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女婿,上次的安排好你还不满意吧。”柳昊天笑道。韩一天哭笑不得,上次他就在去思考孙雨怎么会那么的大的胆子敢侮辱孙威,感情是柳昊天的主意。“多谢你岳父大人,但是我除了韩一天哭笑不得,刚才他就在思考孙雨怎么会那么的大的胆子敢羞辱孙威,感情是柳昊天的主意。。...

“宝贝女婿,刚才的安排你还满意吧。”柳昊天笑道。

韩一天哭笑不得,刚才他就在思考孙雨怎么会那么的大的胆子敢羞辱孙威,感情是柳昊天的主意。

“多谢岳父大人,不过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不知你能否答应。”韩一天笑道。

“当然,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对于韩一天的要求,柳昊天不敢拒绝,自从吴明上门拜访之后,他就对韩一天的身份产生了猜测,虽然无法确定,但也不敢小视韩一天这个神秘女婿。

“我有一朋友想要成为歌星,她的唱功很好,所以我想你能出面帮助一下,毕竟我出面会让她尴尬。”韩一天说道。

“打造艺人是个好的项目,你放心。我这就嘱托孙雨去处理。”

“那就辛苦岳父大人了。”

挂掉电话之后,柳昊天第一时间把孙雨叫到办公室并把韩一天的想法说了一遍。

孙雨点点头随后再跟韩一天简单交流之后,按照所提供的地址前往紫韵饭庄旧址。

结束通话的韩一天,也转身返回工作区,但刚转身就看道顾轻柔一脸寒霜的注视着自己。

“怎么?你还想帮孙经理羞辱我不成?”韩一天冷笑道。

“我没有那个闲心,韩一天现在羞辱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根本就不配做男人。”顾轻柔冷若寒霜道。

“呵呵,顾轻柔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你难道就比我强吗?还是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吧。”韩一天愤愤道。

“我怎么样不用你说,本来我还可怜你,但没想到你竟然做男宠,像你这种人渣就应该去死。”顾轻柔斥骂道。

“这是孙威告诉你的吧,你们这对人还真是一对可怜虫,希望你们能自我检讨,否则早晚会吃亏。”说完,韩一天推开顾轻柔,走进办公区。

“韩一天,你给我等着,我会证明我过的比你好,离开你是多么正确的抉择。”

韩一天驻足,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而后迈步前行。

孙威办公室内。

孙威不断敲击着桌面,时不时瞅着一旁的手机,好似在等待什么重要电话一般。

叮叮叮……

铃声响起,孙威如风一般快速按下了接听键:“怎么样,那个贱人的情况调查清楚没有。”

“目前还没有,我是怕你着急,所以给你回个信,孙雨的情况不太好调查。”李根怯生生道。

“废物,饭桶,这点要是都做不好我要你干什么?”孙威怒骂道。

“经理,不是我不用心,只是现在不拿钱没人帮忙办事,我也很无奈啊!”

“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你转过去,务必把那个贱人的所有信息给我弄清楚,我非好好教训她不可。”

“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一分钟不到,李根就收到了孙威的转账,望着三位数的资金,李根忍不住暗骂,不过也只能认栽,毕竟孙威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韩一天,你就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就有人收拾你了。”冷笑一声,李根急忙钻进了一家麻将馆。

二狗,麻将馆的看场人员,也是李根的老乡,此人善于打听,这也是李根见他的主要原因。

晚七点,在家的休息的李根终于得到二狗的回复,二狗的技术果然惊人,短短几个小时就把孙雨的所有信息搜集出来,就连生理期都记录在内。

李根不但耽搁,连夜把文件送给了孙威,详细阅读之后,孙威放声大笑,孙雨背着老公钱峰包男宠,这要是被钱峰知道,不打死韩一天才怪。

紫韵饭店旧址。

孙雨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惨白,心中把韩一天骂了一遍,按照韩一天提供的地址,他差点把车开到沟里,最为关键的是她也迷路了,要不是韩一天及时通知大胖寻找,孙雨这回还在芦苇荡哭泣呢。

“姐姐,来喝口水压压惊。”紫韵递过一杯水说道。

“谢谢!”孙雨点点头,轻尝一口随后道:“我是来帮助紫韵小姐重登舞台的,不知道紫韵小姐在哪?”

“我就是紫韵,你真的愿意帮我?”紫韵震惊道。

“妹子,你不会在骗我吧,你真愿意帮我女儿?”李凡吞咽一下口水问道。

“当然,若不然我也不会大半夜在这么恐怖的地方溜达。”孙雨笑着点点头。

两父女喜极而泣,本以为韩一天与其他爱慕者一样,只是为了面子说些大话而已,没想到他做到了。

最为激动的当属紫韵,整整五年,她每日每夜都在期待能够重登舞台,可是五年来等来的都是绝望,然而此刻她等到了。

望着身后数不尽的荣誉,紫韵哭的更凶了,她在乎的不是这些虚名,在乎的是能够在舞台上高歌的感觉,在乎的是挑战强者的那份热血。

为了感谢孙雨,两父女下厨做了一顿盛宴表示感谢,随后并安排孙雨住下,而孙雨不知道是,就是今夜的未归给她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厨房内。

紫韵白皙嫩滑的双手紧握着两把菜刀,美眸中翻滚着晶莹的泪花。

“韵儿,你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过以后可不能在请他是黑暗料理了,他可是你的大恩人。”李凡说道。

“哼,我会感谢他,但如果还敢给我起不雅的称呼,黑暗料理他吃定了。”紫韵佯怒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很晚了,赶紧休息吧,马上就该忙了。”

“我知道了,爸你也早点休息吧。”

望着紫韵离开的身影,李凡一脸的笑意,他好久没有看到女儿这么开心了,韩一天不仅吃下了黑暗料理,更是帮助了紫韵,紫韵是个懂得感恩之人,或许他们以后会发生点什么。

“我这瞎想什么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就不操心了。”自嘲一番,李凡背着双手,一脸笑意的离开厨房。

紫韵卧室内。

躺在床上的紫韵辗转难眠,今天她太开心了,不过开心的同时也不忘韩一天这个大恩人。

“不行,不能听老爸的,他就是一个色棍,要是再敢欺负我,必须黑暗料理伺候。”

“对,就是这样,本小姐可不是好欺负的。”

紫韵趴在被窝中喃喃自语,不多时便熟睡而去,不过嘴角的笑容却始终未小时。

……

翌日清晨,钱峰撇了一眼空荡荡的被窝,楞了一下,随后拎着皮包走出了家门。

万国钢业公司。

孙威一早就蹲守在钱峰所在单位附近,为的就是把孙雨跟韩一天有一腿的事情告诉他,老婆外面有人,这可是奇耻大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只要钱峰怒火被激发,孙雨这个贱人不但被收拾,韩一天也会跟着倒霉。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一名&更是韩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 满心不&甘做牛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 望着绝&尘而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顾轻柔,韩一天缓缓蹲下,双手掩面,痛苦不已。

  • 这是我&弟弟的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 &天楞了

    “额,来了。”韩一天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憔悴的笑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