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晨早晨。韩一天睡眼惺忪的站起身,望着很陌生的环境,心头猛地一颤,一番思索后嘴角露着一丝摇了摇头。“韩一天啊,韩一天,你的酒量啊太差了,辛亏也不是敌人,若要不然早已死翘韩一天睡眼惺忪的起身,望着陌生的环境,心头猛然一颤,一番沉思之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翌日清晨。

韩一天睡眼惺忪的起身,望着陌生的环境,心头猛然一颤,一番沉思之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韩一天啊,韩一天,你的酒量真是太差了,辛亏不是敌人,若不然早就死翘翘了。”

一番自嘲之后,韩一天活动一下四肢走下床去,此时楼下的一阵娇喝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过想想,上次吩咐让柳昊天入鸿天阁的时间也快到了,正好也可以将这个消息告诉柳昊天,顺便让高兴高兴。

……

“乔川,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客厅内,柳如烟怒指着面前西装革履,打扮的有模有样,但面相奸邪的男子喝道。

“烟儿,不得无礼。”柳昊天厉喝一声,随后一脸笑意的看着乔川说道:“乔少爷,不知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是来向柳总贺喜来的,恭喜柳氏集团死而复生,同时我希望你们帮我引荐一下那个盟友。”

当得知柳氏集团度过危机,乔川一阵咬牙切齿,他已经放言北海城,谁若是帮助柳家就是跟他作对,如今竟然有人打他的脸,而且这也破坏了他得到柳如烟的计划。

柳昊天一脸尴尬,乔川的为人在清楚不过,如果把韩一天供出来,乔川肯定会对韩一天造成伤害,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他不屑做。

“真是不巧,那位先生昨天刚离开北海城,日后有机会,我定会让乔少爷引荐。”柳昊天恭维道。

“这么巧?”

乔川蹙了蹙眉,瞥了一眼一旁的柳如烟,舔了舔嘴角,开口道:“柳总,我对如烟已经无法自拔,虽然我们的交易已经无法达成,但如烟我必须得到。否则,我乔川可是什么恐怖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乔川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这让柳昊天一脸难堪,虽然不需要乔川资金帮助,但如果他不放弃对柳氏集团的攻击,那韩一天的资助的钱早晚也都要化作泡影。

但韩一天已经是她认准的女婿,虽然违抗乔川会有灭族之灾,但柳昊天还是选择硬气一回。

“乔少爷,我柳昊天可不是吓大的,有本事你就来吧。”柳昊天咬牙切齿道。

“柳总还真是硬气,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气多久,只要我稍微动用一下鸿天阁的实力,你柳家不出一个月就要灭亡。一个女儿换一个家族的安危,哪个划得来,希望你放聪明点。”

柳如烟柳眉倒竖,乔川的无耻让她发指,怒指着乔川骂道:“乔川,你就是一个畜生,我就算死也不会成全你的,给我滚,立马给我滚。”

“柳如烟,别以为仗着几分姿色就可以对本少爷不敬,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本少爷只是想玩玩罢了,今天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乔川彻底撕破了伪装,出言恐吓起来。

这一幕被楼上的韩一天看的真真切切,乔川的无耻让其十分的气愤,这种不择手段的爱情是韩一天最厌恶的存在。

“小子,我的女人可不是随便欺负的。”韩一天向楼下走去,双眸中充满冷意。

“一天!”

柳如烟心头一颤,急忙转身,双眸中充满了感激。

“他妈的,你算什么东西,敢跟老子如此说话?”

见到柳如烟如此激动,乔川再傻也知道他就是柳昊天背后的资助者,也是打他脸的情敌。

“小子,在我面前欺负我的女人,你似乎没把我放在眼里啊。”韩一天冷冰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你他妈是谁?竟然说如烟是你的女人。你难道不知道老子的实力不成?”乔川双目圆睁,语气森冷道。

“你是谁我当真没兴趣,请你立马离开,否则你将会为你的莽撞付出代价。”韩一天冷哼一声,迈步朝楼下走去。

“哈哈哈,你竟然敢威胁我。”

乔川怒极而笑,他北海城商业巨头,出了名的太子爷,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王者,往日里只有他恫吓鄙夷别人的份,今天今竟然有人敢如此威胁他?

这不是找死吗?

一旁的柳昊天一脸忧色,或许韩一天不知道乔川的实力,但他却了如指掌,跟其叫板简直自寻死路。

望着乔川狰狞的面容,吱吱乱响的牙齿,柳昊天满心绝望,他纵横商界多年却被一年轻后辈踩的死死的,并且还要牺牲自己的女儿来换取生存的机会。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弟,我&决不能

    “韩一天,我告诉你,那是我亲弟弟,我决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你必须帮我照顾他。”顾轻柔面色蒙霜,语气冰冷道。

  • 心呵护&年来,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 “半年&轻柔不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 此时的&发上,

    此时的客厅沙发上,一位衣着光鲜,肤白如雪,气质高贵,身披红色外衣的少妇,一脸微笑的看着韩一天。

  • 先走了&。”见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 我知道&过上好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 姐夫可&妈可以

    “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的身体会夸的,再说了,姐夫可是公司经理,有钱优势,老妈可以完全找他不是吗?我承认我有义务照顾他,但老妈哪怕对我笑一笑,我也认了,只可惜她的笑容永远对着姐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