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皇酒吧。望着面前的肥牛,钱峰惊恐万状,双臂不停地更换拭擦着脸颊的冷汗。“肥,肥牛哥,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钱峰惶恐不安道。“好你个钱峰,胆子还啊不小啊,居然敢找天哥望着面前的肥牛,钱峰惊恐万状,双臂不停替换擦拭着脸颊的冷汗。。...

东皇酒吧。

望着面前的肥牛,钱峰惊恐万状,双臂不停替换擦拭着脸颊的冷汗。

“肥,肥牛哥,不知你找我什么事?”钱峰惶恐道。

“好你个钱峰,胆子还真是不小啊,竟然敢找天哥的麻烦。”肥牛双目冰冷,迸发的思然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不,不是我,我不认识什么天哥,你肯定误会了。”

钱峰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这个天哥他并不认识,肥牛肯定是找错人了,此时误会解开,他也就放心了。

“钱老板,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会就把我忘了。”韩一天此时站了出来,玩味道。

钱峰顿时一楞,刚才由于过度紧张并没有观察屋内的情况,此时看到韩一天也在这里顿时横眉冷竖,面部狰狞起来。

但下一秒钱峰紧攥的双拳缓缓送开,看样子,韩一天跟肥牛的关系好似很不错,自己想要动他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韩一天带来的奇耻大辱他也不会就此妥协认怂。

“没错,我要对付的就是他,这个混蛋跟我老婆有染,我绝不会放过他。”钱峰冷冷道。

有染?

肥牛双眼微眯,心虚的瞅了韩一天一眼,只要韩一天愿意,多年轻的美女都能弄到手,但他却对少妇下手,难道有恋母情结?

肥牛的快速一撇,被韩一天净收眼底,神情顿时便的不自然起来,肥牛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眼神完全出卖了他的想法,这要是被误解了,他的脸还往哪放?

“钱老板,你说话最好给我注意一点,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老婆,再敢诋毁我休怪我不客气。”韩一天目光森冷,犹如来自地狱的丧钟,让人不寒而栗。

钱峰心中一颤,恐惧感快速涌上心头,但想起自己的耻辱,胆子再一次变大起来。

“韩一天你休要狡辩,上完床你说不认识我老婆,你简直禽兽不如。”钱峰怒道。

“你认定是我对吧,那就拿出证据,如果证据确凿我任你收拾,若拿不出就别怪我无情。”韩一天冷冷道。

“这就是我老婆,有人亲眼看到你们再一起。”钱峰拿出手机,画面中真是孙雨的。

“是她!”

韩一天惊讶异常,没想到钱峰这个丑男居然能娶到孙雨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过孙雨虽然很有魅力,但他并没有不良的想法,两人之间更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姓韩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钱峰怒视道。

“我是认识孙雨,但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还希望你能调查清楚。”韩一天淡淡道。

“不需要调查,昊天公司的孙威就是最好的人证。”钱峰一脸寒霜,转而对着肥牛说道:“肥牛哥,我看得出你们关系匪浅,但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我想不该不会偏袒他吧。”

韩一天瞬间愣住,此时才明白李根,孙威顾轻柔前几天为什么回说那么奇怪的话,感情是把自己当成孙雨的男宠,而此时钱峰找上们来显然也是孙威诡计。

肥牛也是一脸无奈,如果偏袒韩一天,他肯定会被外人所耻笑,但如果选择秉公办理,钱峰铁定会杀了韩一天,到那时他的小命也就玩玩了。

“那个,这样吧,我陪你一笔巨款,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肥牛开口道。

“滚一边去。”韩一天开口大骂,随后怒视钱峰喝道:“你他妈没脑子是不是,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还有,孙雨在哪?你把她怎么了?”

韩一天突然意识到孙雨可能遭受了虐待,钱峰对他都毫不客气,孙雨一介女流岂不是更是任他宰割。

“韩一天,你跟那个贱人不是没关系吗?那你为什么要紧张她,如今那个贱人被我收拾的很惨,几乎破了相,你是不是狠心疼啊!”钱峰狞笑道。

韩一天双目喷火,一脚将钱峰踹到在地,随后命肥牛带人将孙雨带过来。

见到脸色青肿,满身瘀伤的孙雨,韩一天一阵咬牙切齿,若不是因为他,孙雨也不会遭此无妄之灾。

“让你受苦了,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韩一天神情严肃道。

孙雨摇摇头,钱峰虽然可恶,毕竟是他的老公,此时她只想顺利的离开,不再想维持这个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

“不用了,这样只会让他更加认定我做了出格的事情,我只想离开,远离钱峰这个人渣。”孙雨说道。

“贱人,你自己犯贱,却说我人渣,信不信老子……”

一旁的钱峰顿时大怒,对着孙雨就是一通臭骂,只不过被韩一天再一次一脚踢了出去。

“你放心我会证明你的清白,同时也是证明我跟你是清白的。”韩一天淡淡道。

“你跟我的清白?”

孙雨一脸懵逼,先是被钱峰污蔑暴打,现在又跟韩一天扯上了关系,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听过韩一天讲述之后,孙雨这才明白一切,一脸绝望的望着被人按在地上的钱峰。

“钱峰,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吃苦受累我从无怨言,你对我冷若寒冰我也忍了,但你居然因为别人一句话就如此对我,你我夫妻关系已尽,我们离婚吧。”

“不要,亲爱的是我不对,是我糊涂轻信了别人的鬼话,请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吧。”钱峰此时也明白了一切,不由得感到羞愧难当,更对孙雨的冷漠感到后悔万千。

孙雨摇头冷笑,这种没有感情的婚姻她不想在坚持下去,如今的隐忍还来的却是寒心,她不敢,也不想在隐忍下去。

“我们之间再无感情,此刻我们再无瓜葛,我孙雨日后是生是死跟你毫不相干。”孙雨决然道。

对于两人婚姻的破裂韩一天感到愧疚,但孙雨既然如此坚持,他理应帮助其脱离苦海。

“钱峰,孙小姐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希望你办事利索点,抓紧时间把离婚手续办了,还有,你的职位高,家里那点财产你肯定看不上。就送给孙小姐如何。”韩一天说道。

钱峰脸色骤变,这明摆着是让净身出户,他虽然位居高位但工资并不多,没有家,他日后如何逍遥。

钱峰刚要开口拒绝,肥牛却突然开了口,钱峰瞬间放弃了争夺家财的想法。

“天哥你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保证这混蛋一根毛都带不走。”

“很好,现在该是收拾正主的时候了。”韩一天点点头,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离开了。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到韩一&女子忍

    “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回家。”见到韩一天纹丝不动,一旁的女子忍不住呵斥起来。

  • 我知道&么的优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 ,气喘&到门前

    一小时后,脸色惨白,气喘吁吁的韩一天终于来到门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伸手打开了房门。

  • 又一次&虚弱不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 。”见&母一脸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 这是我&弟弟的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 有回答&子说道

    “混蛋,还不赶紧扶少爷坐下。”妇人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