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无情首席的正牌妻》是作者如诺贤淑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的是主角靳楠霆和苏挽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的片段:我叫苏挽,我坐了三年牢。  从18岁到23岁,从苏家艳丽夺目人人侧目的大小姐,到心如蛇蝎手上带着人命还气疯亲生父亲的丧家犬。  入狱那天,我把三年来改造后所得的两万多块都交到了林郁。这些我用不上,所以靳东城说过,帮他不认罪,入狱就跟我结婚了,三年的最美的年华,三年的锦绣前程,他会补我一百倍。  我义无反顾,父亲给我请的律师给我陈列展示出稍稍松口就能被推翻整个检控的理由,虽然我只说是我。  我切记他的一百我酝酿了措辞,准备去靳楠霆的书房,刚走到了门口,艾米把一盏银耳汤端给我,哀声叹气:。

靳楠霆似乎呼吸变得急促,汤匙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一把把领带扯开。

我把银耳汤放在他的手边:“这是厨房给你准备的银耳汤,说对上火好。”

如果有机会,我想回到父亲的30岁,从那个时候告诉父亲,我会永远听他的话。

银耳汤被人动过手脚!

我像是被摁在砧板上的鱼,被男人用几乎把我折断的力量抬高我的腿,

我的眼眶顿时有点湿。

可是,下一秒我的后脑被紧紧扣住,被直接压向男人。

“你的东西都被砸了。”不知道为什么,靳楠霆的声音似乎有点烦躁。

我从来不知道男女力量的悬殊有这么大,还是靳楠霆天生让一切溃不成军,我已经拼命挣扎,但是我越挣扎似乎就让这个男人更亢奋,我被压在决定几千亿资金流向的办公桌上,几乎很快衣不蔽体,本来质量不过关裤子被直接撕碎。

“谢文钦那边呢?需要宋徽配合吗?”靳楠霆抬头看我,目光幽深凌厉,透着不可名状的压迫。

冷酷首席的正牌妻第20章 被摁在砧板上的鱼

“有什么需要的吗?”敲击声停,传来了汤匙碰撞碗壁的声音:

说起周茗薇,而且这些天我虽然被佣人们隔离排挤,但是多多少少听到过周茗薇的风声,好的坏的都有,好的是第一名媛,绝美高挑,海外家族资产让国际大鳄都咋舌,本身还是设计界的宠儿,就算五年前的我在她的面前也黯然失色。

“下午我会离开靳家。”我很快说道,耳濡目染我学了宋徽一些习性,靳楠霆的风格喜欢简洁而有效:“特别向霆少汇报。”

“哎,霆少最近好像特别忙,眼睛都有血丝,吃个银耳羹温胃下火,你一定要让霆少喝下去啊。”

我想起父亲,父亲三十岁的那年,也是公司特别忙,压力疲惫口腔里都是水泡,我才三岁不到,但是我捂着一小碗银耳汤等父亲回家,颤颤巍巍端给父亲的时候还带着我小身板温出来的体温,父亲很感动,每年都会拿这件事说我从小很贴心。

但是这是真是假都不是我保持距离的原因,只是苏卿卿让尝过有多痛,所以愿人间不见断肠!

“工作再忙也要保重身体,拖垮的身体跟宠坏的儿女一样,让一切清零。”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靳楠霆在商场上有着见血封喉虎狼之势的凌厉,但是却沉淀着堪比伦敦绅士的礼仪,静谧的空间里,连汤匙碰撞碗沿的时间间隔都均匀的像是可以通过秒表测定。

直到我咬死了认罪,法院宣判的时候,父亲还不能接受的喃喃自语,说他我两岁多那么乖,为什么会这样?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的青睐&的问题

    我不置一词,我知道艾米希望得到靳楠霆的青睐,每天挖空心思的引起靳楠霆的注意,但也是真的关心他的身体,但是靳楠霆吃不吃我不在意,这是女友才需要关注的问题。

  • ,靳楠&的光线

    书房里没有开灯,只有几个同时运作的电脑屏幕发出湛蓝的光,靳楠霆冷硬的容颜在蓝色的光线下更显得深邃尊贵。

  • &是我保

    但是这是真是假都不是我保持距离的原因,只是苏卿卿让尝过有多痛,所以愿人间不见断肠!

  • 霆少多&了,我

    “你一定要劝霆少多少喝一点。”艾米一脸谆谆嘱咐:“霆少马上满三十岁了,我听宋助理说,霆少口腔都起水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