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昊天的反应却意料柳如烟意料之外,他并没有发脾气,不是一脸严肃认真的上下打量着韩一天。柳昊天双眼微眯,韩一天给他的感觉很不像,别说普普通通人,就算豪门富少在他面前也做将近韩柳昊天双眼微眯,韩一天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别说普通人,就算是豪门富少在他面前也做不到韩一天这般淡定,此子虽然衣着不堪,但这份沉稳的心性和睥睨的气势,让他不得不高看一眼。。...

柳昊天的反应却出乎柳如烟意料之外,他并未发火,而是一脸严肃的打量着韩一天。

柳昊天双眼微眯,韩一天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别说普通人,就算是豪门富少在他面前也做不到韩一天这般淡定,此子虽然衣着不堪,但这份沉稳的心性和睥睨的气势,让他不得不高看一眼。

“小子你很不一般,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柳老板,你这话我就不乐意了,现在是你想抢我老婆,不客气的应该是我才对。”韩一天坐在柳昊天对面,目光凌冽,让人不敢直视。

“臭小子,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一身地摊货,你拿什么照顾如烟?”柳昊天嘶吼道。

“穿衣只是凸显我独特风格,跟我穷不穷没关系,说吧,你要多少彩礼。”韩一天淡淡道。

“呵呵!”

柳昊天冷笑一声,眼中充满鄙夷,见过吹牛的,但把牛吹变异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子,我女儿可是千金之躯,这彩礼恐怕你拿不出来。”

“再贵不也得有个价,说吧,我挺得住。”

“五千万,想娶我女儿就拿五千万,记住是美金。”柳昊天冷冷道。

见到韩一天毫无反应,柳昊天嘴角露出一次轻蔑,韩一天肯定是被吓傻了。

五千万美金近乎三亿华夏币,韩一天这种屌丝,一辈子都挣不到。

面对父亲如此过分要求,柳如烟心灰意冷,韩一天若有钱还会租车吗?

“韩一天,算了,我们还是……”

此时沉默的韩一天突然打断柳如烟,开口道:“三亿华夏币而已,对我来说很简单,我明天就给你。”

韩一天一脸自信,他是爱情的失败者,是被金钱坑害的伤者,如果金钱能挽救一场爱情,韩一天愿意这么做,三亿虽多,但爱情无价,失去爱情的他绝不允许柳如烟在痛苦,重蹈覆辙

“咳咳!”

柳昊天一阵巨咳,三亿而已?这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纵观整个北海城,还没有敢有人扬言三亿是小钱的。

柳如烟也是美眸大张,满心错愕,韩一天玩的有点大,虽然请他帮忙对付老爹,但也要看清现实。

“韩一天,谢谢你能答应帮我,但还是算了吧。”柳如烟苦涩道。

“不不不,你老爸的要求很合理,你值这个价,所以我答应了。”韩一天目光清澈,轻笑道。

柳如烟一脸懵,不知道韩一天是在吹牛,还真是有钱人,但如果有钱,为什么要租车,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对如她如此之好?

“好小子,本事不大,牛皮倒是吹的震天响,我柳昊天也非无信用之辈,只要你拿出三亿财力,如烟就是你老婆了。”柳昊天冷冷道。

“等我,明天的此刻,我接你回家。”说完,在柳如烟额头之上轻轻一吻,转身离开。

柳如烟呆如木鸡,面色羞红,胸口更是起伏不定,韩一天的话语依旧回绕在她耳畔,一颗心如小鹿乱撞。

柳昊天轻叹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愧疚,看着女儿道:“家族的情况你也清楚,如果没有乔少爷的帮助,我们注定要破产,这辈子就当爸对不起了,希望你不在任性。”

“爸,你怎么能撒谎,你刚才不是才答应韩一天吗?”柳如烟反应过来,怒道。

“你太天真了,那个小子一身地摊货,你认为他能拿出三亿吗?就算是乔少爷也没有这个能力。”

“那小子一看就是穷屌丝,别说三亿,他连三万恐怕都没有,我敢断言,这小子恐怕已经逃之夭夭了,你是别奢求他还能回来。”

“不会的,韩一天不会骗我的,他肯定会带彩礼找我的。”柳如烟固执道,不知为何,刚刚那句“我接你回家”,以及韩一天清澈的目光,她相信,韩一天不会骗他。

不管结果如何,这一份感动,她相信她也很难忘记。

“北海城哪一个豪门少爷我不认识,那小子在北海城算什么东西,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个心,他若是能回来,除非太阳晚上出来。”

柳昊天商海沉浮多年,阅人更是无数,对方什么样他看一眼就能得知七七八八,韩一天在他眼中也就是一个有内涵,但爱吹牛装逼的穷小子而已。

柳如烟瘫坐在沙发上面如死灰,北海城豪门阔少她都认识,从未听说韩一天这个名字,并且豪门之中并无韩家,或许真如父亲所说,韩一天只是一个爱吹牛的屌丝罢了。

并且韩一天只是随意找来演戏而已,就算韩一天外来的豪门阔少,他怎么会因为一个闹剧损失三亿呢?

“柳如烟你还真是傻,怎么如此相信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呢。”

“你脾气臭,根本就不值三亿。”

“或许这就是命,这辈子只能成为乔少爷的玩物。”

柳如烟心灰意冷,面如土色,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回了房间。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舔狗,&最后的

    本想再做一次舔狗,但男人最后的一丝尊严告诉他,不能,对方绝情,他无需在恋恋不舍。

  • 不堪的&走在没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的顾轻&缓蹲下

    望着绝尘而去的顾轻柔,韩一天缓缓蹲下,双手掩面,痛苦不已。

  • 再来的&母一脸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