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晨。柳似烟面向高大门口望眼欲穿,但是明白韩一天不可能会来,但心中但是无比企盼奇迹能突然发生。“这都九点半了,那小子会来了,你就彻底死心吧,赶快打扮一下,负责接待乔少爷。柳如烟面向大门口望眼欲穿,虽然知道韩一天不可能来,但心中还是无比期盼奇迹能够发生。。...

次日清晨。

柳如烟面向大门口望眼欲穿,虽然知道韩一天不可能来,但心中还是无比期盼奇迹能够发生。

“这都十点了,那小子不会来了,你就死心吧,赶紧装扮一下,接待乔少爷。”柳昊天催促道。

这件事,柳昊天也是一百个不情愿,但为了家族利益,他不得不承忍痛把女儿抛出去,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柳昊天把头扭向一边。

“我知道了。”柳如烟机械般点点头,双眸中充满绝望之色。

就在此时,门外一声呼喊让柳如烟娇躯一颤,泪如雨下。

“岳父大人,卡我带来了,把老婆给我吧。”韩一天走了进来,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爸,一天没有骗我,他真的来了。”柳如烟喜极而泣。

柳昊天瞬间凌乱了,双眸中充满惊恐,一个屌丝竟然能拿出三亿?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就算北海城第一阔少乔龙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但是看到韩一天手中黑紫的卡片时,脸色顿时阴沉起来,这玩意他可从未见过,丝毫不像银行卡。

“小子,你以为随便拿一个垃圾就能忽悠我不成,你未免太小看我柳昊天了。”

韩一天摇头轻笑,这卡全球不足百张,非顶级豪门不得拥有,柳昊天不识货也在情理之中。

“我可没有这么无聊,只不过现金不方便,你派人跟我一起转账去吧。”韩一天淡淡道。

见到韩一天如此镇定,柳昊天心中泛起了嘀咕,这小子难道是隐世的豪门之子不成?

“我看你能装多久,我这就吩咐孙秘书去,你去跟她碰面吧。”柳昊天阴沉道。

“没问题,不过,希望你不要反悔,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韩一天冷冷一笑,双眸中闪过一丝厉芒,柳昊天满心惊骇,忍不住哆嗦起来。

“我决不食言,若是拿不出钱,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柳昊天强忍着心中恐惧给了韩一天回答,这一生他阅人无数,豪门大佬更是见过不少,但能让他感到恐惧的韩一天还是第一个,这份睥睨的气势,不怒自威的神情,深深震撼他的心灵。

韩一天点点头,他不怕柳昊天欺骗,因为他有上千种办法去对付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按理说两人已经碰头,但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柳昊天坐立不安,柳如烟更是心怀忐忑。

工行门口。

身材曼妙,明眸皓齿,青丝如墨,身穿职业正装的孙雨,不断打量着周围的行人。

老板通知她来会见一人,但十分钟都过去了,还是未见到对方前来。

孙雨有些坐不住了,刚要拿出手机汇报情况,一个男子的出现让她停止了动作。

“你是孙秘书?”韩一天望着眼前的绝色丽人,试探道。

“没错,你是韩一天先生吗?”

“是的,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但我们老板等着汇报呢,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孙雨委婉道。

“没问题。”韩一天点点头。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向工商,但这一幕被路过的李根看的真切。

“这妞身材好生火辣,前凸后翘,气质迷人,典型御姐范儿,不过怎么会跟韩一天这个穷屌丝在一起?”

望着暧昧不已两人,李根满心疑惑,下一刻一脸狂喜,显然已经猜到两人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柳家别墅大厅。

柳如烟心神不定,望眼欲穿,在客厅门前来回踱步,好似期待丈夫回家的少妇一般。

“丫头,你能不能安分点,我都被你转晕了。”柳昊天苦笑道。

“这关系着我的一生,你让我怎么安静,爸,韩一天一定会转钱给你对吧。”柳如烟扑闪着大眼睛,询问道。

柳昊天无奈耸耸肩,对于韩一天他是一百个不看好,在他眼中韩一天就是一个装逼的穷屌丝而已,然而就是这个穷屌丝让他无比震惊,至于最后的结果,柳昊天也无法确定。

“此子举止另类,我也拿捏不准,你不是她女朋友吗?你难道不清楚他的情况?”柳昊天反问道。

柳如烟哑然。

她跟韩一天认识的时间加起来不足五小时,除了一个名字和性别之外,她对韩一天一无所知。

二十分钟以后,就在两父女再也坐不住的时候,孙雨终于打来了电话。

书评(407)

我要评论
  • 任怨,&虚弱不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 秀,我&馋你的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 妈可以&对我笑

    “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的身体会夸的,再说了,姐夫可是公司经理,有钱优势,老妈可以完全找他不是吗?我承认我有义务照顾他,但老妈哪怕对我笑一笑,我也认了,只可惜她的笑容永远对着姐夫。”

  • 房钱,&车钱,

    为了这个小舅子,韩一天付出了太多太多,彩礼钱,婚房钱,车钱,就连创业资金也是韩一天用鲜血换来的。面对这一只永不满足,永不感恩的岳母,韩一天满心苦涩。

  • 捂着火&道。

    “轻柔,你居然跟我说这种话?”韩一天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 吗,竟&然跟要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