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丈母娘谋算,被丈人被人嫌弃,被老婆漠视的赘婿,走投无路之时,从老家墙壁里踹开了一张瑞士银行黑卡,自此走上逆袭成功之路……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在清洗蔬菜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秦书瑶进卧室,将自己摔在床上,面对天花板,双脚自然悬空。

韩德超见了,冷冷一笑,用一种充满不屑且鄙夷的口吻说:“哼,垃圾!”

没多久,张小凡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韩德超却是开车蹿了一小段,将这辆昂贵的跑车横在张小凡面前,挡住了张小凡的去路。

借着窗外城市的灯光,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吃着。

韩德超看着秦书瑶踩着高跟鞋,那修长而白皙的玉腿在空气当中划开着漂亮的弧度,踩着清脆的声响,款步而去。

张小凡没有理他,他站在人行道边等着绿灯。

而现在打来的却是秦书瑶。

刚刚进大厅就看到一群人围着,有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男人,手里面抱着一大束花,单膝跪在了秦书瑶面前。

从倒插门那一刻开始,他与她唯一的接触,就是洗脚,这一洗就是三年。

出门的时候,平时向来当张小凡不存在的秦书瑶,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句:“张小凡。”

张小凡给秦书瑶三年的时间,让她在过去三年里面全心全意的打拼自己的事业,算算时间的话,今天差不多是两个人约定的最后一天了。

大学毕业,本以为十几年的感情长跑终于等待一个圆满的婚礼,结果韩德超为了追求自己所谓的事业,毅然决然地丢下了她。

“我怎么开车你不用管,你想开罚单随便开,反正我有的是钱!”

“我知道你在外面,我问你在哪里?”秦书瑶的心情显得很不好,这可以说是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面,她第1次对着张小凡这么重的语气说话。

韩德超仍旧半跪在地上,目光灼灼地盯着,眼里满是欲望和灼热。

“我在外面。”

张小凡刚刚走出这里没多久,秦书瑶并没有如周边那些起哄人所喊的那样。

房间里有床,但他却是躺在了角落地一块软垫子上,这才是他的床。

第8章 黑卡

2020-11-22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小凡对&秦书瑶

    结婚三年,张小凡对秦书瑶了解的真不算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少之又少。

  • 工作这&弃,就

    入赘三年,每天都是工作这么晚回家,等待他的不是岳父的嫌弃,就是丈母娘的鄙夷。

  • &,那山

    张小凡悄悄地飘了一眼秦书瑶那妖娆的身姿,她着一身简单的女士套装,即便仰躺在床上,那山丘与平原仍旧沟壑分明。

  • 母娘陈&:“电

    打开灯,房间内突然传出丈母娘陈秋凤尖酸刻薄的声音:“电不用钱吗,你一个月才赚多少?”

  • 饭煲里&是温地

    张小凡没有说话,也得亏电饭煲里的饭还是温地,他将饭菜呼啦拌在一起。

  • 中母亲&婿。

    5岁丧父,初中母亲病逝。舅舅霸占了他家房子后,并安排他当了倒插门女婿。

  • 刻开始&,就是

    从倒插门那一刻开始,他与她唯一的接触,就是洗脚,这一洗就是三年。

  • 对方是&秦三平

    张小凡不回头都知道对方是谁,这个家能一身酒气的也就只有老丈人秦三平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