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护士给苗小凡的两个眼睛里都滴了药水,然而,不一会儿,苗小凡感到剧痛,眼前一片漆黑,就连烛光也看不到了。

  夏月拍了拍苗小凡的后背说,苗小凡瞬间感到了这只手带来的美好滋味。

  苗小凡彻彻底底地透视了一遍夏月的身体,在想,就算我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天鹅未必让自己吃。

  在圣安市技术学院上学的苗小凡,更加的受不了,因为他得了花粉过敏性眼疾。

  胡志才邪恶地笑了笑,在想,老子今天真是手痒痒的,暴揍你个穷小子。

  此时此刻,正发生着日食,在夏至发生日食现象几乎千年不遇。

  苗小凡也是邪恶地笑了笑,摸了摸胡志才的头顶,冷声道:“老子听说用你的嘴比较过瘾一些!”

  苗小凡乖乖地躺下,美女护士给他滴眼药。他也瞬间嗅到了一股香味,显然是来自美女护士的体香。

  苗小凡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唯独有捡破烂的养父送在了大门口,养父目送苗小凡走进了学校,他眼眶红润,感觉自己终于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情。

  “谢谢你给我治疗眼疾,谢谢你能陪我说这么多话!我真是感激不尽。”苗小凡激动不已地说。

  “我叫夏月,你的名字我知道。”夏月莞尔一笑地说。

  胡志才从打架斗殴、不学无术开始,一步步成为“酒店管理专业二班”的班长,而后没出三天高升为学生会主席。

  眼睛的疼痛盖过了摔在地上的疼痛,美女护士也是惊慌失措,自言自语道:“这该怎么办?”

  夏月目送苗小凡离开了医务室,摸了摸胸口,感觉被苗小凡吃了自己的豆腐一般难受,不过,她却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喜悦。

  曾经的苗小凡是多么希望看到真实的美女香体,现在却觉得有点感觉自己下流而猥琐。

  “这鬼天气,什么情况,外面奇黑无比,而且还伴随着狂风暴雨。”

  “不客气,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我是隔壁卫校毕业的,我们应该年岁相近?”

  可是,圣安市技术学院医务室管理人员为了便宜,买了一些过期药和副作用很大的药,看来他们并不把学生的病当一回事。

  胡志才的狗腿子们跑了过来,推搡着苗小凡。

  苗小凡点了点头,告辞了夏月。

第4章 赢了

2020-01-02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龄和自&己的差

      苗小凡心里说,她的年龄和自己的差不多,怎么就在这里工作了呢?

  • 从未谈&过恋爱

      最让苗小凡可惜而遗憾的是,他从小学到技术学院从未谈过恋爱,他视乎一见钟情了这个美女护士。

  • 漆黑,&不到了

      美女护士给苗小凡的两个眼睛里都滴了药水,然而,不一会儿,苗小凡感到剧痛,眼前一片漆黑,就连烛光也看不到了。

  • 毒,副&大。

      她心知肚明,半夏滴液不能滴入眼睛里,会破坏眼角膜,本身半夏草药就有剧毒,副作用很大。

  • 苗小凡&俭学马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苗小凡大胆地问道,他是读过心理学的,再说,自己再怎么不堪,靠着勤工俭学马上也要毕业了。

  • ,毕竟&,而且

      两个一老一少的白衣天使,显然有些不耐烦,毕竟,此时此刻,正值午休时间,而且又是怪病。

  •   夏&瞬间感

      夏月拍了拍苗小凡的后背说,苗小凡瞬间感到了这只手带来的美好滋味。

  •   “&”苗小

      “谢谢你给我治疗眼疾,谢谢你能陪我说这么多话!我真是感激不尽。”苗小凡激动不已地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