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跪立在垃圾堆,满身恶臭,低三下四,祈祷路人侮辱的孙威,顾动作轻柔脸色冷如寒冰,要也不是韩一天以及使用卑鄙无耻手段孙威也会落个如此凄惨的下场。“孙威,你的尊严呢,是男人就“孙威,你的尊严呢,是男人就给我站起来。”顾轻柔冷艳喝道。。...

看到跪立在垃圾堆,满身恶臭,低三下四,祈求路人羞辱的孙威,顾轻柔脸色冷如寒冰,要不是韩一天使用卑鄙手段孙威也不会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孙威,你的尊严呢,是男人就给我站起来。”顾轻柔冷艳喝道。

“轻柔,这件事非同小可,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你放心过几天我就没事了。”孙威满心苦涩,他知道此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卑劣,下贱,但他却无力反抗,韩一天背后可有着肥牛撑腰,那是他永远不能翻越的高峰。

“孙威,你是一个有才华的人,无论有到哪里都比韩一天那个废物强一万倍,你干嘛非要作践自己。”顾轻柔质问道。

“轻柔,你就别出骚主意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你还是赶紧走吧。”

一旁的李根急忙埋怨起来,离开或许是个很好的选择,但韩一天会放过他们吗,与其冒险还不如放下尊严苟且偷生。

“蠢货,你们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顾轻柔怒吼一声,匆匆离开。

孙威和李根的胆怯让顾轻柔异常恼火,他不知道韩一天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他们两人如此忌惮,就算是逃离也没有那个胆量。

顾轻柔银牙紧咬,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韩一天在向她炫耀,是对她变现的羞辱。

“韩一天,咱们走着瞧,我是不会像你低头的,我要将你这个废物永远的踩在脚下,永远别想在我面前抬起头。”

孙威是她最大依仗,虽然孙威现在处于低谷,但顾轻柔没有放弃,失败是短暂的,在不久之后孙威一定能再一次把韩一天踩在脚下。

顾轻柔眉头紧锁,思绪飞速旋转,她找找出路,帮孙威另辟成功的道路,更是为韩一天找一条作死的绝路。

望着顾轻柔离去的身影,孙威哀叹一声,韩一天的背景大的惊人,但知道的人很少,这必定是韩一天有意为之,如果他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定会遭到韩一天怒火,到时候死的不仅仅是他孙威,顾轻柔也要跟着陪葬。

晚六点。

望着公司门外的孙威两人,韩一天一脸玩味,看来孙威和李根的诡计还是挺遭人恨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堆积如山的垃圾。

“韩一天,你别得意,现在老板帮着你,但这只是暂时的,你早晚会被遭到报应的。”走来的顾轻柔冷冷道。

“呵呵,或许会吧,但你绝对看不到。”韩一天不屑一笑,迈步离开。

韩一天心情大好,一路上吹着小曲,心情无比舒畅。

“孙小姐,是不是离婚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回家途中的韩一天突然接到了孙雨的电话。

“手续还在办理之中,谢谢韩先生关心。”孙雨淡淡一笑,继续道:“柳小姐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由于家庭原因没有及时向你汇报,还请你原谅。”

“孙小姐太客气了,这件事我还要向你说谢谢才是。你多多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挂掉电话的韩一天,方向一转朝着紫韵饭店旧址而去。

紫韵曾答应过他只要能帮助其完成心愿就盛宴款待,对于盛宴韩一天并不感兴趣,有兴趣的是奶神紫韵。

“旺仔超级大馒头,你的盛宴准备的如何了。”见到不远处忙活的紫韵,韩一天开口笑道。

然而当面对紫韵冰冷,充满杀意的眼神时,韩一天如坠冰窟。又犯了紫韵的忌讳,这下算是完蛋了。

“韩一天,你个臭流氓,我非把你炖了不可。”

韩一天赐予的最新称呼让紫韵瞬间暴走,拎起狩猎的柴刀便朝韩一天追去。

韩一天对她帮助很大,但对她的刺激更大,她深刻怀疑找这么下去,愿望没实现就被韩一天给气死了。

“臭流氓,你给我站住。”

“你个混蛋,有种就让我砍两刀。”

顾轻柔娇躯乱颤,冲着火速奔驰的韩一天狂吼。

“擦,我有种也不能让你砍啊!”

韩一天满脸黑线,紫韵的思维逻辑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见到两人互掐,不远处的李凡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两人就像一对欢喜冤家,或许他们两人在这种另类的斗嘴下回产生爱的情愫也说不定。

“胆小鬼,一点都不像个男人。”顾轻柔双手扶膝,青丝散乱,一对大馒头左右摇摆。

“我……”

一个我字刚出口,韩一天便没了声音,紫韵胸前的那一抹白让其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像紫韵这种凶器还是第一次见。

“你,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感受到韩一天怪异的目光紫韵瞬间醒悟,暴喝一声,拎起柴刀继续追去。

“等一下!”韩一天突然开口说道。

“有什么遗言赶紧说。”紫韵虽然疑惑,但还是停了下来。

“就算死也要等我吃完饭吧,你难道想做个食言之人。”

韩一天已经没有了退路,本来身体就虚的他经过这顿折腾早已是强弩之末,不得不冒险出此下策。

“哼,本小姐向来说一不二,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紫韵转身离去,不过嘴角却露出一丝坏笑,真把韩一天给砍了他的愿望可就没法实现了,虽然不能伤但吓吓他还是可以的。

拖着沉重的双腿韩一天来到了李凡身边,对于他刚才的视而不见,感到十分布满。

“李老板,你太不仗义了,你刚才也不阻拦一下。”韩一天抱怨道。

李凡心中苦笑,这种事他可不能插手,再者说 了韩一天没有一丝生气反而沾沾自喜,如果真要插手肯定会遭到埋怨。

“不好意思,刚才只顾想重新开业的事情,所以没注意到你们。”李凡笑道。

“重新开业?什么时候?”韩一天饶有兴趣道。

紫韵饭店曾是名震北海市的存在,其招牌菜水煮鱼更是一绝,深受人民的喜爱,名门大佬更是喜爱有加。

“时间还没想好,这几天正在筹划呢,紫韵以后付出需要钱的地方肯定会多,所以我打算重新开业帮她一把。”李凡笑道。

“爸,辣椒你放那了?”紫韵问道。

“辣椒?!”

听闻这两个字,韩一天脸色巨变,急忙起身告辞,开车仓皇逃去。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本以为&现实告

    韩一天心中泛起一丝失望,本以为会换来一句感激,但现实告诉他,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可笑。

  • “老婆&,让你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 少爷坐&妇人没

    “混蛋,还不赶紧扶少爷坐下。”妇人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 &一脸微

    此时的客厅沙发上,一位衣着光鲜,肤白如雪,气质高贵,身披红色外衣的少妇,一脸微笑的看着韩一天。

  • 跟我开&白皙的

    “轻柔,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我知道这些天让你委屈了,请你在耐心等等,再给我半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想要的生活。”韩一天一把抓住顾轻柔白皙的双手,神色紧张道。

  • 为了这&满心苦

    为了这个小舅子,韩一天付出了太多太多,彩礼钱,婚房钱,车钱,就连创业资金也是韩一天用鲜血换来的。面对这一只永不满足,永不感恩的岳母,韩一天满心苦涩。

  • 了抿干&气无力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 下的身&体,紧

    一名脸色蜡黄,眼神晦暗,精神萎靡的男子,拖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体,紧攥着黑色皮包走出了医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