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阮家大小姐,看不顺眼亲爹的奸商行径,没办法实力坑爹的一把了!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亲爹是坑到了,只可惜把自己也给坑了进来,凭白多了一个未婚夫!阮清舒:“你你你……你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得到消息说父亲重病,急忙连夜从国外赶回来探望,谁知一进门却被告知自己马上就要订婚了,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

那小团子现在长大了,不会是一只大号的团子吧?

阮清舒看着酒店的大门越来越近,心中又气又急,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只能被强迫订婚了吗?

眼看着到了酒店门口,坐在前排副驾驶的管家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

阮清舒激凌凌打了个冷战,不行,这婚事绝对不能定!

她的眼神无意识的从车窗玻璃上掠过,里面倒映出一张妆容精致、明艳娇美的面容,她忽然眼睛一亮,有了!

“各位来宾,咱们望眼欲穿的女主角终于到了,现在让我们有请阮清舒阮小姐隆重登场!”

管家欣慰地抬头去看,却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啊!”

“沈总,请问您跟阮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又是如何开始恋爱的呢?”

阮清舒带着哭意的声音响起:“我刚才在喝水,但是车子忽然停了,杯子里的水泼在了脸上,把妆容糊花了!你去后面车子上给我把化妆盒拿来,我赶紧补一下妆!”

“这门婚事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现在就要回A国!”

阮清舒挣扎着喊道:“爸,我听说顾家已经在避开阮家的锋芒,转向别的产业,以后再也不会跟咱们家抢生意了,您何必一定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呢?”

总之所有人对那个出国十几年,在圈子里印象极为淡薄但是看起来运气爆表的阮小姐空前好奇起来。

“我是清舒的未婚夫,出现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阮总为什么这么惊讶?”

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得到消息说父亲重病,急忙连夜从国外赶回来探望,谁知一进门却被告知自己马上就要订婚了,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

到了订婚宴会的酒店,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不但有遍地的鲜花气球香槟塔,还有遍地的记者,长枪短炮林立,阮季同下了功夫,但凡数得上名号的媒体都请到了,为的就是让阮顾两家联姻的事情板上钉钉,让顾君平丝毫没有反悔的余地!

自家小姐实在太能折腾,从家里开始一直到路上,跳窗、爬树、要吃的、上厕所……逃跑了起码有十几次!谢天谢地酒店到了,要是这条路再长一点,他恐怕要被折磨的短寿二十年!

沈靖手上端了一杯白兰地,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闻言挑了挑眉,也带着几分好奇转过头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一口酒“噗”地喷了出来!

“混账东西,你敢!”阮季同勃然大怒,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但是目光忽然触到女儿那如雪般的肌肤,却忽然顿住了。

第9章 失手

2021-01-13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阮清舒&满了怒

    阮清舒愤怒地站起身就往外走,妍姿明媚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怒意。

  • 贵,却&自主给

    沈靖身形高大挺拔,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急不缓的走过来,明明看起来俊美矜贵,却又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一路上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给他让开了路。

  • 待已久&”

    沈靖一愣,接着唇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起来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我们是相亲认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一见面,我就有了感觉,觉得心里期待已久的那个人就是她了。”

  • 的锋芒&,转向

    阮清舒挣扎着喊道:“爸,我听说顾家已经在避开阮家的锋芒,转向别的产业,以后再也不会跟咱们家抢生意了,您何必一定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呢?”

  • 不知道&局!

    再看看面色红润、精神百倍的父亲阮季同,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

  • &家的产

    顾家和阮家是生意场上的对手,两家的产业有一大部分重合,经常为了争夺订单和客户拼的头破血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