说“你的小孩?你这个女娃,看见我人老了好欺负,指着我孙子就说是你的娃,这大庭广众的你怎么能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太太据理力争了起来。。...

“阿姨,谁坏良心,咱们不是说好了到了出站口你就把我小孩还给我的吗?”年轻女子脸色一变,有些惶急的说道。

“你的小孩?你这个女娃,看见我人老了好欺负,指着我孙子就说是你的娃,这大庭广众的你怎么能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太太据理力争了起来。

年轻女子和老太太吵到了一处。

车站人流量本来就大,两人在出站口前,你一句我一句骂的不亦乐乎,而且越来越有白热化的趋势,登时让很多旅客围拢了起来。

有一个老头和一对青年男女,也到了出站口。

他们说是孩子的爷爷和父母,年轻女子一个难敌四口,登时气的直哭。

年轻女子处于弱势,真假难辨之际,有些理性些的旅客提议说出小孩的父母名字,胎记还有生辰八字等作为证据。

年轻女子正要开口,可那老太太却是抢着道:“我孙子后腰上有一块暗褐色的胎记,大概有拇指这么大,孩子才满月,这个月才接种了疫苗,打疫苗的位置就在右胳膊上。”

老太太扒开小孩的衣服给大家看。

“看见没,是真的是假的,大家看看就知道了,公道自在人心!”老太太气势很足的说道。

“我看这女的,就是个柺小孩的,要不是我们过来,我家小孩都可能被她拐跑了,走,拉她去派出所!”那对自称是小孩父母的女青年走上来跟年轻女子撕扯,而男青年也拉扯住了年轻女子的衣领。

年轻女子这下子真的傻眼了,原来在列车上,老太太假装老好人跟自己亲近,问东问西,自己却没有防备,把坏人当好人,将小孩和家里的情况全部告诉了老太太。

现在这个老太太仗着她人多,而且对小孩知根知底,自己有口也难辨了。

“打死她,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年轻女子被那对男女撕扯衣服,老太太却在一旁添油加醋。

“就是啊,看着人家年纪大了,想抱走人家孙子,也太坏了!”

“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年轻人,总想些歪门邪道的挣钱。”

“我看应该报警,这个女的,应该送到公安机关处理。”

围观众人,没有一个上去管的,反而众口纷纭,但大部分人被老太太的话蒙蔽,对老太太等几人对年轻女子施暴给予支持。

而就在年轻女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一个人影却从围观者窜了出来!

这条人影,窜身到了那对男女中的男子身后,身形一个起跳,鞭腿弹出,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踢踹到了那男子的后脑勺。

鞭腿能踢踹的这么高,肯定是下过十足的苦功夫的。

而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起跳加腿出一气呵成,快的令在场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只是一记鞭腿,那本来撕扯年轻女子衣物的男子轰然倒地,登时不省人事了起来。

而那名拖拽年轻女子头发的女青年,见男子被撂倒,登时吓得脸色惨白,她自知不是对手,想扭腿跑,可那个突然闯入的人,却是身形一晃,他起步的姿势很怪异,但却如同鬼魅般的到了女青年的身侧。

胳膊肘用力上挑,胳膊肘击中了那名女青年的下巴,那女青年登时感觉脑子一蒙,又是一拳打到了面门,女青年登时仰面栽倒在了出站口的台阶上。

第9章 陷阱

2020-08-29

第15章 威慑

2020-08-29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雪,一&薄的两

    女警卫留着齐肩短发,皮肤白皙胜雪,一双丹凤眼睛水盈盈的笑起来像是月牙,薄薄的两片桃唇,精致的面容,让她随时随地都能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

  • 自己主&工作的

    女警卫名叫程英,她看着唐龙道:“是你自己主动放弃在十二云豹的工作的,要是你想留下来,老头子别提会有多开心了。”

  • 的绰号&次犯错

    老头子是十二云豹总负责人的绰号,老头子可是惜才若渴,唐龙是十二云豹的悍将,唐龙这家伙虽然屡次犯错,可老头子还是尽量挽留的。

  • 店里和&行秘密

    上个月,去斯洛伐克陪某著名企业家进行外事活动,唐龙可真够衰的了,那位企业家在酒店里和斯洛伐克的一家私有银行的行长进行秘密洽谈,抽时间嘘嘘的唐龙,却在厕所门口碰到了一个克格勃女间谍。

  • 我想的&龙瞄了

    “英子,你可别胡思乱想!我想的是过几天就要退伍了,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们执行任务了。”唐龙瞄了一眼女警卫惹火的事业线,带着惋惜道。

  • 老头子&。

    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发生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唐龙虽然功过相抵,但还是被老头子叫到办公室狠狠的批了一顿。

  • 那金发&的女间

    那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女间谍主动诱惑唐龙,想套取商业情报信息。

  • 便宜呢&警卫调

    “怎么,还在为上次去斯洛伐克那事儿苦恼呢?虽然你写了检讨书,但说起来你还算占了便宜呢。”一个个子高挑,双腿细长,事业线惹火的女警卫调笑着坐在了唐龙身边。

  • 亲这些&,唐龙

    不过唐龙父亲早年去世,母亲这些年来在家无人照料,还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唐龙想回家陪伴母亲,一尽孝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