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动作轻柔也已不再淡定从容,韩一天的失败让她倍感无比的难受啊。“不可能会,这绝不可能会,怎么会这样,他是一个废物而已。”顾动作轻柔一脸诧异,冷眸如刀死死地盯着韩一天,企图看穿他的灵“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他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顾轻柔也不再淡定,韩一天的成功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他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顾轻柔满脸不解,冷眸如刀死死盯着韩一天,试图看透他的灵魂深处。

“韩一天,这恐怕是你利用某个女主的关系弄到的吧,你还真是下作。”顾轻柔横眉立目道。

“下作?!”

韩一天脸色阴沉无比,他的失败被顾轻柔视做废物,他的成功被其视作下作,他韩一天在其眼中就是这么不堪吗?

我下作,我无耻,那你顾轻柔算的了什么东西,你的嫌贫爱富,你的冷酷无情,难道就是天经地义吗?

顾轻柔你还以为我是你身边的一条舔狗吗?

不,我不是,你不是看不起老子吗,你不是自视清高吗,很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自以为是到什么时候。

“顾轻柔,你知道你现在在我心里是什么吗?”韩一天冷冷道。

“当然知道。”顾轻柔一脸的得意,在她认为,韩一天做梦都想要跟她复婚,只要自己一句话,韩一天就会不知羞耻的做一条舔狗。

要不然怎么会赖在公司不走?

“呵呵,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我很期待不久之后你那后悔的样子。”

冷冷一笑,韩一天夺门而去,顾轻柔的表现让韩一天明白一件事,不论他如何优秀,在顾轻柔眼中他都是一个废物,一个不择手段的下作小人。

但韩一天并不懊恼,顾轻柔现在就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蠢货,她要让顾轻柔彻底的膨胀,然后用事实证明她是多么的愚蠢,她要让其悔恨一生。

“韩一天,在我眼中你就是一条狗,你这辈子注定是个屌丝,让我后悔,你还没有这个资格,你就在我面前死撑吧。”

韩一天的羞辱让顾轻柔愤恨不已,一个废物,一条没有尊严的舔狗,他韩一天有什么资格来羞辱她?

“没有资格?死撑?”

韩一天冷笑连连,冲冠一怒为红颜,三年前他为了顾轻柔舍弃了一切,不惜和家里决裂,若不是顾轻柔,他可是过着无忧无虑,美女成群的生活,现如今就是这个女人逼他重拾抛弃的一切。

“顾轻柔,来日方长,我很期待你后悔的那一天。”

微风袭来,吹散了韩一天复杂的心绪,听到背后依旧喋喋不休的辱骂,韩一天不由得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韩一天。”

此时,一声如夜莺般甜美的嗓音在不远处响起。

驻足,回眸。

只见身材纤细,明眸皓齿,身穿白色连衣长裙的柳如烟,扑闪着两颗黑宝石般的双眸,嘴角带着浅浅笑意在注视着他。

回眸一笑百媚生,在这甜美笑容的感染之下,韩一天沉闷的心情似乎开朗了很多。

“你怎么来了。”韩一天开口笑道。

“谢谢你帮我,我想请你吃饭。”柳如烟羞涩道。

韩一天的帮助让柳如烟甚是感激,若不是韩一天的巨资,她或许早已成为一个被金钱左右的傀儡。

少女怀春,柳如烟对自己的爱情之路充满了憧憬,但乔川的出现让她幻想破灭,就在她心灰意冷之际,韩一天如炽热的阳光照进了她的胸膛,让她再一次见到了光明,这份犹如重生般的喜悦,她不会忘记。

“那走吧,刚好我也饿了。”韩一天笑道。

“嘿嘿,我以为你不答应呢,上车。”柳如烟像个活泼的小兔子般跑回了车里。

……

“喂,你吃慢点,没人给你抢。”

如果说上次柳如烟狼吞虎咽如果是意外,那这次绝对是事实,柳如烟的饭量让韩一天咂舌不已,两份红烧肉被其消灭的干干净净,不过像这么个吃法,还能保持身材依旧,要是让别的女人知道了,岂非要郁闷死?

“你不是饿吗?你怎么不吃啊!”柳如烟放下手中筷子,闪动着柳眉问道。

“我还有的吃吗?”韩一天苦笑道。

望着满桌的残骸,柳如烟脸色羞红,明明是请韩一天吃饭,结果就剩下一堆骨头了。

望着柳如烟害羞的样子,韩一天有些痴了,这笑容犹东升的太阳,让他充满了温暖。

不过韩一天很快将自己的心绪给隐藏了下去。

饭局仍在继续,两人在交流中变的更加了解,两颗被爱情与金钱伤害的心似乎在此刻慢慢愈合。

“叮叮叮!”

清脆悦耳的铃声有些突兀的响起,柳如烟尴尬一笑接起了电话。

“知道了老爸,我一会就回去。”

“嗯好,我一定把人给你带到。”

放下电话的柳如烟有些羞涩的望着韩一天,抿了抿嘴唇道:“我爸让我带你回家,说是请你喝酒。”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妈,&弟弟的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 话?”&脸颊,

    “轻柔,你居然跟我说这种话?”韩一天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 先走了&到韩一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