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公司,经理办公室。站在窗前,望着议论纷纷的路边行人,孙威的嘴角露着一抹洋洋得意的笑容,韩一天早已成了人人过街老鼠的过街老鼠,一个勾勾搭搭良家妇女的卑鄙渣男。最振奋人心的是站在窗前,望着议论纷纷的路边行人,孙威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韩一天已然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个勾搭良家妇女的无耻渣男。。...

昊天公司,经理办公室。

站在窗前,望着议论纷纷的路边行人,孙威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韩一天已然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个勾搭良家妇女的无耻渣男。

最为振奋的是韩一天的事情影响巨大,给公司带来了负面影响,这一次,韩一天注定要被关景天所抛弃,彻底成为一个丧家之犬。

“韩一天,这下就算你有七十二变也休想过了这一关,这就是得罪本经理的下场,你小子就等着滚蛋吧。”望了望腕表,孙威嘴角的笑意更浓,关景天也快来了,到时候他一定要火上浇油一把。

“孙总,老板已经来了,通知你赶紧去一趟。”李根推门而入,嘴角带着一抹邪笑。

“好好好,我这就去。”孙威一脸狂喜,走路的步伐比以往大了许多。

清风拂面,孙威精神为之一阵,全身毛孔大开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快速检查一番衣着,这才准备开门。

“你小子不干活跑着来干什么?”望着身边的李根,孙威有些不悦。

“经理,这件事毕竟我也有份,你总不能独吞战果吧。”李根搓搓手,一副奴才样。

孙威面色骤变,这个李根还真是心思缜密,这事都考虑的如此周祥,不过李根也提醒了他,为了公司排出一大害,是有必要索要一些奖励。

“先说好,我是主你是辅,要是敢抢风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面对孙威的恫吓,李根点头如啄米,心里却无比阴冷,这个孙威还真是吃人不吐苦头,跟他身后很难有出头之日。

“老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用人不淑导致韩一天这个混蛋给公司带来如此恶劣形象,我身为经理理应受罚,还请你责怪。”孙威一进屋就是一顿深刻的加我检讨,试图在关景天心中留下好印象。

“事情我都说了,这件事不怪你,还有韩一天人呢?”关景天面无表情道。

关景天的脸上看不出喜悲,但在孙威认为这是关景天愤怒到极点的表现,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表情来体现他心中愤怒了。

“韩一天最近仗着你的赏识天天翘班,这一会不知道在哪,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孙威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过去,但对方却无人接听,试了三次无果,孙威这才放弃。

“老板,韩一天……”

孙威的话还没有说完,韩一天的声音变传了过来。

“别打了,我已经来了。”

孙威突然给自己打电话,韩一天就料到关景天已经来了,不知当孙威得知他真实身份时候,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兴奋。

“韩一天你可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逃走了呢,现在你给公司带来如此恶劣的影响,你该怎么负责?”孙威怒目切齿道。

“孙威,别以为你的计谋是多么的天衣无缝,我本来对你的愚蠢不屑一顾,懒得跟你这只蛆虫计较,但你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的激怒我,现在更是牵连外人,你当真是在找死。”韩一天横眉冷竖喝道。

“韩一天,到现在你还敢狡辩,事情的真相老板已经知道,监控的视频我也调取了出来,今天你就是身长百口也是难逃罪责。”孙威故作炳然道。

“韩一天,我劝你还是赶紧承认吧,要不然钱峰来了,你就不是被辞退这么简单了。”李根冷笑附和。

“开除我?你们两个废物有这种本事吗?”韩一天冷笑不止,孙威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赶走他,只可惜希望注定要落空。

“老板,你看看这个废物是多么嚣张,现在连我这个经理都不放在眼里,这种人要是还留着,相比永不了多久连你也不放在眼里了。”孙威冷笑道。

“经理说的没错,此子万不能留,养虎为患啊,还是赶紧送走吧。”李根不忘记添油加醋,把补刀技术运用的出神入化。

看着孙威和李根这两个跳梁小丑表演,关景天冷笑不止,就他们两个废物还想赶走韩一天,简直痴人说梦。

另外他早已不是韩一天的老板,而是一名员工而已,韩一天一句话他就要卷铺盖走人,更可怕的是韩一天的超然背景,走到哪里都能吓死一大片。

关景天露出一抹轻笑,望了一眼孙威和李根,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韩一天身上。

“这件事你说该如何处理。”

孙威一脸错愕,关景天居然在征求韩一天的意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关景天肯定是爱惜人才,才给韩一天留一个台阶而已。

没错,关景天只是不想韩一天过于丢人,所以才让他自己提出离开。

“你还真会做事。不过这件事也只有我来处理。”韩一天轻笑道。

“韩一天你他妈竟然敢跟老板这么说话,你是不是想死。”孙威咬牙切齿道。

“那你竟敢这般跟我说话,你就不怕死吗?”韩一天冷笑道。

面对韩一天 的胆大妄为,孙威后牙槽都快咬碎 了,但转念一想这要是表现的好机会,一定要出手教训这个混蛋给老板出出气。

心中暗下决心,孙威举起拳头便朝韩一天砸去。

“找死!”

韩一天目光一凝,寒意十足。

一脚将孙威踢飞了出去。

孙威的挑衅彻底触碰了韩一天的忍耐底线,本想戏耍这个混蛋,但他的忍让换来的却是孙威的变本加厉,这样下去只会带来更大的灾祸,韩一天决定不在忍。

望着威猛无比,拳拳到肉的韩一天,旁处的李根嘴巴大涨,这还是那个任他羞辱的废物吗,此刻怎么如此生猛霸道。

“这就是招惹我的下场。”韩一天收手坐在沙发上说道。

“给我滚一边去。”一把推开跑来搀扶的李根,孙威看着关景天脸色阴沉道:“老板,你都看到了吧,难道你打算重用这个废物吗?”

关景天充耳不闻,坐在位置上双眸微眯,一副悠哉的模样。

“老板,你真是太让我寒心了,我追随你这么多年,居然还不如韩一天这个废物在你心中地位高,你既然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日后我看谁还帮你管理。”孙威壮着胆子恫吓起来,既然关景天装傻,那就逼他就范,他就不信他还不如韩一天这个废物。

书评(83)

我要评论
  • 物女婿&。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 会撑不&现如今

    “老婆。我真的累了,这样下去我会撑不住的,你弟弟现如今比我们还要富裕,我看以后还是让他自己靠自己吧,咱们不能再这样溺爱他了。”

  • 为了这&她一切

    结婚三年来,为了这个女人,他不辞辛苦,干过工地,邮差,卖过菜,更卖过血,为了让她开心,更是不顾身体满足她一切要求。

  • 着疲惫&的街道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眼神&精神萎

    一名脸色蜡黄,眼神晦暗,精神萎靡的男子,拖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体,紧攥着黑色皮包走出了医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