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一天登时有种年龄不详不祥的预感,“阴谋”二字在脑海美越放越大。却面前的这个女子衣容雍容华贵,气质高贵的,并不像什么坏人,而且两人之间并无仇怨,对方为何没理由害自己。联想起离然而面前的这个女子衣容华贵,气质高贵,并不像什么坏人,并且两人之间并无仇怨,对方为何没理由害自己。。...

韩一天顿时有种不详预感,“阴谋”两字在脑海中越放越大。

然而面前的这个女子衣容华贵,气质高贵,并不像什么坏人,并且两人之间并无仇怨,对方为何没理由害自己。

联想起离家出走这件事,韩一天心中隐约有了答案,或许被逼婚了。

“柳小姐,你吃我,勒索我也就算了,难道你还要打我身体主意不成?”韩一天佯怒道。

“呕!”

柳如烟瞬间呕吐,美眸中绽放着鄙夷目光。

韩一天更是一脸黑线,他虽不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但也没让人呕吐的地步,这妞太不给面子了,不过这样坚定了柳如烟没有害他的想法

“不好意思,刚才吃撑了,说吧,你愿不愿。”柳如烟狡黠道。

“被逼婚了?”

“管你毛事,快说去不去。”

“不还意思,我很忙。”

“怂货,就当我们不认识,拜拜。”

见到自己被鄙视,韩一天顿时怒 了,被顾轻柔看不起也就算了,现在一个丫头片子也敢鄙视他。

简直欺人太甚。

“站住。”

“本帅哥答应了。”韩一天目光坚定道。

柳如烟欣喜无比,转而搂着韩一天手臂:“就这么愉快决定了,下面送我去宾馆。”

“开房?!”

韩一天大惊,这小妞未免太开放了吧,刚认识不到十分钟就提出开房要求。

“开你个大头鬼,我没钱了,你要管我住,然后明天跟我一起回家。”柳如烟晃了晃粉拳,俏脸充满怒色。

韩一天一脸尴尬,随后打开车门将其迎了进去。

“这车是你租来泡妞的吧。”

在柳如烟看来,韩一天这车绝对是租来装逼用的,若不然钱包也不会只有几百块而已。

韩一天没有回答,而是开口道:“是不是被逼婚,然后拿我当挡箭牌?”

“要你管,用心开你的车。”

“那我不去了,你另找他人吧。”

“别别别,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见到韩一天改变主意,柳如烟顿时慌了神,一五一十把离家出走的原因讲述了一边。

为了维持家族企业,柳如烟的父亲选择商业联姻,为了家族发展,柳如烟不介意父亲这样做,但对方竟然是好/色成性,品行卑劣的小人,柳如烟顿时不愿意了,这才用离家出走表示抗议。

“你老爸还真狠,亲闺女都敢这么坑。”韩一天语气中略带不满。

爱情是神圣的,是自由的,但就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金钱的傀儡,柳如烟是这样,顾轻柔更是这样,此时韩一天明白一个道理,在金钱面前,那所谓的长相厮守,海誓山盟都是一堆鬼话而已,

“不许说我老爸坏话,不过他的确很过分。”柳如烟一脸痛苦,为自己的遭遇感到困惑万分。

见到柳如烟情绪低迷,韩一天没在说什么,十分钟后将其送进一家宾馆,在约定好第二天见面时间之后,韩一天变匆匆离开了。

次日清晨。

韩一天准时出现柳如烟面前。

“你的车呢?”看到空荡荡的四周,柳如烟狐疑道。

“还回去了。”

“本小姐果然聪明,你的车就是租来的。”

韩一天莞尔一笑,没有做出反驳,有些东西没必要去争辩,因为争辩换来的只有嘲讽,这是顾轻柔带给他的领悟。

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二十分钟之后两人来到紫荆别墅区。

“你果然是个暴发户,这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随便一处房子都要千万吧。”韩一天称赞道。

“价格高不高要看我心情才行,毕竟这是我老爸的。”柳如烟说道。

“你爸叫什么?”韩一天别有深意道。

“柳昊天,怎么你认识他?”

韩一天大惊,昨天还以为柳如烟跟豪门小姐同名,万没想道她竟是房产大亨,柳昊天的掌上千金。不过韩一天很疑惑,豪门千金怎么也会被金钱左右着爱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爸能吃了你?”柳如烟翻了一白眼,随后道:“记住待会帮我对付老爸,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做奖励。”

“成交!”

韩一天爽快答应下来,随后两人比肩而行往柳家而去。

柳家客厅,一位五官刚毅,气质威严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听到开门声,不由得扭头去望。

“你是谁?”柳昊天目光如刀,盯着韩一天。

面对父亲的厉喝柳如烟顿时蔫了,不过韩一天却十分的镇定。

“柳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正所谓来者皆是客,更何况况我还是你的女婿,你这样太不给面子了吧?”

“就你也配做我的女婿?我柳某驰骋商界十几年什么人没见过,你们这点小把戏还想欺骗我。”柳昊天冷冷道。

“柳老板,你脑子有问题也就算了,没想到眼神也不好使,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跟如烟是真心的,并且已经同房。”韩一天回怼道。

柳如烟心生大骇,这韩一天胆子也忒肥了吧?竟然敢训斥她老爸,难道就不怕被乱棍打出去吗?

柳如烟心惊肉跳,怯生生的望着柳昊天,不知他将会如何收拾胆大的韩一天。

但愿韩一天能够一如既往的保持刚才的姿态,不认怂才行,不然她就真的快要绝望了。

为了后半生的幸福,柳如烟在心底默默做着祈祷。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一声苦&身体,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晦暗,

    一名脸色蜡黄,眼神晦暗,精神萎靡的男子,拖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体,紧攥着黑色皮包走出了医院。

  • 会换来&一句感

    韩一天心中泛起一丝失望,本以为会换来一句感激,但现实告诉他,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可笑。

  • 然跟我&韩一天

    “轻柔,你居然跟我说这种话?”韩一天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 他,不&能,对

    本想再做一次舔狗,但男人最后的一丝尊严告诉他,不能,对方绝情,他无需在恋恋不舍。

  • 一点委&必须帮

    “韩一天,我告诉你,那是我亲弟弟,我决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你必须帮我照顾他。”顾轻柔面色蒙霜,语气冰冷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