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威一大早就蹲点守候在钱峰所在单位附近,为的是把孙雨跟韩一天有一腿的事情说他,老婆外面有人,这可是奇耻大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够能容忍的事情,只要你钱峰怒火被激发起,孙雨不多时,夹着皮包的钱峰走来,孙威冷冷一笑急忙迎了上去。。...

孙威一早就蹲守在钱峰所在单位附近,为的就是把孙雨跟韩一天有一腿的事情告诉他,老婆外面有人,这可是奇耻大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只要钱峰怒火被激发,孙雨这个贱人不但被收拾,韩一天也会跟着倒霉。

不多时,夹着皮包的钱峰走来,孙威冷冷一笑急忙迎了上去。

“钱总你好,你只能否借一步说话。”孙威笑道。

万国钢业属于国企,工资高,待遇好,更有国家扶持,很多人都挤破脑袋在这里某得一个职位,而孙威显然被钱峰当做了这一类人。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不缺人,你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钱峰淡淡道。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求职的,而是想跟你谈一下孙雨小姐的情况。”

“孙雨?她出了什么事吗?”钱峰蹙了蹙眉头问道。

虽然他跟孙雨的关系早已是名实存亡,但一夜未归的事情昨天还是第一次发生,本来他懒得多想,但此刻孙威的一番话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件事。

“没错,本来这件事我是不应该说的,但你我同为男人,我实在不忍心你被蒙骗,是这样的,孙雨小姐包养了宠男,我想你应该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孙威心中一阵哂笑,这种奇耻大辱肯定能把钱峰气疯,到时候韩一天想不死都难。

钱峰果然雷霆大怒,一把掐着孙威的脖子,双眸猩红无比,想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虽然孙雨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被带了草帽这件事他绝不能容忍,这要是被传出去,他日后在有何俩面见人。

“妈的,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敢污蔑我老婆信不信我弄死你。”钱峰怒目切齿道。

孙威嘴角笑意渐浓,钱峰越愤怒韩一天就越惨,他就越高兴。

孙威反手打开钱峰,摸了摸脖子,咳嗽几声之后,冷笑道:“钱总,我知道这件事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请你务必要相信我,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怎办处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我叫孙威,昊天集团经理,如果你发现我所言有假,大可来找我问罪。”

望着孙威离去的身影,钱峰一阵咬牙切齿,孙威的坦然自若让钱峰坚定了孙雨出轨的事实。

“该死的贱人,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钱峰一整天都在坐立不安,孙雨的事情让他心烦意乱无法工作,若不是为了接待一位重要领导他早就请假回家了。

漫长的八小时让钱峰几乎逼疯,终于在其暴走的前一刻,迎来了下班的时间,直接回到了家里。

嘭!

房门被跑来的踢开,屋内的孙雨猛然一惊,当看到面钱的孙威时顿时舒了一口气,不过紧皱的眉头却未曾舒展。

钱峰跟她的关系早已形同路人,这个家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固定的旅馆而已,往日的钱峰都是深夜醉醺醺的回来,像今天这般准时回来的还是第一次发生。

面对钱峰的异常之举,孙雨有些迷惑,但很多便释然,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各自守着自己的世界生活。

孙雨收回目光,继续捯饬着手中的化妆品。

“化,化你妈的腿。”钱峰上前一步,把孙雨的化妆品摔的粉碎。

“钱峰你疯了是不是,我化妆管你什么事?”孙雨怒喝道。

今天是孙雨的生日,精心打扮的她打算跟钱峰一起庆祝,没曾想换来的却是钱峰的误解。

“你说管我什么事,都下班了你他妈还化妆,是不是打算陪野男人睡觉去。”钱峰猩红着双眼望着孙雨说道。

孙雨脸色无比难看,她为了这个家不惜委屈自己,钱峰不领情也就罢了,反而还诬蔑他的清白,她孙雨若是有人,早就提出分手了,绝不会在这里委曲求全。

“钱峰你还是不是人,我孙雨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受了多少委屈,你竟然如此羞辱我,你简直禽兽不如。”

“今天你必须给我讲清楚,要不然我们就离婚。”

孙雨满心悲痛,滚烫的泪珠夺出眼眶,冲着钱峰嘶吼道。

“离婚?你个贱人等待这一天恐怕好久了吧,你下班不做饭反而化妆你不是勾搭野男人是什么?孙雨你可真行,离婚之前也不忘摆我一道,我告诉你,你就是死也得死在钱家,想离开门都没有,我是不会让你毁了我的。”

钱峰越说越激动,抓住孙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孙雨的哀嚎声充满整个房间。

孙雨泪眼婆娑,满身伤痕,不过跟肉体相比更痛的是她的内心,为了守护这个丝悬的家,为了守护钱峰,她受尽了苦头和屈辱,到头来换来确实一个污蔑。

“钱峰你这没良心的畜生,有种你就打死我,我孙雨行的端坐得正,我死也不会让你污蔑的。”孙雨反抗道。

“想死很简单,不过我要你们一起去死,我要把那个野男人在你面前折磨死,然后在宰了你。”

狠踹孙雨胸口一脚,钱峰面目狰狞的离开了家门。

触摸着曼声伤痕,孙雨哭的更凶了,钱峰冷漠,无情她忍了,但这件事她决不能忍,就算死也不会妥协。

翌日清晨。

韩一天刚走进办公区,就发现同事有着怪异的目光看着他,并小声议论着,时不时朝其竖起中指。

“天下之大真是什么鸟都有,只可惜现在东窗事发了,不知道某人会是什么下场。”

“如今人家老公知道了,待会可有好戏看了。”

“真是下贱胚子,做人做到这个地步真是恬不知耻。”

韩一天越发迷糊,只见他们嘴巴动个不停,然而声音很小,他一个字都没听到。

带着疑惑韩一天走向自己的座位,而孙威此刻正在收拾他的东西。

“孙经理,这可是我的,你怎么乱动。”韩一天不悦道。

“待会就不属于你了,你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吧,不过不用担心,人家老公找上门了,会有人用拳头给你解释的。”孙威哂笑道。

韩一天刚要开口,一只大脚踹在他的后背之上,身体瞬间飞了出去,坚实的撞在墙壁上。

韩一天双眸赤红,面目狰狞的望着面前的西装男子。

“擦你妈的,你竟然敢打我。”韩一天怒吼道。

书评(133)

我要评论
  • 心让你&”

    “哦,对了,以后在公司别跟我说话,惹我不开心,小心让你卷铺盖走人。”

  • 东西,&脸鄙夷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 的,再&姐夫可

    “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的身体会夸的,再说了,姐夫可是公司经理,有钱优势,老妈可以完全找他不是吗?我承认我有义务照顾他,但老妈哪怕对我笑一笑,我也认了,只可惜她的笑容永远对着姐夫。”

  • 句“够&了”这

    然而一句“够了”这个女人竟然把三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为了小舅子,韩一天不惜损伤身体去满足,此刻又是因为无力满足小舅子而被抛弃。

  • 着干啥&斥起来

    “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回家。”见到韩一天纹丝不动,一旁的女子忍不住呵斥起来。

  • 跟你离&婚。”

    “没错,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吐,你这辈子都别想有出息,我算是想明白了,跟你在一起我迟早要完蛋,为了弟弟,也为了我,今天必须跟你离婚。”顾轻柔冷眉倒竖,一脸绝情之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