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身手敏捷度的男子抢先回到韩一天跟前,整了整零乱的衣衫,八十度一鞠躬,语气恭谨道:“先生,你好,我们24号销售员小王,很开心为你服务。”“能给我详细介绍一下车子的情况吗“能给我介绍一下车子的情况吗?”。...

一名身手敏捷的男子率先来到韩一天跟前,整了整凌乱的衣衫,九十度鞠躬,语气恭敬道:“先生,你好,我们8号销售员小王,很高兴为你服务。”

“能给我介绍一下车子的情况吗?”

“很愿意为效劳,先生这边请,小心路滑。”王龙摆出一个绅士礼,将韩一天引道车展大厅。

看到被王龙捷足先登,其他人都是一阵咬牙切齿和痛心疾首的哀嚎。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个有钱人为何要如此低调。”

“麻蛋,我以后若是在狗看人低我就不是人。”

经过王龙详细的介绍,韩一天对这里的车子有了一定的了解,一番斟酌之后,韩一天选了一辆比较普通的车子,但价格依旧却高达八十多万。

随后将韩一天引入高级贵宾室,王龙则去整理一些合同,一盏茶功夫,所有的手续都整理完毕。

握着圆滑的方向盘,韩一天深呼了一口气,这阔别已久的感觉让他心情激动,然而他知道,有些东西可以失而复得,但有的东西一旦失去,那将会是永远。

晚七点。

在孙威的带领下,众同事来到音巢娱乐门前。望着门外形形色色的豪车,孙威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来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豪门大贾,韩一天既然选在这里装逼,那他绝对会满足他这个心愿,他倒要看看,那可怜的私房钱能买几瓶酒水。

“今晚有人买单,大家千万不要客气,尽情挥霍吧。”说完,带领众人朝里面走去。

“你们来了,快请坐。”韩一天一边招呼众人,一边呼喊服务员。

接过酒水单,众人脸色巨变,随便一瓶酒都抵得上他们一个月工资了,此时无一人敢做出选择。

“没出息的东西。”冷哼一声,孙威把目光落在韩一天身上,邪笑道:“韩一天,这价格可有点惊人,你的钱应该够吧?”

“当然,我不怕钱不够,只怕经理你量不够。”韩一天轻笑道。

“妈的,老子非喝道你破产不可。”

心中一阵暗骂,孙威微笑道:“洋酒美容养颜身体好,这个必须选,这个波尔我们一人一瓶。”

众人一阵口干舌燥,一瓶一千块,他们八个人,这一下就是八千块啊,见到众人的反应,孙威一脸笑意,但看到韩一天不以为意时,顿时脸色阴沉无比。

上次随便点个菜韩一天都跟死了老爹一样,今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家伙到底有多少私房钱?

“这个酒口感太差,还是拉菲吧。”韩一天突然说道。

“拉菲?!”

孙威忍不住惊呼起来,拉菲可是顶级红酒,一瓶近乎两万,韩一天难道脑抽筋了不成,这作死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别愣着了,我们可都等着呢。”韩一天催促道。

服务员瞬间回神,恭敬道:“请您稍等,马上就来。”

出了门口,服务员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感让他知道这不是在做梦,里面那位看似屌丝的家伙,是个土豪。

拉菲选择的顾客不少,但先个韩一天这样当水喝的,还是首例。

韩一天的变相炫耀,让顾轻柔极其反感,尤其韩一天还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更是让她感到恶心。

真以为请大家娱乐,就能令她回心转意?

“你们先玩着,我让他们送点点心过来。”说完,顾轻柔走了出去。

点歌的屏幕上就可以通知服务员,但顾轻柔却舍近求远,这一做法让韩一天摇头苦笑,看来顾轻柔没有改变对他的看法,在顾轻柔眼中,他依旧是一个靠着私房钱作死的屌丝。

“顾轻柔,你越这样我越喜欢,因为到时候你会更加的失落,后悔。”

走廊上,三四名纹身大汉将刚从包间出来的顾轻柔围在中间,其中耳钉男子更是抓着顾轻柔白嫩手腕,面带淫邪笑容。

“小妞,你有福了,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今晚把老子伺候舒服了,绝对让你好处不断。”耳钉男邪笑道。

“流氓,松开我,在不松开我就要喊人了。”

“他妈的,不识抬举的东西,老子今天非玩死你不可。”

顾轻柔的不识抬举,让耳钉男瞬间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顾轻柔脸颊瞬间隆起,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

恰好从包间出来的众人刚好看的这一幕,但无一人敢上前制止,就连孙威这个现男友,看到对方的阵势装扮,一看就是社会人、练家子,也都选择沉默。

“看什么看,再看弄死你们。”耳钉男怒视众人,恶狠狠道。

“孙威,救我,救我啊!”顾轻柔歇斯底里道。

面对顾轻柔的呼喊和众同仁投来看热闹的目光,以及韩一天嘴角的笑容,孙威只好撞着胆子理论,毕竟他可不想韩一天看到他的怂样。

“兄弟,他是我女朋友,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来什么?”孙威唯唯诺诺道。

耳钉男上下打量一下孙威,不屑道:“你女人勾/引我,拿了钱,但却不办事,我不收拾她收拾谁?”

“搞错了,你肯定搞错了,我女朋友很正直的,她可不是小姐。”孙威忙不迭道。

“擦~,你说不是就不是,想让她走也可以,不过要把老子的钱给退回来。”

看到孙威一身名牌,耳钉男顿时起了坏心思,美女玩不成,敲诈一点钱也是不错选择。

“没问题,你的损失我来赔,不知道大哥你损失多少钱。”

看到对方只是想要钱,要是随便几千打发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孙威心里窃喜,这样一来不仅能在韩一天面前保存面子,还能赢得顾轻柔芳心,绝对是一举两得好事情,此时的孙威不由得挺起了腰板。

“八万!”

孙威心头一颤,这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预算,对方摆明了是在敲诈,但明知如此,他却无能为力,虽然这个钱他出得起,但一下子为顾轻柔拿出这么多……

韩一天玩味的看着孙威,这就是扬言守护顾轻柔的男人,但此刻孙威明显是犹豫了,孙威面对强敌,缩了脑袋,为了钱开始了犹豫。

此刻他很想知道顾轻柔是什么心情,孙威真的是她想要的男人吗?她此刻就没有一丝后悔吗?

“轻柔,我今天没带钱包,要不你就陪对方一晚吧。”孙威低着头,小声嘀咕道。

孙威的一席话让众人大跌眼镜,不敢相信一表人才的孙威竟如此的无耻,韩一天也是一脸错愕,本以为孙威只是犹豫,万没想到会是这个选择。

此时他开始有点同情顾轻柔起来,关键时刻却被自己选择的男人抛弃,这种滋味恐怕很不好受吧?

“孙威,你还是人吗,我可是你的女人,你竟然让我去陪外人?”

顾轻柔满目狰狞,森冷的目光直视孙威,孙威的一席话让她心如刀绞,愤愤不已。

望着顾轻柔绝望悲痛的神情,韩一天心有不忍,虽然两人之间再无瓜葛,但毕竟是她爱过的女人。

“呵呵,韩一天你还是心软了,你还是无法忍受这个女人被欺负。”

心中一阵苦笑,韩一天走上前去,冷笑道:“兄弟,你这个借口是不是过于拙劣了。”

“你他妈的是谁,竟然敢管老子的事情,信不信我弄死你。”耳钉男怒视韩一天,冷冷道。

“韩一天,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就算陪他也不会欠你的人情。”顾轻柔冷冷道。

顾轻柔有一直坚信她的离开是正确的,没有韩一天她会过的会更好,毕竟当初是她先提出分手的,虽然现在处境危机,但她不远接受韩一天的任何帮助,在其看来,韩一天的好意是对他是最大的羞辱。

韩一天一脸诧异,如此处境顾轻柔都不愿接受他的帮助。

难道在顾轻柔眼里他就是如此不堪吗?

“小子,听到了没有,人家很讨厌你,识相的给我滚一边去,否则收拾你。”耳钉男鄙夷道。

就在此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名脖带金链的男子在几人簇拥下走来。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在等你&。”顾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 韩一天&捂着火

    “轻柔,你居然跟我说这种话?”韩一天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 韩一天&“你要

    面如寒霜的顾轻柔好不怜悯的给了韩一天一巴掌,恶狠狠道:“你要是不满意就滚蛋,没人会拦着你。”

  • 确是鄙&视和抛

    为了这个女人,他放弃了一切,更放弃了尊严,到头来换来的确是鄙视和抛弃。

  • 东西,&般,我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 任怨,&又一次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 告诉你&弟,我

    “韩一天,我告诉你,那是我亲弟弟,我决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你必须帮我照顾他。”顾轻柔面色蒙霜,语气冰冷道。

  • 以后在&话,惹

    “哦,对了,以后在公司别跟我说话,惹我不开心,小心让你卷铺盖走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