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来人,耳环男笑问着,“哥,你怎么来了?”来的是吴亚,耳环男的大哥。“我不来你小子就废了,赶快给我走。”吴亚怒瞪几眼,冷冷道。“大哥,你别吓我好 好,我可没“我不来你小子就废了,赶紧给我走。”吴亚怒瞪一眼,冷冷道。。...

看到来人,耳钉男笑问道,“哥,你怎么来了?”

来的是吴亚,耳钉男的大哥。

“我不来你小子就废了,赶紧给我走。”吴亚怒瞪一眼,冷冷道。

“大哥,你别吓我好 不好,我可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再说了,你在这,谁敢欺负我?”

“行了,肥牛一会就到,你这里闹事,不是找死吗?”吴亚道。

“肥牛!”

耳钉男一哆嗦,眸中充满惧色,望了一眼韩一天,不甘地离开这里。

见到耳钉男离开,孙威又露出了嚣张模样,训斥众人胆小之后,跑去安慰顾轻柔起来。

对于孙威刚才无耻的行为虽然很反感,但孙威是她唯一的靠山,顾轻柔也不敢给其翻脸。

“你们继续,我去买包烟。”说完,韩一天匆匆离开。

在跟肥牛通过话之后,发现肥牛也在这里,两人在次会合之后,扫了一眼门牌号,韩一天推门而入。

“他妈的,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过来。”

见到推门进来的是韩一天,正在和弟兄喝酒的耳钉男满脸怒容,好大的胆子,竟然来找茬。

“他的胆子很大,但你的胆子也不小啊!”肥牛突然走进来说道。

“肥,肥牛哥。”

众人大惊,万没想到肥牛这尊大佬也来到此地,而且看起来跟韩一天很熟悉的样子。

波澜尚未平息,肥牛的举动在众人心中再次掀起万丈惊涛,只见肥牛搀扶着韩一天坐下,完全一副奴才伺候主子的模样。

众人如遭雷击,北海城地下王者,威名远播的肥牛哥竟然做起了奴才?对方还是一个不起年的黄毛小子,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来的正好,刚好帮我把欠的八万块还给他们。”韩一天抬首望着一旁的肥牛,淡淡道。

肥牛脸色骤变,冷眸如刀,如野狼般怒视着吴亚一行人,这群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勒索韩一天。

“吴亚,你他妈竟然勒索韩少?”

“肥牛哥,误会,这都是误会。”吴亚噤若寒蝉,战战兢兢道。

“误会你大爷,给我打。”

顿时几名大汉将吴亚按在茶几上,上去就是一折拳打脚踢,哀嚎声瞬间充斥整个房间,让人闻之毛骨悚然。

“肥牛哥,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吴亚苦苦哀求道。

肥牛面无表情,怒瞪一眼之后,转而看着韩一天恭敬道:“少爷,不知道你想怎么收拾这个废物。”

“留下八万块,然后走人。”韩一天淡淡道。

“没问题,这卡里有十万块,密码88888,多余的就当我孝敬少爷你的。”

留下一张卡,吴亚带着一众人连滚带爬逃离了包厢。

走廊外。

“大哥,刚才那小子是谁,怎么会让肥牛如此的恭敬?”耳钉男狐疑道。

吴亚狠抽一口烟,开口道:“能让肥牛忌惮的只有华城的姬爷,而北海城并无一人能让其感到忌惮,此子绝对不简单,并且绝非北海城中人。”

“行了,以后眼睛放亮点,今天能捡回一条命算我们命大。”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众人都心有余悸,不由得加快离开的步伐。

包房内。

“坐吧,好歹你也是北海城的王者,不能跌了身份。”韩一天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笑道。

肥牛点点头,深呼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肥牛见过无数达官显贵,但是能让他感到有压力的除了姬爷就属韩一天。

姬爷,华城顶级龙头,神一般的存在,统领华夏南部所有地下势力,三米之外,肥牛都两股战战,惊恐万分。

韩一天虽没有姬爷那种权势,但那一份贵族气质仍让他心惊胆颤,不敢直视。

“这十万块就当请兄弟们喝酒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把卡推到肥牛跟前,韩一天起身离开。

……

没有韩一天在的这一刻,众人更加的肆无忌惮,顾轻柔也忍不住疯狂起来,跟随着激情音乐,肆意扭动着身体,一杯杯红酒更是狂饮不止。

不过孙威的举动却让韩一天哭笑不得,这个家伙竟然在偷偷的藏酒,堂堂经理静坐做出如此举动,当真是无耻至极。

韩一天没有进去,经过刚才的事,他已经没多少兴致了,透过门缝望一眼顾轻柔之后便匆匆离开。

此时已经十点左右,咕咕乱叫的肚子提示韩一天该吃饭了,从下班到现在,只是喝了几杯红酒,再无其他东西下肚。

车子在街道上缓慢行驶,途径的餐馆不少,但韩一天却没有停下,他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顾轻柔最喜欢的一家店,他的爱情也是因为这家店正式开始——西岚火锅城。

一家中档餐厅,来往宾客不少,闻着诱人香气,韩一天径直走了进去。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在安静的一角独自享受着美食。

美味依旧,但物是人非,望着墙角那颗模糊的心形图案,韩一天鼻尖有些泛酸,三年了,你已经模糊不堪。

望着对面空荡荡的位置,韩一天深呼一口气,不愿在回忆过往。

突然,一名五官精致,长发披肩,身穿红色体恤,下身黑色短群,身姿堪称绝色的女子坐在了韩一天对面。

韩一天心中一颤,心中莫名悸动,以为顾轻柔来了,但看到陌生的面孔,心中居然顿时一阵失落。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气喘&到门前

    一小时后,脸色惨白,气喘吁吁的韩一天终于来到门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伸手打开了房门。

  • 着干啥&一旁的

    “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回家。”见到韩一天纹丝不动,一旁的女子忍不住呵斥起来。

  • ,告诉&续道。

    “不用,告诉我,你怎么来了?”韩一天蹙了蹙眉,继续道。

  • 一声苦&有尽头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 ,我一&都没买

    “自从嫁给你,我一件上千的衣服都没买过,各种高档餐厅更是望而却步,我真是瞎了眼,当初选择你这个废物。”

  • 出众的&一天精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 ”韩一&随后露

    “额,来了。”韩一天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憔悴的笑意。

  • 满心不&一天慌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