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昌明喜滋滋的选择接受,吃了两口,随即恶狠狠地地说:“要也不是人家邹凯,我怎么能吃到蟠桃园的水果,哎,这女婿还倒不如一个外人有当心。”“是!”秦思然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就是!”秦思然也在一旁添油加醋,“这蟠桃园的水果就是不一样,就是比一般的好吃,还有那长白山的人参,对爸的身体可是很有帮助的!”。...

秦昌明喜滋滋的接受,吃了两口,随后恶狠狠地说道:“要不是人家邹凯,我怎么能吃到蟠桃园的水果,哎,这女婿还不如一个外人有小心。”

“就是!”秦思然也在一旁添油加醋,“这蟠桃园的水果就是不一样,就是比一般的好吃,还有那长白山的人参,对爸的身体可是很有帮助的!”

秦安然神色一黯,他们说的话,她无法反驳。

林枫这时候小声说道:“其实我也带了礼物来,专门买给爸的。”

说完还提了提自己手里的两袋东西。

这不说还好,一说一下子就把秦昌明的火气给说上来了。

“你还有脸说?这多长时间才来,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啊,还有你带的是什么东西,哎,算了你能带东西就不错了, 我也是奢望太多!”

秦思然接口道:“嘿,这不是巧了吗,你带的竟然也是水果,呵呵,让我看看,翠微苑?翠微苑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跟蟠桃园比?”

邹凯听到翠微苑,脸色一变,他当然知道翠微苑是什么地方,那是全天海最为高档的消费场所,是宁海林这等人物去的地方。

他有幸去过一次,还是被人给带去的。

那一次他真正见识到了上流社会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也第一次明白,自己兜里那俩钱,在真正富豪看来,跟俩钢镚也没啥区别。

“怎么可能是翠微苑?”他压下心中的震惊。

连他自己去翠微苑,都要被其他的大老板带着去,林枫这种屌丝,怎么可能去这种高档场所。

因此他马上就断定,这肯定是假的!

他想拆穿林枫,却发现周围人并没有对翠微苑这个名字,产生过大好奇,心下知道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自然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神奇之处。

“还有,你这个还没有巴掌大的雪莲,是从哪个地里刨出来的,长得还挺好看的,这种小玩意,也想拿来糊弄事,你当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啊!”

秦思然毫不留情的呵责,就像她原来无数次做的那样。

邹凯冷眼旁观,决定暂时不说话,自己火上浇油反而会引起安然的反感,现在这局面,林枫已经应接不暇了。

“这可不是普通东西,这是瑞士雪山上的雪莲,是我专门送给爸的,听说对心脏有特别好的效果。”

林枫为自己辩解。

不过在众人听来,解释不过是掩饰。

“你瞧瞧你带来的东西,真是,哎,我都懒得说,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林枫疑惑了:“翠微苑,你们没听说过吗?这个果篮可是翠微苑里的,一般人花钱买都买不到呢。”

“翠微苑?!”

“林枫,你现在还学会骗人了是不是?什么翠微苑的,我们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地方,就算是真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兜里那俩钱,比你的脸都干净,大白天你在做梦?”小姨子继续嘲讽。

邹凯笑了一声,这一家人可真是土鳖,连翠微苑都没听说过,不像自己,可是去过那里的人。

让邹凯意外的是,秦安然竟然也没听说过翠微苑。

他心中对秦安然看轻了几分,被他看中的女人,不应该没有这种见识的。

“我倒是知道翠微苑,不过眼前这个果篮肯定是假的!”

邹凯冷冷发声,他甚至都没细看,凭他对林枫的了解,他不可能有真正翠微苑的果篮。

“我去过翠微苑,那里的确也有果篮,不过很显然林枫手中这个是假的,不过他有一点倒是说得没错,翠微苑的确是天海最为高档的消费场所,不知道是听谁说的,就开始在这里卖弄起来呢。”

“好啊你林枫,现在还学会撒谎了是不是!”

小姨子的目光如利剑一样逼视过来。

岳父岳母也是铁青着脸,秦安然脸色阴沉,不发一言,没有为林枫辩解,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把你的东西都给我拿走,我不用你的任何东西,以后你也别来看我!”

秦昌明最为暴躁,直接就把果篮给摔在了地上。

“还有你这什么瑞士雪莲,要真是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你拿回家自己享用去吧,我没那命,享受不了这么珍贵的宝贝!”

秦昌明看也不看,把雪莲也往地上扔。

果篮扔了,瓜果散落一地,林枫道不是太可惜,可这雪莲价值珍贵,他眼疾手快,抢先一步把雪莲给护在了手中。

秦昌明看他这样,更是怒火攻心,一阵剧烈的咳嗽,咳的满脸通红。

“安然,赶紧把林枫给我赶走,以后你们不要来了,真要把你爸给活活气死你们才甘心吗,我还想让他多活几年呢。”陈晓丽气急败坏的说道。

秦安然脸上清泪,无声滑落。

被自己亲生母亲这样痛骂,简直就是一刀一刀扎自己的心脏。

“林枫,你是聋了还是怎么样?没听见我妈说让你滚啊,非要让我赶你走不成?”

秦思然从来不会让林枫失望。

邹凯面色沉重,退在墙角,同样一言不发,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巴不得局面继续升级,动手简直再好不过了。

“你们这是吵什么?”

病房里又进来一个人,是李思雅。

她的到来,让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滞,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思雅,你怎么来了?”

最先开口的是秦安然,李思雅事先并没有跟她说过来探望,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李思雅先是打量了一番豪华的特级病房,眼中闪过一抹光芒,赞叹道:“果然不愧是特级病房,比我住过的五星级酒店也差不了太多!”

随后她又注意到了病房里的人,有那个她最讨厌的林枫,还有墙角那个她从来没见过的帅气男人。

从这个帅气男人的目光中,她明白,这个男人跟秦安然有关。

这是女人的直觉。

最后她注意到了脚边的水果。

李思雅今天穿了一条精致的黑色包臀裙,将她玲珑有料的身材发挥到了极致,在来医院的路上,她已经感受到了数十道男人火热的目光。

表面上她不动声色,内心她欣喜若狂,能被陌生男人注视并念念不忘,是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就。

第5章 邀约

2021-01-14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顿时&喜笑颜

    陈晓丽平时就信佛,听说竟然还是专门开过光的,顿时喜笑颜开:“严浩,你这个礼物实在太贵重了,妈妈太喜欢了。”

  • 丽身边&致的盒

    秦思然走到母亲陈晓丽身边,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 &该偷着

    严浩笑眯眯的看着林枫:“怎么样林枫?能有个看大门的工作,你都该偷着乐了吧!”

  • 林枫的&连看的

    陈晓丽一看,林枫的礼物,竟然从口袋里随手拿出来,顿时厌恶之情更盛,连看的心情都没了。

  • &颤抖起

    林枫握紧双拳,牙关紧咬,双目泛红,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 虽然从&安然每

    虽然从小和妹妹都不对付,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妹妹,秦安然每个月都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给秦思然,要不然严浩和秦思然吃饭都成问题。

  • 然起身&手机上

    林枫木然起身,刚转身走进厨房,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