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威的自以为是惹得韩一天笑声连声,这个混蛋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么也没他管理,昊天就破产倒闭不成?“孙威,你不去说相声啊太大材小用了,你的搞笑本事啊让我敬佩,但是孙威突然大笑,神色鄙夷的看着韩一天:“愚蠢的是你才对,你批准我离开,你个废物算什么东西。”。...

孙威的自以为是惹得韩一天笑声连连,这个混蛋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难道没有他管理,昊天就倒闭不成?

“孙威,你不去说相声真是太屈才了,你的搞笑本事真是让我佩服,不过这也是你愚蠢的象征,你以为你是谁,你走了昊天依然存在,想用这个威胁老板真是愚蠢至极,你不是要走吗,很好,我这就批准你离开。”韩一天哂笑道。

孙威突然大笑,神色鄙夷的看着韩一天:“愚蠢的是你才对,你批准我离开,你个废物算什么东西。”

见缝插针,见伤补刀,补刀王李根再一次挥刀而出:“韩一天,你真是丑人多作怪,你就这个渣渣也向辞退孙经理,你这辈都实现不了这个愿望。”

“不好意思,他有这个权利,公司被卖的消息你们也听说了,买主就是韩一天,只不过他想让我继续留下而已。”关景天起身说道。

两人如遭雷击,傻傻的站在原地。

“不可能,韩一天就是一个废物而已,他怎么可能买下公司。”孙威身体踉跄,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没有什么不可能,还有就是韩一天前不久已经成为柳昊天的女婿,这也是柳氏集团愿意跟我们合作的主要原因。”关景天一字一顿的讲述着事情,每一句话都想锥子一般刺进两人心脏。

噗通!

孙威瘫坐在地,心中惊恐万状,此时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他在韩一天面前就是一个小丑而已。

“李根,我跟孙雨有染的事情是你造的谣吧,毕竟工行离你家不远。”韩一天冷笑道。

李根大骇,韩一天说的没错,他的家就在工行附近,正是因为那天看到韩一天根孙雨有说有笑,他才弄出两人有染的谎言。

“韩一天,不韩老板,我都是被逼的,是孙威逼迫我做的,更是他让我调查孙雨想办法陷害你的,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李根爬道韩一天身前,抱着大腿说道。

如今韩一天震怒,此刻在不推卸责任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另外孙威自私自利,把他当奴才使唤,此刻不出卖他出卖谁。

“哈哈哈!”

孙威突然大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狞笑道:“韩一天,你是老板又如何,是柳家女婿又怎样,老子毫不畏惧,我现在就走人,我就不信你还能管住我不成。”

孙威以为离开公司就可以不受韩一天羞辱,但他却不知在北海城中韩一天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肥牛的主人,北海真正的大能。

“没错,我是管不了你,但不知肥牛能不能管得了你。”韩一天笑道。

“什么?!”

孙威忍不住惊呼起来,肥牛是谁?那可是北海城超级大佬,杀人如灭蚁,一口气都能将他给吹死。

怎么会这样,他只是一个废物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关系,就连肥牛也跟他认识。

“完了, 孙威你他妈的杂种,老子算是别你害死了。”李根怒骂一声,躺在地上一脸绝望神色。

孙威一脸苦笑,他如果知道韩一天如此强大,给他是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做,如今李根不仅要死,他也难逃活命。

孙威你混迹商界,阅人无数,居然看走眼,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孙威心中一阵自嘲,跪在韩一天面前,生无可恋道:“韩一天,我输了,不过这不关李根的事,要杀杀我吧。”

李根跟随他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不想连累李根这才冒死求救。

李根一脸愕然,万没想到孙威会为他求情,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中。

“孙经理,你……”李根抿了抿说道。

望着两人,韩一天若有所思,两人固然无耻,但没有道泯灭人性的地步,孙威之所以如此,多数在于顾轻柔的怂恿而已,李根则是迫于孙威淫威不得不从而已。

“杀人可是违法的,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给我跪在门口三日,遭人辱骂唾弃,你们就可免除一死。”韩一天道。

次日清晨,在昊天公司门口,众人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孙威和李根拉着行人让其进行辱骂。

毕竟韩一天有交代,如果没有遭受辱骂他们可就性命不保,然而两人的怪异举动让众人避让纷纷,跟躲避疯子一样。

无奈之下二人决定书写自己罪行示众,这下的确起了大效果,路人谩骂不已,啐痰,砸鸡蛋,扔菜叶更是不少,一个小时不到,两人就被一堆垃圾所淹没。不过脸上却是开心的神色。

通过两人自述,众人也终于知道韩一天被污蔑的真相,不少人纷纷跟其道歉,这让韩一天着实有点意外。

看到这一幕,不明真相的顾轻柔异常愤怒,韩一天仗着跟关景天关系,竟然恶意打压孙威,并强行改变现实,此等做法简直禽兽不如。

“韩一天,你还是人吗?你以为用强权就可以掩盖事实的真相吗?人在做,天在看,你早晚会遭报应的。”

“你们当初不也是这么欺压我的吗?我只是如数还给你们而已,很生气对吧,但你们也只能忍着。”韩一天冷笑道。

顾轻柔现如今还认为这都是他的阴谋诡计,看来想要让顾轻柔改变对他的看法一时半会还实现不了。

“你真是无耻,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跟你复婚吗?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废物,就算跟老板关系好,那也只是暂时走了狗屎运而已,你这辈子永远做不了上等人,更永远得不到我。”顾轻柔咬牙切齿道。

韩一天心中冷笑,顾轻柔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到现在还看不清现实,还沉浸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之中,到现在还把孙威当做他的守护神。

“狗屎运也是运气,所以孙威必须听我的。”说完,韩一天转身离开。

“韩一天你睁大眼睛看着吧,我和孙威一定会很幸福,你在我顾轻柔眼中永远都是一堆垃圾。”

心中一阵腹诽,顾轻柔急忙朝着孙威那里走去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为了这&满心苦

    为了这个小舅子,韩一天付出了太多太多,彩礼钱,婚房钱,车钱,就连创业资金也是韩一天用鲜血换来的。面对这一只永不满足,永不感恩的岳母,韩一天满心苦涩。

  • &一位衣

    此时的客厅沙发上,一位衣着光鲜,肤白如雪,气质高贵,身披红色外衣的少妇,一脸微笑的看着韩一天。

  • 笑,韩&一天托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憔悴的

    “额,来了。”韩一天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憔悴的笑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