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之誓约说的是谁  

 

 帅气逼人洒脱的更年轻警察雷九天在中执行任务的时候被魔王诱惑,步入到了异世界。在实则平静的村落里,又有什么怪事?到底是什么,居然带给如此奇遇?在魔与鬼之间,他又会作出什么决择?到层层假象后,又会有什么人在操纵一切?他又是否可以能打垮魔王?  【天堂新书林林欺有点奇怪的看着他,她走过抓住王海的手,本想把他拉起来,没想到却被王海一把打开,还有惊恐的眼神瞪着。。

  发现了自己的心意后,王海整个人就消沉得不行,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了,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坐在沙地里任自己的万千的思绪变成乱麻。看着眼前的手,王海慢慢的沿着手向上看去,看着那人背着阳光的脸,心中不免有种东西泛滥成灾,仿佛要胀满整个胸腔一般。他伸出手,就要和那只手握住,想着“王海你已经没有救了,既然都是这样了,都这样了的话,就把那些担心的东西丢掉吧,怪只怪命运为什么要安排他们相遇。

  突然一根银针向他们快要交握的手之间的空隙射去,林林欺立马收回手,转过身寻找银针的来源处,她瞪着沙丘上站着的罗青,神情冷漠的道:“你果然是被派来杀王海的。”

  想了一番自我安慰的话,林林欺脸上不再那么绝望了,现在的她认为雷九天有被救回的可能。可是她闪电般奔跑的身影却突然停了下来,不甘心的用力的跺了一下脚后,又重新闪电般的向后跑去,等好快要跑到了时候,远远地就看见王海还在那里傻子般的坐着,还是原来的那个姿势。林林欺不想再和他说清楚了,他现在赶时间非常的赶时间,所以她拽着王海的领子,就是一阵飞奔。王海突然被人拖住后领,惊慌之下,手肘像后的探去一个反折,将抓着他的人从他肩膀上甩过去,哪想到抓着他的人,抓他抓得非常的紧,虽然身体被甩了出去,可是手还是抓着王海的衣领,于是王海被带动,也像前扑去,两个人抱成一团的从沙丘上一路往下滚。

  男人说着同时掷出手中的银针。林林欺和王海早有准备,所以两个很轻易的闪开了,林林欺闪到一边冲着沙丘上的人说道:“你们在组织中布置的有人对不对,先是给王海特意给他挑了一个有毒的面包放在他的背包中,想让他死得无声无息,而且你身上还带得有武器装备,如果内部没有人的话是不可携带这些东西的……”

  感觉到自己的无形丝被那个钢刺缠绕住,王海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包宣冷笑看着王海那一幅让他感到愉悦的表情,说道:“你一定奇怪我怎么可以看得到你的武器是吧,呵,其实不是我看得到,而是‘它’看得到。”“怎么会?”王海不相信的瞪着他手中的那个像一根被加大的几十倍的针一样的钢刺说道疑惑道。“虽然我很讨厌解释,可是我看在你就快要死的份上,就告诉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武器,这还要从那个森林中说起呢,自从上次你用这个东西杀死了我们三个伙伴,而且是还逼和主人不得不对其它同伴催动狂化程序,我们可是对你的实力都是刮目相看啊,所以这次特别的研制出这种能够吸附无形丝的武器,你应该感觉到光荣,能够让我们的主人特意研制专门对会你的武器,你可是虽死犹荣啊。”随着男人的话一说完,王海就感觉自己跟着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包宣拉去,而那个钢刺正对着他,王海急忙将拖住他身形的无形丝用另一只手上的丝割断,然后向个起落向后退去,虽然听完了男人的解释,可是王海心中还是惊讶不已,先不说那个“大针”的吸附能力,就是它本身的氢制的材料也让王海心惊.他的无形丝可是锋利到石头也能被绞碎的程度啊,刚刚包宣拉让自己的无形丝在止面越缠越快,让自己不得不割断手中的丝才止住向前扑去的身形,而自己的无形丝对那个武器却是完全没有影响,现在的形势对自己的非常不利,别人是有备而来的,还准备了这种武器,是想让他绝对不会有生还的机会吗!

  --------------------------------------------------------------这是大结局哦吊吊你们的口味嘿嘿……

  “我早说了知道得越多的人就会死得越快——”说完沙丘上的罗青几个瞬移就到了林林欺的身边,同时拿着手中的差不多有十公分长的钢刺向他扎来,而被罗青做的动作和说的话弄和疑惑的王海,当知道罗青是来杀他的,整个人变得愤怒不已,想到自己在黑狱森林中的遭遇,还有说过的话——“不要让我有机会出去,不然的话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手中幻了无形线向着下来的罗青绕过去,可是却被一个身影用钢刺挡住了。

  林林欺虽然奇怪可是现在不是解答疑惑的时间,她快速的开口说道:“现在这里越来越危险,你快点跟我走,我们要立马离开这里。”哪想到王海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还是用那咱神情瞪着他。“不会的……不会的……我喜欢的是烟子,能力之国最漂亮的烟子,是女孩,不是眼前的这个丑八怪,不会的……王海你清醒一点……”

  雷九天看着远方升起的朝阳,眼睛中隐隐泛着泪光,他告诉自己,只这一次,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的多愁善感,以后没有时间再做这种无聊的事了,有更多的传奇和冒险在等着他,迎接着他去闯荡,去征服,不对,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世界主宰我们的同时,我们也成了其中一份子,担当不可缺少的一个成员,雷九天已经准备好,洒满阳光的脸不再彷徨,不再软弱。他全身都是力量,随时迎击未知的世界,世界是最无穷无尽的,它永远是人类征服路上的背景,也是必定的结果。

  林林欺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站起真走到王海身前,伸出手,说道:“走吧,我用最快的速度带你出去。”

  感觉到自己的无形丝被那个钢刺缠绕住,王海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包宣冷笑看着王海那一幅让他感到愉悦的表情,说道:“你一定奇怪我怎么可以看得到你的武器是吧,呵,其实不是我看得到,而是‘它’看得到。”“怎么会?”王海不相信的瞪着他手中的那个像一根被加大的几十倍的针一样的钢刺说道疑惑道。“虽然我很讨厌解释,可是我看在你就快要死的份上,就告诉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武器。这还要从那个森林中说起呢,自从上次你用这个东西杀死了我们三个伙伴,而且是还逼和主人不得不对其它同伴催动狂化程序,我们可是对你的实力都是刮目相看啊,所以这次特别的研制出这种能够吸附无形丝的武器,你应该感觉到光荣,能够让我们的主人特意研制专门对会你的武器,你可是虽死犹荣啊。”

  "刷”的一声。林林欺和王海早有准备,所双两个很轻易的闪开了,林林欺闪到一边冲着沙丘上的人说道:“你们在组织中布置的有人对不对,先是给王海特意给他挑了一个有毒的面包放在他的背包中,想让他死得无声无息,而且你身上还带得有武器装备,如果内部没有人的话是不可携带这些东西的。”“我早说了知道得越多的人就会死得越快——”说完沙丘上的罗青几个瞬移就到了林林欺的身边,同时拿着手中的差不多有十公分长的钢刺向他扎来,而被罗青做的动作和说的话弄和疑惑的王海,当知道罗青是来杀他的,整个人变得愤怒不已,想到自己在黑狱森林中的遭遇,还有说过的话——“不要让我有机会出去,不然的话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手中幻了无形线向着下来的罗青绕过去,可是却被一个身影用钢刺挡住了。

  公元2650年。

  沙丘上的人罗青却呵呵笑着说道:“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个聪明人啊,可是就算你知道了,你们也逃脱不了死的命运,哈哈——而且你们还会死得更快。”

  而这时和林林欺打得不可开交的罗青,却大叫着:“一号,你可是不能独享啊,给我留着,等我收拾了这小子,也让我给他扎上两针,我这两天可是受够了。”一切都够了,雷九天知道自己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使命,在能力之国中他学到了很多,体会到了很多,交了一群值得付出真心的朋友,有一堆关心爱护帮助他的人,这就够了,虽然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等待在他和他的伙伴,可是他知道不管危险来得如何凶猛,他们都可以克服,只要伙伴们还在,只要他们还在,就一定会守护这个国家,守护他们的理想,从来没有放弃过的理想。英雄在等待着出击,阴谋者在等待着机会,平凡者每日都重复着一种方式的生活,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终极智能是什么东西,人类的价值是什么,雷九天似懂非懂,他凭着他的信念,他的使命生活,这就是他。精彩的人生属于每一个人,是每一个人可以享有的权利,不要被任何东西所束缚,不要被任何东西牵制,活出自己的精彩,活出自己的风格,才不会有遗憾,才不会无聊得感到后悔,如果想想通活着的意义就跟解悟时间是从哪一个刻开始,又从哪一刻停止一样另类,它是一个谜,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有人猜透的迷,一个没有答案的谜。雷九天现在可以堂堂正正跟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朋友说,“杨建桥、王磊、杨一鸣、陈紫心,我雷九天永远是你们的潇洒哥,在哪里我都活得同样业精彩,做什么都值。”内心虽然激动,可是表面却是平静如水。

  当滚动的身形终于停止的时候,王海甩了甩满是沙子的头,整个人都被转晕了,晕得快吐了。人也是半天没想着要爬起来,而被他压在下面的林林欺也是一样,此时她因为眼睛中时了沙子,眼睛好痛,所以流着眼泪,汪汪的用力眨着刺痛的眼睛,转得发晕的王海终于能够集中视线了,当他定住眼神首先看到便是身下那人皱着眉眨着眼的样子,王海定定的看着,“噗通……噗通……噗通”听到自己的心脏用着仿佛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的趋势沸腾着,王海心想“王海……你完了……”坐起身的林林欺使劲的甩着头,待那股晕劲儿终于缓过来的时候,她看见王海背对着她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安静的诡异,心想“真麻烦,劝也劝不走,扯也扯不走,还是不管他算了,何况根本没有那种速度,自己带着他也只是多了一个累赘,可是……”

  看着王平平带着雷九天已经越跑越远,林林欺十分着急,没有心情再和王海纠缠下去了,她快速的向前追去。其实在她心里,虽然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可是每个人都是一这样,在最绝望最不感相信的时候,总会找一个借口让自己可以却相信。

  林林欺有点奇怪的看着他,她走过抓住王海的手,本想把他拉起来,没想到却被王海一把打开,还有惊恐的眼神瞪着。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用最快

      林林欺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站起真走到王海身前,伸出手,说道:“走吧,我用最快的速度带你出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