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宠溺:独爱娇盲妻 小说  

 

 宁姝是屈光不正,人们口中的睁眼瞎。她被父亲送上男人很陌生男人的床,受了半年的折磨。“宁姝,你叫我什么?”云宸西嘴角轻轻向下勾起,冰冷的声音浸着笑意道:“叫老公。”宁姝忍着身上火辣辣的灼烧感,伸手在地上不停地摩挲着打碎的瓷盘。。

宁姝温柔的笑道:“我没事,要是划到其他人就不好了。”

金边骨瓷的盘子盛着还在冒热气的鱼汤,劈头盖脸的浇了她一身。

李妈端着方便面刚出厨房,就看着宁姝手上的鲜血,正顺着胳膊肘吧嗒吧嗒的滴在地上。

冷冷的男声自头顶响起,宁姝恍然发觉面前的阴影几乎遮住了所有的光,自然不可能是窈窕的云夫人。

这两年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自然也没有和她有过几次接触,大约记得好像姓宁。

抱着孩子的云夫人厌恶的从她雪白的指尖上踩过,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从指尖传来,几乎令她叫出声。

知晓孩子正看着自己,宁姝硬是强忍着一声也没吭,俯首道:“妈,路上小心。”

宁姝借着正午的阳光,隐约看见门口处好似有个光点,大概是碎片?

“我奶奶呢?”云骋棋自楼梯口扫了眼宁姝,轻蔑道,“你这个丧门星,又惹奶奶不高兴了吧?”

“这菜上还带着泥巴!”

云聘棋一眼就看见了那已经囊了的泡面,又看着宁姝脸上温柔的笑容,瞬间火了,接过面扣在了她的头上,怒道:“你自己吃吧你!”

“宁……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不见东西的眼睛里蕴了些水汽,却面上仍带着三分温柔道:“不合口味吗?我让他们重给你做。”

“麻麻?”怯懦的声音自拐角处传来,幼齿喃喃,吐字不清。

猛地眼前恢复了些许朦胧的光,似乎那人并不关心她在干什么,随口一问就离开了。

“李妈,我去送吧,”宁姝知晓李妈怕挨骂,赶忙接过了碗。

门内的孩子不耐烦的应承了一声,直到宁姝手酸的都快端不住碗,才将门打开。

父亲用不正当的手段,将自己送上了云氏集团的少总——云宸西的床。

若不是小宝的出生,自己早就被一脚踹开了,毕竟谁家愿意要一个几乎全瞎的儿媳妇。

她赶忙爬过去用手摩挲,生怕旁人不留意下扎了脚。

第8章 高烧

2021-01-14

第20章 设计

2021-01-14

书评(216)

我要评论
  • 金边骨&子盛着

    金边骨瓷的盘子盛着还在冒热气的鱼汤,劈头盖脸的浇了她一身。

  • 恶的从&上踩过

    抱着孩子的云夫人厌恶的从她雪白的指尖上踩过,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从指尖传来,几乎令她叫出声。

  • 嘲的摸&眼,云

    说罢,有些自嘲的摸了摸自己的双眼,云家烦自己,她从踏进这个门第一天起就知晓了。

  • 下的宁&的菜汤

    哗啦啦——所有的盘子从桌上掉下碎了一地,桌下的宁姝自然也挂了一身五颜六色的菜汤。

  • 将桌子&布一掀

    “睁眼瞎!我们云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个赔钱货!”贵气的妇人见状更是恼怒,索性将桌子上的餐布一掀。

  • “干什&惹这个

    “干什么呢!叮叮当当的!拆家啊!”七八岁的男童满不乐意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佣人们赶紧放轻了脚步,不想去招惹这个小祖宗。

  • 懦的声&,吐字

    “麻麻?”怯懦的声音自拐角处传来,幼齿喃喃,吐字不清。

  • 愣着干&少夫人

    她听到门被关上,反倒松了口气,管家李妈正好从楼上下来,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宁姝,对一旁的佣人怒斥道:“你们愣着干什么?难道要少夫人收拾家吗?”

  • 兴,又&声音不

    “我们说了不让少夫人做饭,现在惹了夫人不高兴,又不能怪我们,”佣人们满不乐意的嘟囔,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宁姝听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