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是吴总,啊太非常感谢你了,我以后肯定好好的整体表现,定不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回过神的柳昊天,抓着吴明的手一脸兴奋。柳昊天但是也没见过吴明,但这个名字他略有略有所闻,正柳昊天虽然没有见过吴明,但这个名字他有所耳闻,正是鸿天阁的主事人。。...

“原来是吴总,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定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回过神的柳昊天,抓着吴明的手一脸激动。

柳昊天虽然没有见过吴明,但这个名字他有所耳闻,正是鸿天阁的主事人。

“好好表现,我这次破例晋升你为三级,可是好不容易劝说领导才批准下来的。”吴明说道。

心中犹如一阵龙卷风吹过,柳昊天有种虚幻的感觉,三级,北海城可从没有过三级啊,他岂不是成为北海城最顶尖的存在?

乔川脸色骤变,怎么也想到不到柳昊天如此的好运,这样一来他失去了压迫柳昊天的资本,而且将会被柳昊天死死的踩在脚下。

“吴总,怎么会这样,柳昊天算什么东西,他怎么能骑在我的头上,论家境,轮财力他都不如我,你是不是搞错了。”乔川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把抓着吴明双臂质问道。

吴明瞅了一眼韩一天,随后板着脸对乔川道:“乔少爷请你注意一下你自己的态度,你柳家虽强,但你的人品真心让我失望,还爆粗口,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鸿天阁一员,你好好反省吧。”

“不要,不要啊,吴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以后一定改正,再也不敢嚣张跋扈了,求求你放我一马吧。”乔川搂着吴明大腿哀求道。

“不好意思,我从不改变自己的决定。”吴明冷哼一声,随后看着柳昊天道:“我就告辞了,回头我们鸿天阁再聚。”

乔川满心绝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一具死尸一般。

爆粗口的会员不在少数,比他更无耻的大有人在,但为何受伤的确是他,这要是被老爹知道了,他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看着丢了魂般的乔川,韩一天冷冷一笑,径直朝其走去。

低调是个好东西,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乔川的过于高调终于遭受了致命的打击。

望着犹如死狗的乔川,韩一天慢条斯理地蹲在他身边。

“乔少爷,你不是要把我们砍成肉酱吗,我们就在这,你倒是动手啊!”韩一天似笑非笑,眸中充满玩味神色。

乔川猛然坐起,双眼充满惊恐,现如今他已不再是鸿天阁之人,又有何能力来跟他们斗呢?

“柳老板,刚才都是我的错,是我口无遮拦,还请你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饶恕我这一次。”匍匐在柳昊天面前,乔川哀求道。

“乔川,希望你该记住这次教训,再有下次我定不饶你。”柳昊天冷冷道。

“多谢柳总,多谢柳总。”

“滚吧!”

乔川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朝门外跑去,然而左脚踏出房门那一刻,又收了回来,双眸冷厉如刀落在韩一天身上。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乔川咬牙切齿道。

乔川满腔怨气,不仅丢失了女人,更失去了鸿天阁会员的身份,柳家是动不得,只能把所有怨气撒在韩一天身上。

“你敢,我告诉你,韩一天要是出一点岔子我柳家定不会放过你们乔家。”

柳如烟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喝,韩一天对她有恩,而且若不是为了帮助她,韩一天也不会得罪乔川,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允许韩一天受到伤害。

柳昊天虽没有说话,但频繁的点头也在向乔川传递他的想法。

“老子就不信你能躲在柳家一辈子,如果没有证据,柳家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乔川强忍着心中怒火,怒瞪韩一天一眼,随后夺门而去。

“爸,你可要派人好好保护韩一天,乔川肯定不会这么算的。”柳如烟担忧道。

“你放心,一天可是我的准女婿,又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是不会让他出意外的。”柳昊天点点头,一脸严肃。

韩一天心中哭笑不得,如果他连乔川都忌惮,那他也就不配做韩家子孙了,只要他愿意,别说乔川,就算是整个乔家也会在一夜之间覆灭。

不过现在正是缓和父子关系的时刻,韩一天想用自己的实力向父亲证明他可以,他没有丢韩家的脸。

柳如烟认真点点头,随后拉着柳昊天手臂道:“老爸,你最近干啥了,不但成功加入鸿天阁,而且还是三级,最可怕的还是人家主管亲自来任命。”

柳如烟这么一问,柳昊天此刻才意识道这件事的诸多蹊跷。

他申请上千次,根本就没见过吴明,而且鸿天阁的态度十分坚决,这会怎么会改变注意呢?

“我最近没做什么啊,这段时间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事情所困,我没有去过鸿天阁!”

柳昊天比谁都想知道答案,但脑袋中却毫无头绪,然而当瞥了一眼韩一天之后,柳昊天心中惊骇万分。

“难道这是他?”

先是豪掷三亿,后言他要转运实现梦想,而且刚才吴明的目光一直落在韩一天的身上,这小子该不会是……

柳昊天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韩一天的身份未免太恐怖了吧?

“爸,你怎么了?”柳如烟狐疑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突然感觉有点不舒服,我先回房了。”说完,柳昊天着急忙慌的朝着楼上走去,这个想法对于他,显然过于震惊。

“你爸不舒服,你去看看吧,我就先走了。”说完,韩一天也转身离开。

二楼,柳昊天卧室。

“烟儿,你跟一天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你知不知道他家里的情矿。”柳昊天凝重道。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你。”柳如烟面色绯红,心虚道。

柳昊天顿时满脸黑线,但他却又不敢强行逼问,柳如烟什么脾气他最清楚,如果发现韩一天欺骗她肯定会大吵大闹,韩一天如果是普通身份也就罢了,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柳家可就危险了。

“好吧,你们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一天是个好孩子,希望你能把握住。”说完,柳昊天挥挥手示意其离开。

柳如烟满心疑惑,不知道柳昊天为什么突然对韩一天如此有好感,不过这对她来说是好事,也就没有过于的纠结。

此时的韩一天已经来到了公司,以往李根见到他都会忍不住嘲讽几句,然而今天的李根却出奇的乖巧。

“这个家伙是怕我追究企划书的事情吧。”

韩一天轻轻一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就在韩一天刚入座不久,就被孙威叫了过去。

办公室内孙威搂着顾轻柔,一双咸猪手在其大腿不停摸索,血盆大口在顾轻柔小嘴之上不停的吸/吮。

看到两人如此的苟且,韩一天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他知道孙威是在故意激怒他,如果换做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大打出手。

但如今的顾轻柔在她心中已成陌生人。

“韩一天,看到我们如此亲热你是不是很生气啊!”孙威讥讽道。

“你们亲热管我屁事,再者说了,她是我玩剩下的而已,你愿意捡破鞋,我高兴还来不及了。”韩一天说道。

“你说谁破鞋?”顾轻柔怒目切齿道。

“谁搭腔就是谁,怎么,你愿意承认自己是破鞋?”韩一天哂笑道。

“滚,你给我滚。”顾轻柔破口大骂。

“孙经理你继续,人我已经帮你全面开发,你慢慢品尝吧。”说完,韩一天径直走了出去。

屋内的叫骂声不绝而耳,不过韩一天一笑而过,他的心已经死了,他重情但不愚蠢,一个变了心的女人不值他再去追求去守护,更不会在关心她日后的生活。

回到座位,韩一天打开电脑无聊的打发着时间,突然一则美食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对于美食韩一天十分的有兴趣,短暂的思考之后,韩一天离开公司打算去看看这件超有名的美食店,说不定可以投资一下,起身离开了公司。

“小子,敢早退,这下你完了。”李根看到韩一天离开后,贱笑一声,朝着孙威那里跑去。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不堪的&。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双手&已。

    望着绝尘而去的顾轻柔,韩一天缓缓蹲下,双手掩面,痛苦不已。

  • 我,你&眉,继

    “不用,告诉我,你怎么来了?”韩一天蹙了蹙眉,继续道。

  • &过血,

    结婚三年来,为了这个女人,他不辞辛苦,干过工地,邮差,卖过菜,更卖过血,为了让她开心,更是不顾身体满足她一切要求。

  • 你还要&,我们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 ,才貌&结婚三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