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程可欣指出,只要你对他好,他就肯定会回心转意,可现在的她意外发现自己错了。就算她再心甘情愿的付出过一切,也占有不了他的心。一直到她终于等到下定下定决心后转身离开,可向来冷酷无情傲气十足A市人民医院内,刺鼻的消毒水味和药物的化学制剂味,让段佑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鼻子。。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免揪心。

“嗯。”段佑铭移开自己的视线,只是敷衍的回应了一句,全然不顾程可欣又黯淡下去的目光。

乌云在天边密布,这个时节的天气总是,那么的阴晴不定,暴雨夹杂着轰隆的雷声,说来就来,大雨顺势骤然倾落而下,细密的雨瞬间在空气中织成一片片灰蒙蒙的幔帐。

刺眼的鲜血在病房洁白的地板上蜿蜒布开。段佑铭的心里,有一丝痛楚划过,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的。

这时,小腹传来的阵阵疼痛让程可欣的眼前有些模糊,豆大的汗珠顺着她光洁的额头不断的滑落下来。

可是,当程可欣看到一群医生和护士手忙脚乱的扶自己起来时,她才真真切切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程清婉闻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在段佑铭耳边响起,“佑铭,你……来了。”

还不等段佑铭说话,电话的另一头的程清婉便有气无力的求救道,“佑铭,快来救我……。”

她的脑海里竟然满满浮现出了五年前,他们相遇的那一幕幕,一眼便是程可欣的一生。

是程清婉!

车祸惨烈的现状,让男人不适的颦起了眉头。

“清婉?发生什么事情了?”段佑铭焦急的询问着。

段佑铭故意别开视线,不愿意看到程可欣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冷哼一声道,“竟然还能醒过来,命真大。”其实在程可欣昏迷不醒的这一周里,段佑铭的心一直都狠狠的揪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担心程可欣这种女人。

原本崭新的兰博基尼跑车,此时早已经被雨水混杂的泥土,覆盖上了一层污垢,流畅的车体线条已经严重变形。

程可欣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经是一周之后,这一周的时间,程可欣经历了各种大小型手术,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身体,而孩子却因为大失血和受创,不得不流掉。

“清婉如果有什么好歹,我回来找你算账!”段佑铭又一句狠毒的话语传入到了程可欣的耳朵里,泪水混杂着程可欣脸上的汗水流蜿蜒而下,没入了衣襟里。

A市人民医院内,刺鼻的消毒水味和药物的化学制剂味,让段佑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鼻子。

段佑铭,你难道就这么恨我?恨我到看着我死?恨我到要亲手毁灭了我们的孩子?!

段佑铭急忙大喊着,“清婉!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啊!”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经晕过&句话便

    段佑铭不再理会程可欣,“清婉已经晕过去了,我要赶紧去找她,没时间理你,生个孩子而已。”男人说完这句话便毅然的转身离去。

  • &暗暗震

    程可欣在心里暗暗震惊道,这个时候,她打电话来干什么!

  • 句话,&都不念

    她爱他五年如一日,今日却因为旁人的一句话,段佑铭竟然一点旧情都不念。

  • 民医院&制剂味

    A市人民医院内,刺鼻的消毒水味和药物的化学制剂味,让段佑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鼻子。

  • 从电话&的另一

    “车……车祸,救……救我。”程清婉孱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

  • &,我们

    “佑铭,今天就是预产期了,我们的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程可欣轻轻抚摸着自己腹部,那有属于她和段佑铭的结晶。

  • 只吐出&了声。

    程可欣痛苦的摇了摇头,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开启,却只吐出了几个字,“不……不是我……佑铭,我要生了,陪着我……好不好…”下腹部传来的刺痛感,让程可欣出不了声。

  • 只见一&整辆车

    只见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仿佛失控般,疯狂的撞向路边的栅栏。瞬间,整辆车都翻落到了半山腰,车身全部严重变形。

  • 不知为&身上,

    程可欣的脸颊愈加的惨白,不知为何,病房里原本恰到好处的暖风此时此刻吹到程可欣的身上,只让她感觉到浑身冰冷。

  • 电话的&气无力

    还不等段佑铭说话,电话的另一头的程清婉便有气无力的求救道,“佑铭,快来救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