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我以为孙雨会找寻一个比他更为非常优秀的男人,但韩一天居然是废物般的不存在,么他在孙雨心中还倒不如一个废物吗?“小子,老子不但踢你,我还得搞死你。”说着,钱峰举起来身边的无缘无故被人揍而且对方还想要他的命,韩一天就算在能忍在此刻也忍不下去了,一脚踢飞椅子,随后一拳砸在钱峰的面门之上。。...

本以为孙雨会寻找一个比他更加优秀的男人,但韩一天竟然是废物般的存在,难道他在孙雨心中还不如一个废物吗?

“小子,老子不仅踢你,我还要弄死你。”说完,钱峰举起身边的椅子就朝韩一天砸去。

无缘无故被人揍而且对方还想要他的命,韩一天就算在能忍在此刻也忍不下去了,一脚踢飞椅子,随后一拳砸在钱峰的面门之上。

“该死的混蛋,本少爷今天非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不可。”啐了一口痰,韩一天扑上去又是一阵狂揍。

钱峰被打的七荤八素,惨叫连连,双手护着头不停的发出咒骂。

无一人上前阻止,反而摆出一副好好戏的表情,孙威嘴巴更是咧道耳朵根,不管谁输输赢,到最后取得胜利的都是他,韩一天注定要滚蛋。如此破坏声誉的事情,关景天绝不会在重用他。

韩一天,你他妈不是能吗,我倒要看看这次你怎么收场。

孙威一脸冷笑,随后把目光移到李根的身上。

“笑个屁啊,我交代你事情完成了没有。”孙威呵斥道。

“放心吧,韩一天的惊人事迹在整个工业区掀起了大风暴,现已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李根奸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把目光移到钱峰和韩一天的身上。

钱峰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目光依旧冰冷如刀锁定在韩一天身上:“小子你有种,老子绝不会放过你的。”

“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本少爷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跟你姓。”望着钱峰的身影,韩一天愤愤道。

此时,顾轻柔双手抱臂,一脸鄙夷的走了过来:“韩一天你还真是恬不知耻,我劝你还是赶紧逃命去吧,要是晚了,你这条贱命可就没了。 ”

“韩一天,你现在是东窗事发,又把仇敌给打了,你的小命也算是到头了,只可惜死了以后连个收尸的都没有。真是可怜啊!”李根出言附和道。

听到两人奇怪的言辞,韩一天满脸不解,什么东窗事发?他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又是这三个贱人的阴谋。

“哼,本少爷绝不会蒙受不白之冤,等我搞清楚原委,肇事者就等着恐怖后果吧。”韩一天面色阴沉如水,满身戾气猛然爆发。

顾轻柔鄙夷之色更浓,到现在韩一天还死鸭子嘴硬,做人做到这份上还真是一奇葩。

“你就别遮遮掩掩了,自己做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还有,别奢求我会帮你收尸,我对畜生的尸体是不感兴趣的。”顾轻柔讥讽道。

一想起韩一天做男宠,顾轻柔就无比厌恶,后悔当初瞎了眼选择韩一天这个人渣。孙威虽然也不会什么善茬,但比韩一天强百倍。

“珍惜最后的生命吧,你的贱命马上就没了。”冷笑一声,顾轻柔转身离去。

面对众人的鄙视,顾轻柔的嘲讽,韩一天早无上班的心思,他必须洗脱自己的罪名,决不愿做这个枉死鬼。

紫韵家中,思索良久的紫韵决定按照老爸的意思去感谢韩一天,于是从大胖手里索要了号码便打了过去。

结果没想到,对方连接都没接,就直接挂掉了。

“死混蛋,本想给你做顿盛宴,现在你只有吃黑暗料理的份了。”紫韵满脸寒霜,本想感激一下韩一天,结果这个混蛋不领情,这让紫韵大为恼火。

“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算了,先把打我的混蛋弄明白再说。”韩一天挂掉电话后打了一个冷颤,随后驱车离开公司。

东皇娱乐城。

肥牛办公室。

“天哥你放心,今晚之前,我一定把罪魁祸首带到你的面前。”肥牛恭敬道。

韩一天有事交代,肥牛不敢马虎,身为北海城地下世界的王者,如果连这件小事都搞不定,他可以直接去死了。

韩一天点点头,对肥牛的能力深信不疑。

“找到以后立马通知我。”说完,韩一天便起身离开。

此时一名黄毛男子急忙走了进来,看着肥牛道:“肥牛哥,二狗介绍十万块的大生意,让我们收拾昊天公司一名叫韩一天的家伙。”

听到这句话,走出门口的韩一天又折返了回来,怎么又多出一个二狗,此人他并不认识,为什么要找人害他?

“我就是你嘴中的那个家伙。”韩一天冷冷道。

肥牛大惊,没想到竟然有人想要伤害韩一天,如果韩一天出了事,那他岂不是也要跟着完蛋。

“妈的,敢害老子,我非弄死他不可。”

心中一阵怒骂,随后看着黄毛道:“竟然敢打天哥的注意,真是活腻歪了,赶紧把二狗给我抓过来。”

一杯茶功夫,二狗就被两名壮汉给带了进来。

“肥牛哥,我可是给你带生意来的,你不能这么对我啊!”二狗战战兢兢道。

“呵呵!”肥牛冷笑一声,一把抓住二狗的脖子冷冷道:“你小子好大的狗胆,竟然敢伤害天哥。”

二狗一脸懵逼,不知道天哥是谁,但下一刻很快就明白了,顿时万分惊恐,面如死灰。

“不是我,我也是受人之托,是我老乡钱峰想要伤害天哥的。”二狗忙不迭说道。

“呵呵,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来人,把钱峰立马给我抓过来。”肥牛说道。

随后一群人在二狗的指引下直奔钱峰所在位置。

钱峰擦拭着身上的伤口,越想越生气,被孙雨那个贱人带了帽子不说,还被野男人给揍了,不过一想到韩一天马上就会被二狗找的人打死,钱峰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然而笑容还未停止,二狗就出现在面前,钱峰顿时大惊,这年头地下世界办事都这么速度吗?

“二狗,你怎么这么快回来,难道已经完成了?”钱峰狐疑道。

“还没有,不过肥牛哥让你过去。”二狗怯生生回道。

钱峰脸色巨变,肥牛是谁他十分清楚,被他请过去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地方大佬,政界要员,而是将死之人,而他显然还不够前者的条件。

“二狗,你没听错吧,肥牛哥怎么会找我这种小人物呢。”钱峰怯生生道。

“少他妈废话,赶紧给我们走。”此时,一名恶汉怒骂一声,拉着钱峰就让屋外走去。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只能怪&出一张

    “别这么看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无能,如今我也不怕你生气,其实我早就跟孙经理有染了,一开始不想你难受就没告诉你,现在也没必要隐瞒了。”说着,顾轻柔直接从包里取出一张离婚协议书直接甩在韩一天脸上。

  • &声,岳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 &,能换

    “馋我身子怎么了,起码他们能给我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呢?你又能给我什么?我够了,这种日子过够了,如果身子能换钱,能换来我弟弟的富裕生活,那么我愿意。我够了,离婚吧。”顾轻柔情绪激动道。

  • 需在恋&。

    本想再做一次舔狗,但男人最后的一丝尊严告诉他,不能,对方绝情,他无需在恋恋不舍。

  • &着干啥

    “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回家。”见到韩一天纹丝不动,一旁的女子忍不住呵斥起来。

  • 晦暗,&着随时

    一名脸色蜡黄,眼神晦暗,精神萎靡的男子,拖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体,紧攥着黑色皮包走出了医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