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威获知后,望着韩一天空荡荡的座位,露着一丝邪笑,韩一天持宠而娇,擅自迟到,倘若被关雪见明白当然会被打进冷宫。也没丝毫的迟疑,孙威直接向关雪见汇报,却换得的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孙威直接向关景天汇报,然而换来的却是狗血喷头的臭骂。。...

孙威得知后,望着韩一天空荡荡的座位,露出一丝邪笑,韩一天持宠而娇,私自早退,若是被关景天知道肯定会被打入冷宫。

没有丝毫的犹豫,孙威直接向关景天汇报,然而换来的却是狗血喷头的臭骂。

对于孙威的遭遇韩一天无心了解,他想了解的是如何走出这块荒地。

按照广告所提供的地址韩一天火速而来,但出现在其眼前的并不是高档酒店,更没有门庭若市的盛况,他看到的只是荒无人员的荒地而已。

“尼玛,这广告竟然是五年前的,有没有搞错。”望着手机上信息韩一天忍不爆出了粗口。

韩一天此时恨不能把广告公司给拆了,五年前的广告竟然挪现在宣传,只可惜韩一天没有继续阅读下去,否则他一定会知道这是一则五年前的新闻。

就在韩一天臭骂广告告公司坑爹的时候,一声娇喝从不远处出来。

“别跑,你给我站住,老娘今天非炖了你不可。”

韩一天心中大喜,终于遇到活人,这下不愁走不出去了,但下一刻韩一天面色骤变,只见一穿着火辣,胸器逼人,身材曼妙,大腿修长的女子,拎着一把柴刀正向这边疾驰而来。

“前面的家伙帮我拦住那只兔子,千万别让他跑了。”女子喊道。

韩一天瞬间长舒了一口气,感情不是来谋杀的,但就是这一阵放松让兔子顺利的逃脱。

“喂,你是聋子吗?不是让你帮我拦住吗?”女子一脸不满道。

“我…..”

我字刚开口,韩一天瞬间愣住了,近距离的女子更加的迷惑迷人,黄色的卡通T恤被高隆的双胸几乎撑爆,白皙袖长的大腿在黑色皮裙衬托下更加的白皙诱人,瓜子脸上五官更是错落有致,格外迷人。

只是看起来怎么和某明星特别像呢?反正也不追星,韩一天也没过多纠结。

“喂,看够了没有,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感受到韩一天贪婪的目光,女子举刀威胁道。

“额,奶神你别激动,别激动,我不是有意的。”韩一天忙不迭道。

“奶神,你竟然叫我奶神。我要杀了你。”

“妈呀,救命啊!”

尖叫一声,韩一天撒腿就炮,女子则举着柴刀在后面追求不舍。

“不公平,胸前绑着两个大球竟然跑这么快。”望着渐渐逼近的女子,韩一天脚步不跌,由不得加了几分力道。

“美女,我是口误,你就饶了我吧。”

“你个色狼,臭流氓,你去让阎王原谅你吧,今天我就送你去见他老人家。”

看着只差二十公分的柴刀,韩一天都快吓哭了,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的奔跑,不过下一秒他变兴奋的叫了起来。

“有救了,有救了。”

不远处一民宅出现在视线之内,只要跑到那里,就能得到帮助,就不怕奶神的追杀。

“救命啊,谋杀了,快点救命啊!”韩一天呼喊道。

随着民宅的接近,韩一天发现女子放慢了速度,这让其欣喜不已,看来女子终于害怕了,不敢追那么紧了。

民宅门前。

“奶神,有本事你过来啊。来砍我啊!”韩一天嘚瑟道。

身后就是民宅,韩一天认定女子不敢动粗,这才变的嚣张起来,但望着女子嘴角逐渐浮出的冷笑,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大胖,二胖,给我抓住这个混蛋。”女子高喊道。

瞬间民宅的房门打开,两名身体魁梧,腰如水缸的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

“小姐,是不是这个混蛋欺负你了,待会我一定把他宰了做人肉包子。”大胖凶狠道。

“我擦,我竟然跑到了贼窝。”韩一天面如死灰,本以为得救,谁曾想跑进了敌方老巢。

“美女,我错了,刚吃纯属口误,你就放我一马吧,我回头一定送一份向你道歉。”韩一天顿时弱了下来,求饶道。

此时,一声洪亮刚气的厉喝穿了过来。

“欺负我女儿,一句道歉就想了事门都没有,今天老子非把你炖了不可。”

李凡拎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满脸怒容的走了过来。

韩一天叫苦不已,这是什么奇葩父女,不就是说错一句话吗,用得着要命吗,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一天撞着胆子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边,不过奶神一事被他给隐瞒了。

李凡一脸苦笑,自己女儿什么脾气她最清楚,就算韩一天不说,他也知道肯定是紫韵有错在先。

“你这丫头,不就是一只兔子吗,敢把人家吓的。”李凡嗔怪道。

“是这个混蛋喊我…..”说话半句紫韵突然停了口,奶神两个字是在是难以启齿。

“好了,别再任性了。”呵斥了一声,李凡看着韩一天笑道:“小子,你没事怎么会在芦苇荡里面,哪里有很多捕鼠器可是很危险的。”

“我想找紫韵餐馆,谁知道广告有假,我就迷迷糊糊到这里了。”韩一天说道。

“这里就是紫韵餐馆。”紫韵开口道。

“奶神,你说这里就是……”意识到不对,韩一天突然捂住嘴巴。

“你个混蛋还敢说,我今天非炖了你可。”紫韵破口大怒,举刀就朝韩一天冲去。

“别冲动,千万别冲动,人家只是口误而已。”李凡急忙拦住,生怕一个不甚,韩一天就嗝屁了。

“不行,这个混蛋太无耻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紫韵不依不饶道。

“韵儿,伤人可是犯法的,为了这个家伙蹲监划不来啊!”李凡苦口劝说道。

“不行,这个混蛋实在是太可恶了,不打他一顿就气不顺。”

“这样,你做个菜给他吃,这样总行了吧。”

“做菜?行,那就让他吃我做的菜。”

韩一天懵圈了,不是要揍他吗,怎么变成给他做菜了,难道打算用菜毒死他不成?不过显然不可能,害命可是违法的。

“小子,想要安全离开,你就要吃我女儿做的菜,这个你能接受吧。”李凡问道。

“没毒吧。”

“没有,绝对没有。”

“那好吧,那我就尝尝。”

听到没毒韩一天就放心了,酸甜苦辣咸顶多超标,这点苦他还是能撑得住的。

但是看到紫韵的坏笑,和李凡他们怜悯的目光,韩一天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了?”&韩一天

    “不用,告诉我,你怎么来了?”韩一天蹙了蹙眉,继续道。

  • 却步,&这个废

    “自从嫁给你,我一件上千的衣服都没买过,各种高档餐厅更是望而却步,我真是瞎了眼,当初选择你这个废物。”

  • &神色紧

    “轻柔,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我知道这些天让你委屈了,请你在耐心等等,再给我半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想要的生活。”韩一天一把抓住顾轻柔白皙的双手,神色紧张道。

  • 在见到&在等你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 望能够&道。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