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兰博万的确,秦瑶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是明白权衡利弊的,现下时机了逐渐成熟,他我相信秦瑶会再表示拒绝。啪。秦瑶吓了一跳,基本上是条件照射通常的规避,然后更是愤怒瓜葛,想都没啪。。...

在兰博万看来,秦瑶是个聪明的女人,是知道权衡利弊的,眼下时机已经成熟,他相信秦瑶不会再拒绝。

啪。

秦瑶吓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避开,接着更是愤怒交集,想都没想,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兰博万的脸上。

“兰博万,你这个满脑子都是女人的色胚,少恶心人了。”

“别说明霞集团总裁之位了,就算是被秦家赶出去,我也不会选择跟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想她秦瑶何许人也?怎么可能会为了利益,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呢?秦瑶是心高气傲的人,她在商场上什么手段都用过,唯独不会使用美人计,这太low了。

秦瑶又羞又怒,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转身就要出门,可忽然间,胸口一阵火热,瞬间传遍全身,让她的腿有些发软。

“臭女表子。”兰博万的脸上,还有两道血痕,他捂着脸,狞笑着道,“你竟然敢打我?哼,等下,看我怎么蹂躏你吧。”

“你……你对我干了什么?”秦瑶察觉到不对劲,扶住餐桌,惶恐的道。

“你还不清楚么?刚才的那杯红酒里,我下了春-药,很快,你就要主动扑上来了,求着我解救你了,哈哈哈……”兰博万也不加掩饰了,哈哈大笑。

“卑鄙,无耻,你难道就不怕秦家……”秦瑶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惊又惧的道。

兰博万得意洋洋的道:“我呸,你自己在秦家什么地位,你自己不清楚吗?”

“你觉得这事儿,秦家的人,会管你?再者,今天可是你主动约我,你觉得,我会承认这一切?”

“退一万步说,秦家的人就算明知道我强上了你,难道,他们还敢找我麻烦?他们能做的,还不是顺势把你推给我?”

“你啊,是真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向你求婚,想让你做我明媒正娶的老婆,你不答应,现在,我还不是一样得到了你?”

“不过你已经结过婚,我们兰家可不会让我娶你,顶多,你以后只能做我的情人了。”

秦瑶感觉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了,她的脑子也越来越不清晰,她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却连脚步都迈不动了。

想到自己即将要清白不保,出于对未知的恐惧,秦瑶害怕的浑身发颤,眼泪更是止不住,唰唰唰的流了出来,“兰二公子,我求你了,别……别……你不是要追我吗,我倒是可以考虑,如果你强来,只会让我看低你。你就算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别和我耍手段了,推演时间?没用的。今天,老子无论如何,也要上了你。”

兰博万哈哈大笑道:“凤梧市第一女神,哈哈,你哭吧,哭的越稀里哗啦,我玩起来就越爽,哈哈哈……”

昔日高冷女总裁,如今就要化成荡-妇,在自己的胯下承欢,想想就乐不可支啊。

至于得到秦瑶的心?他兰博万需要吗?得到她的人就够了啊。

“救命,救命啊……”秦瑶也没想到,这药效发作的这么快,这么猛烈,她知道求饶也没用,立即开始呼救。

“你叫吧,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亢奋。而且,你可能要失望了,我之所以选择这家珍馐酒楼,就是因为这里的隔音效果好啊,就算是在这里开枪杀人,外面都不会有人过来,哈哈哈……”

砰。

就在这时,包厢大门忽然间被人一脚踹开,发出一声巨响,把兰博万都吓到了。

“江寒,救我!”

秦瑶身子虽然越来越热,心却是越来越冷,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江寒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江寒此刻虽然穿的只是一件廉价的衣服,在秦瑶眼中,气场足足两米八,秦瑶眼前一亮,毫不犹豫的扑向了他。

而看到秦瑶满脸通红,梨花带雨的样子,江寒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我来了,你没事了,没事了……”

他轻轻拍了拍秦瑶的肩膀安慰他,可是自身的怒火,却再也掩盖不住,他的眼睛在一瞬间,几乎变成了血红色,杀意凛然。

“该死,兰博万,你他妈的真该死。”

江寒紧握拳头,冷冷的道。

“你……你他妈是谁?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兰博万正要享受冰山美人呢,被江寒闯入,又惊又怒。

“她是我老婆,你说我要干什么?”

“哦,原来你就是秦瑶家吃软饭的。”

兰博万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不屑。

啪。

兰博万眼前一花,忽然间,他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半边脸在一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你打我?你他妈的竟敢打我?”

兰博万的眼睛仿佛充血了一般,恨不得撕碎了江寒,他拉了拉角落的一根细绳,屋外顿时就响起了一阵铃声,很快就有两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

“我这两个保镖,可是退伍军人,身手了得,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将秦瑶这个贱人放下来,站在一边看好戏就可以了。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打我的那只手,却是必须要废了。”

当着这个倒插门的面,玩弄秦瑶?兰博万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一泄恨透之恨。

江寒的脸一阵抽搐,他看向兰博万的目光,几乎就等于是看着一个死人了。

他没有废话,主动出击,飞起两脚,就将这两个黑衣保镖踹翻在地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只是眨了眨眼而已,兰博万就看到,自己的两个保镖,竟然被踹翻,在地上呻-吟起来。

兰博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两个保镖,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退伍军人,现在任职安保公司,是真正的高手,他们也没少替自己教训他人,向来都是无往而不利。

可是,现在只是一眨眼功夫,两人就都被打趴下了。

莫非,这个人,竟然还是武者?

他的脸色一僵,干咳了一声,说道:“你……你是武者吧?我是兰家的人,就算你是武者,你……你也不能……啊……”

惨叫声中,兰博万的一条手臂,直接被废了,疼得在地上打滚,哀嚎。

“卧槽,你连我都敢打,我记住你了。”兰博万还从没受过这种痛苦,他咬着牙,恶狠狠地道,“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决定,你会后悔的……”

“后悔?”江寒冷冷的道,“该后悔的是你,而且,你以为,你还有以后吗?”

“你……你干什么?难道你还敢杀了我?”看着江寒步步走进,兰博万忽然间感受到了一阵心悸,江寒的眼睛透着寒光,就仿佛被一只猛虎盯着,浑身不自在,下面的水闸,更是如同洪水猛兽,倾斜而至。

“有什么不敢的,杀你,我如同杀猪屠狗。”

“别……江寒,别杀人,快……快带我走……”江寒很少这么痛恨一个人,真想直接出手,将这货击毙。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杀意,秦瑶艰难的说道。

江寒深吸了一口气后,杀意这才压制下来,冷声道:“今天,我先饶你一命,不过,你的脑袋,也只是暂时搁在你的身体上而已,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所拥有的一切化作乌有,咱们走着瞧。”

确实,如果现在杀了兰博万,可能会惹下麻烦,毕竟,现在当务之急是救治秦瑶。至于兰博万,在江寒的心中,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且,兰家也要为他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江寒知道秦瑶中的是春-药,可以说是无药可解,不过这种药,不至于要人命,抱着她到不远处的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然后在浴缸里放水,将秦瑶扔了进去。

第14章 心病

2021-01-14

第15章 妥协

2021-01-14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口水,&头:“

    黑衣人感觉凉飕飕的,江寒的气势实在是太吓人了,他咽了咽口水,连连点头:“是,少爷,我会将你的话,原封不动转给老爷和夫人的。”

  • ,走到&回头,

    “滚就滚嘛。”江寒晒然一笑,拍拍屁股走人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回头,说道,“老婆,你的衣领麻烦往上再拉一点。”

  • 急上班&迟到了

    “滚开,没看到我着急上班呢嘛,迟到了我老婆又得骂我。”

  • 直都没&耍流氓

    晚上回家后,秦瑶一直都没给他好脸色看,显然,他已经被秦瑶定性为恶性耍流氓了。

  • &手之力

    黑衣人也是个高手,等闲十来个人都近不了身,但是被江寒这么一抓,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 &优秀咯

    江寒眨了眨眼,笑道:“你选我,当然是因为我优秀咯。”

  • &带回去

    “老爷和夫人知道您入赘秦家,非常生气,命令我,务必将您带回去。”

  • &,甚至

    黑衣人说道:“少爷,老爷发话了,你要是不回去的话,他会采取特殊手段,甚至不惜将秦瑶抓回燕京,逼你就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