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霰千年的追寻  

 

 我们的文明的先驱,在某次出乎意料中意外发现一个秘密,因其太过可怖,便将此秘密永埋于灰暗。虽然秘密却派生为阴谋,而这阴谋从计划到就求乞,又足足经历过了两千多年。  (本故事略含重口,小清新自然勿入。) 绝前天,他上完晚班,回到家中,已是天明,困的要死,打算躺到床上睡觉,就在开门进来的时候,他发现在地上有一张光碟。。

  很久很久,我跑累了,实在是不想再走一步,我决定放弃那可笑的念头,我开始打算习惯这里,习惯这种感觉,习惯这种空洞的孤独之感。

  事情是这样的,这人有一个情人,比他大个六岁,他们一周最多会有三次发生关系,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那情人对于需求的次数越来越多,现在一周至少要发生关系达十次以上,有时候一天便要四次,这人被他那情人搞的都快精尽人亡了,而却最怪的便是那情人现在是越来越性感,越来越有魅力。而且以前已有空就喜欢粘着他,但是现在除了做男女之事外,没有过多的见面过。

  李岩还想说些什么,我水手拿起本书就朝他扔去:“还他妈站在这发什么神经,快去。”

  那女人就这样瞪着镜头,过了五分钟,她仰起头,张开嘴,发出“咯咯咯”的轻微叫声,然是叫声越来越大,叶一城将音量调小了一点,声音太大实在是受不了。

  这或许将是让生命活出价值吧,叶一城告诉老板自己不做了之后,无奈的想着。

  周围静的可怕,我急促的呼吸声充满整个空间,回声从四面八方涌入我的耳中,我很想大叫,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我有些纳闷,就对李岩说道:“这人给钱还真痛快,不会真的有事儿吧。”

  可是仅仅在我停下来的瞬间,那团光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从那光中伸出无数的触手,那触手也是一团光,我却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我十分不想让那触手接触到自己,我想要后退,这时才发现,我尽然动弹不得,只能保持一种惊愕的姿势,看着眼前这团触手将我牢牢的团在一起,脑子开始模糊起来,整个身体开始扭曲旋转,画面开始变暗,直至什么也看不见为止。

  叶一城觉得更加奇怪了,这女人为什么要这要做,有什么目的,还是说这女人是个疯子,这录像机是为了监视她而放在那里的,可回过头来一想,事情觉不是这么简单。

  我当然提不起兴致,也想看看岛国动作片,但是之前的那网站好久没上,现在改名不知道叫什么了,便对他说:“好啊,就是你有网址吗?”

  叶一城想到了一人,但是最后还是摇头否决了,自己所背负的命运,太过庞杂,不需要将他也拉进来。

  突然视频出现一张满是泥污的脸,那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叶一城没有提防,被吓的叫出声来。

  前天,他上完晚班,回到家中,已是天明,困的要死,打算躺到床上睡觉,就在开门进来的时候,他发现在地上有一张光碟。

  这二世祖说的没错,我就是一骗子。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算命,当然这是对那些不懂这工作性质的人来说的,对我自己而言,这是一种新型的服务行业。

  处于好奇,他打开光盘,电脑显示有多段视频文件,系统询问要播放哪段,叶一城点开第一段视频,想看看里面讲的是什么。

  七月二日,天气很闷,躺在床上的叶一城虽然脱光了衣服,但还是满身是汗,可他并不在乎,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出神。

  我就跟他说了我这里的地址,李岩还想看那毛片,我是没有兴趣了,冲刚才字里行间的气氛来看,待会来的人绝对是遇到事了,不是单纯的想算命这么简单,可是又有什么事能让那人有些害怕呢,当然他也可能是自己吓自己。我随手拿起一本小说,躺在沙发上看起来,毕竟想也没用,得先接触了才知道。

  七点钟左右,李岩买东西回来了,气喘吁吁的对我抱怨,东西难买啦,太贵了什么的,我就摆摆手对他说,等这笔成了,就拿补贴给他。

  那女人开始倒着爬,逐渐的脱离了镜头的可视范围,但是没一会她又出现在了镜头中,她也是倒着爬回来,低着头,慢慢悠悠的爬回镜头的可视范围。

序章

2020-11-21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付定金&情人的

      那人犹豫再三,点头答应,我跟他谈好了价钱,先付定金一万,事情查出并办妥之后再付六万,我们交换了下电话号码以及他情人的住址,他便匆匆离开了。

  • “还他&这发什

      李岩还想说些什么,我水手拿起本书就朝他扔去:“还他妈站在这发什么神经,快去。”

  •   我&“这人

      我有些纳闷,就对李岩说道:“这人给钱还真痛快,不会真的有事儿吧。”

  • 解,而&乱七八

      那人将事情讲完,我有些难以理解,倒不是思维上的不理解,而是他说的有些杂乱,乱七八糟的,需要理一理思路。

  • 持着一&么触手

      我不停的向着那团光斑奔跑,可那团光始终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任凭我怎么拼劲老命,它始终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触手可及。

  • 岩想了&,一千

      李岩想了想说道:“叫张莉莉,一千人里就有十个都是这名。”

  • 派上大&说不定

      “我当然是玩一下尾行了,明天说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场也说不定。”

  • 人显然&…”

      那人显然有些顾虑,支支吾吾的:“我想要,要算的是……”

  • 什么滋&满。

      “什么滋润啊,照你这么说那整容的医院也别开了,没人一瓶那什么直接喝就行了。”那人有些不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