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韩一天拧眉再次询问,却女子的举动让他眼睛继续大跌,筷子惊落在地。女子也没说话的,直接拿起来筷子,夹起食物往嘴里塞。韩一天一脸黑线,这个女孩太大胆地了吧,没经他征得女子没有说话,直接拿起筷子,夹起食物往嘴里塞。。...

“你是?”

韩一天蹙眉询问,然而女子的举动让他眼睛大跌,筷子惊落在地。

女子没有说话,直接拿起筷子,夹起食物往嘴里塞。

韩一天满脸黑线,这个女孩太大胆了吧,没经他同意就直接开始,太气人了。

“这妞是在变相秀身材吧,要不她就是一个神经病?”韩一天心中嘀咕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吃饭啊!”感受到韩一天怪异目光,女子娇喝道。

“那个,这是我的食物。”韩一天说道。

“你的怎么了,难道有毒不成?”

“额,没有,你继续。”

面对如此奇葩女,韩一天一阵汗颜,若不是对方漂亮可爱,韩一天早就让其滚犊子了,奈何对方是个软妹子,只能认栽。

不多时,女子停下手中筷子,扑闪着黑葡萄般灵动双眸,说道:“你带钱了吧?”

“带了,怎么了?”韩一天一脸懵逼表情。

“那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在弄点肉给我。”

韩一天哭笑不得,无奈之下只好招呼服务员加菜。

女子一脸舒爽的打了一个饱嗝,随后伸出白如羊脂的玉手道:“谢谢你的款待,我叫柳如烟。”

“款待?我这好像是被打劫好吧,不过柳如烟不是柳氏企业的千金吗?难道是同名?”韩一天心中一阵腹诽,不过还是礼貌性的伸出了手:“不用客气,我叫韩一天。”

“这家不好吃,你去别家再请我吃一顿行不?”柳如烟笑道。

噗!

一口茶水瞬间喷出,韩一天巨咳不止,一脸震惊的看着柳如烟,她是大胃王吗?

“那个,美女……”

话刚开口,女子的手机响了起来,韩一天只好闭言,等待女子通话结束。

然而原本女子喜色的俏脸却逐渐阴沉下来,神情变得有些萎靡,显然这通电话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我宁死不屈,反正饿不死。”怒挂电话,柳如烟愤愤离开。

韩一天一脸错愕,难道是离家出走不成?不过这一切跟他无关,在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之后,这才结账离开。

坐进车子,刚刚启动车子,突然有人扣响了玻璃窗。

“是你。”

看到来者就是刚才蹭饭的美女,韩一天笑道。

“韩一天对吧,实话跟你说吧,我是离家出走的,身上没钱了,对不住了,你就认栽吧,”女子坏坏一笑,眼看就要倒在引擎盖上。

“我擦,碰瓷。”

韩一天脸色难看,自己好心待她,到头来换来的却是反咬一口。

在柳如烟的身上,让韩一天看到了顾轻柔的缩影,为了顾轻柔他不惜做牛做马,百般讨好,换来的却是无情抛弃。

“美女,你这样可不够意思啊。”站在女子身边,韩一天冷冷道。

“嘿嘿,行走江湖,迫不得已,赶紧给钱吧。”柳如烟扑闪着大眼睛道。

“没钱,不过我可以送你去一个免费吃饭的地方。”韩一天冷笑道。

“哪里?你可不能骗我,我很纯洁的。要是骗我,我会伤心的。”柳如烟瞬间坐起,问道。

“公安局!”韩一天指了指不远处的摄像头道。

柳如烟瞬间蔫了下来,随后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道:“不给钱,我就说你非礼。”

“算你狠。”白了一眼柳如烟,韩一天乖乖掏出了钱包。

对于柳如烟的古怪刁钻,顽皮可爱,韩一天心有不忍,或许她真的遇到了困难。韩一天在给自己的心软寻找拙劣的借口。

“真穷,才几百块。”望了一眼钱包,柳如烟鄙视道。

“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要要要,几百也是钱嘛。”

目送柳如烟离开之后,韩一天一脸苦逼的走回了车子,然而下一刻柳如烟可爱的小脑袋再一次的出现在窗前。

“小妞,你上瘾了是不是,我真没钱了。”韩一天怒道。

“这次不勒索,钱给你,你做我老公,跟回家吧。”柳如烟笑道。

由于不满家里安排的婚事,这才离家出走,然而这几天的落魄生活让其叫苦不跌,于是萌生带韩一天回家的想法,这样既能摆脱家族婚姻。

书评(238)

我要评论
  • 句“够&小舅子

    然而一句“够了”这个女人竟然把三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为了小舅子,韩一天不惜损伤身体去满足,此刻又是因为无力满足小舅子而被抛弃。

  • 只能怪&我早就

    “别这么看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无能,如今我也不怕你生气,其实我早就跟孙经理有染了,一开始不想你难受就没告诉你,现在也没必要隐瞒了。”说着,顾轻柔直接从包里取出一张离婚协议书直接甩在韩一天脸上。

  • &,还不

    “混蛋,还不赶紧扶少爷坐下。”妇人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 ,一名&一天精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 告你吧&都不想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 弟弟,&脸绝情

    “没错,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吐,你这辈子都别想有出息,我算是想明白了,跟你在一起我迟早要完蛋,为了弟弟,也为了我,今天必须跟你离婚。”顾轻柔冷眉倒竖,一脸绝情之色。

  • 一声苦&不堪的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创业钱&道。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 ,他放&确是鄙

    为了这个女人,他放弃了一切,更放弃了尊严,到头来换来的确是鄙视和抛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