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前,韩一天心存期待……紫韵的幽暗家庭料理,做了五年的舔狗,什么残羹他没吃过,紫韵的饭菜即便在不好吃韩一天自指出也能顶得住,当然也没比五年舔狗的日子更坚辛的了。十分十分钟之后,身系碎花围裙的紫韵端着一盘饭菜走了过来,盘子上盖着一个金属罩,看不清里面的菜色,更嗅不到任何的味道。。...

餐桌前,韩一天心怀期待紫韵的黑暗料理,做了三年的舔狗,什么残羹冷炙他没吃过,紫韵的饭菜即使在难吃韩一天自认为也能顶得住,毕竟没有比三年舔狗的日子更艰辛的了。

十分钟之后,身系碎花围裙的紫韵端着一盘饭菜走了过来,盘子上盖着一个金属罩,看不清里面的菜色,更嗅不到任何的味道。

韩一天满心不解,就算是难吃的饭菜也应该有味道才对,为何却没有丝毫的味道传来?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事后可千万别怪我。”紫韵把饭菜放到韩一天面前邪笑道。

韩一天不屑,伸手掀开了金属盖,当按到胖子里面的菜品时,韩一天再也无法淡定。

“冰冻魔鬼椒!”

魔鬼椒有着世界最辣之王的美誉,其辣度达达到百万度之高,就算是一头牛吃了也能被辣死,最恐怖的是紫韵竟然做了冰冻魔鬼椒,虽然入口时没有感觉,但冰块融化之后,其刺激程度提升数倍不止。

“我的天,这妞是想弄死我啊!”

韩一天猛擦着冷汗,心中惶恐万分。

“别冷着了,赶紧吃啊!”紫韵晃着手中的柴刀玩味道。

韩一天打了一个哆嗦,吃了或许能活,不吃可就彻底没命了,颤抖着双手夹起一块碎冰放入了嘴中。

“水,快点给我水。”

“辣死我了,赶紧给我水。”

看到韩一天狼狈的紫韵,紫韵笑的花枝招展,就知道韩一天会耍心眼,所以制作冰块的时候,她选择的是魔鬼椒的汁水,其辣度可想而知。

五瓶牛奶下肚,这才安静了下来,不过嘴角的两根香肠又是引得紫韵狂笑不已,李凡他们也是忍俊不禁。

“喂,继续啊,菜还多着呢。”紫韵邪笑道。

韩一天脸色骤变,急忙躲在李凡身后,双眸众充满了恐惧。

“韵儿,适可而止就行了,在闹下去就不好了。”李凡佯怒道。

“哼,便宜这个混蛋了。”娇哼一声,紫韵得意的离开。

李凡瞬间舒了一口气,辛亏紫韵没有在僵持下去,要不然他也不敢帮衬韩一天,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一旦发了脾气,那就是黑暗料理伺候,尝一口简直怀疑人生。

为了能找个男人管住紫韵,李凡没少给其介绍帅哥认识,但最后走狼狈逃离。

紫韵的美色令无数人垂涎欲滴,但想要成为她的男人就要吃完他的一份饭菜,以至于现在还是单身。

“小子,辣坏了吧,赶紧在喝点牛奶,别一会出了什么事。”李凡说道。

“老板,你这闺女就是一个魔鬼,不,比魔鬼还可怕。”猛灌一口牛奶,韩一天心有余悸道。

“没办法,当天才被抹杀,天使被重创,我想谁都会入魔的。”李凡望着房间的一角苦涩道。

韩一天扭头望去,只见一枚枚金牌,一张张合影,还有数不清的红色证书心中震撼万分。

北海市歌唱大赛一等奖。

安省青年金曲大赛冠军。

华夏全国超女赛总冠军。

“这都是紫韵得的?”

韩一天恍然大悟,怪不得刚见面有点熟悉,原来是个大明星啊,但心中又万分不解,紫韵不是一个厨师吗?,为何在唱歌方面获得这么多殊荣,并且跟其合影的歌星有几个他都听闻过,都是歌坛举足轻重的风云人物。

“没错,这都是我女儿的战绩,虽然年纪不大,但成绩却无人能及,身为他的老爸我感到无比的自豪。”李凡一脸得意之色。

韩一天一头雾水,紫韵饭店名震北海城的原因是他的美食味道,而且从刚才的魔鬼椒来看,紫韵对做菜很有研究,但如此厨艺惊人的女人为什么会跟歌坛大佬合影,难道都是慕名而来的食客不成?

“老板,你不会在骗我吧,紫韵小姐厨艺天赋我已经见识,但并没发现她有文艺天赋。这些荣誉该不会是某宝上买的吧。”韩一天调侃道。

“放屁,我女儿可都是凭真本事得来的。”李凡怒瞪一眼,神情瞬间又萎靡了下来。

“她原本不是这个样子,是被人活生生逼到这一步的,没有粉丝的欣赏,没有激情的人生,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折磨着她。但我们只能默默忍受也又无能为力。”

“老板,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紫韵小姐脾气如此火爆怎么会有人喜欢她,而且歌手是很吃香的行业,更是稀缺人才,哪个公司会傻傻的埋没她。”韩一天追问道。

“自古红颜多是非,但紫韵却是一个倔强的人,有时候一句话都受不了,更何况其他要求呢。”李凡苦笑道。

韩一天表示赞同,一句奶神就能追杀他半天,如果真有其他过分举动,对方肯定会魂消魄散。

在忌惮紫韵的同时,韩一天对其又无比的钦佩,跟顾轻柔相比,紫韵这种不嫌贫爱富,贪慕虚荣的女人实在是稀有。

“老板,如果正如你所言,那这样对待紫韵小姐是在是太不公了,要不这样,我帮你扶持紫韵小姐,你以后免费让我吃饭如何?”韩一天笑道。

李凡一愣,随后摇头笑道:“小子,不是我打击你,打压我女儿的可不是一般角色,对方的实力十分强大,有你这种想法的不在少数,但在那位面前他们都放弃了,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还请你不要在浪费这个心思了。”

韩一天摇摇头,自信道:“对方再强我也不惧,我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了的。”

韩一天的狂言被卧室中的紫韵听得真真切切,瞬间无名火被勾起,这混蛋好色也就算了,吹牛的本事也是不小。

“你就个色狼也敢大言不惭,当你得知我仇家的名号,你肯定会被吓死。”紫韵鄙夷道。

“那可未必,我长这么大还没怕过什么。”韩一天刺激道。

“小子你有种,如过想要我重新走向舞台,那你先摆平了乔川再说。到时候我定盛宴感谢你。”紫韵说道。

“乔川?!”

“又是哪个混蛋?”

韩一天感觉这个名字十分耳熟,仔细回想才发现这不就是逼迫柳家的那个人渣吗?这小子人品卑劣,这种无耻的事情也能做的出来。

见到韩一天满脸震惊,紫韵苦涩一笑,本以为希望会实现,但韩一天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她答案。不过这也不怪韩一天,乔川在北海城的实力实在是太大了,韩一天不敢略其锋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带着沮丧心情,紫韵转身回房,说好了不在意,但泪珠还是划过脸颊。然而韩一天却突然喊住了她。

书评(171)

我要评论
  • 但请你&身子,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 外衣的&一脸微

    此时的客厅沙发上,一位衣着光鲜,肤白如雪,气质高贵,身披红色外衣的少妇,一脸微笑的看着韩一天。

  • 。”把&脸鄙夷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 &我不开

    “哦,对了,以后在公司别跟我说话,惹我不开心,小心让你卷铺盖走人。”

  • 完全找&着姐夫

    “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的身体会夸的,再说了,姐夫可是公司经理,有钱优势,老妈可以完全找他不是吗?我承认我有义务照顾他,但老妈哪怕对我笑一笑,我也认了,只可惜她的笑容永远对着姐夫。”

  • 半年,&人说梦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 是一次&然离世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