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帝都顶级豪门司家唯一的继承人,他与她天差地别,却在全城媒体的瞩目下,高调正式宣布与她定婚,让她一夕之间成了整个帝都最自豪的女人。新婚那天夜里,她带着浓浓的恨意离开了,沙哑磁性的男音诱着酒意上头的宋觅夏不断的沉沦。。

她紧紧的抓住男人的衣袖,声音艰难:“救、救救我。”

怎么现在就一丝不挂了?

而且,一向被他放在心尖儿上小女儿攀上司家,给他立了这么大的功,这个小要求他当然会满足。

浑身发软的宋觅夏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狞笑猥琐的男人朝着自己压下来。

可感觉到被子下面不着丝缕的身体,潋滟的水眸一凝,动作倏地停住。

“让我当伴娘是吧,好啊。”

“宋小姐,我可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我就想尝尝你的滋味儿。”

“你!”

“小姐考虑的怎么样?”

宋承志挂了电话过来,笑得红光满面的。

程坤后面说了什么宋觅夏没听到,她的脑子已经完全被‘司少’两个字给占领了。

这声音……

宋承志怒气上头,抬手一巴掌搧了过去。

腰间传来针扎似得疼。

宋承志冷眼瞪着宋觅夏:“你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要不是菲菲得到司少的青睐帮你收拾烂摊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动了动,感觉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正要坐起来,就听磁性的男音响起:“醒了?”

就在程坤以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会被直接扔下楼的时候,司北爵弯腰,一个打横将怀里的女人抱起,“记住你说的话。”

“什么人,放开司少!”

“司少,宾客都已经到齐了,宋小姐也在楼下等着了。”

第4章 大闹

2021-01-12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宋觅夏&大树踩

    看着这父女两一唱一和的,宋觅夏嘲讽的嗤笑出声,想攀上司家这棵大树踩她?

  • 墅里面&。

    宋觅夏刚踏进家门,就见别墅里面张灯结彩的,一派喜气洋洋。

  • 天,她&我们家

    不过今天,她像是没听到似得,高兴的跟在宋觅夏身边:“姐姐还不知道吧,司家刚刚派人过来了,说是要和我们家联姻。”

  • &烫的她

    男人轻笑一声,薄唇凑近,炙烫的呼吸喷洒在宋觅夏的颈弯,烫的她一阵轻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