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妆赋之孤嫡天下完结了吗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作者枕书眠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百度云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txt下载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txt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 枕书眠  

 

 《书妆赋之孤嫡天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国公,陈大夫,莫大太太之间的故事。书妆赋之孤嫡天下约8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明白了这点莫姨娘又羞又怒,却没有任何办法破了这个局,后来她想到了木阅微。木阅微虽然是一个不受待见的表小姐,但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嫡表小姐,拿她作筏子,没什么人给她做靠山,而自己令嫡表小姐毕恭毕敬乖乖听话,多多少少能镇住一些人。

有了这个念头她等天气稍微好点就立即行动,为了让府里上下看到表小姐随唤随到的熊模样,她特意想法子让那些不听话的都聚在大堂里,就等着木阅微来杀鸡儆猴。万万没有料到,一向怯懦的木阅微偏偏这一次如此硬气。当李嬷嬷和彩蝶添油加醋地给自己说木阅微嚣张的言行时,她觉得那些被自己弄来给颜色看看的嬷嬷管事们都在挤眉弄眼吃吃地笑,她知道以后在这些下人面前更没有威信了。

苏嬷嬷一直没有说话,听到阅微这样说不禁轻声问道:“小姐准备好了?”

果然,厅里一个人出来跪下连连磕头:“老爷,这秋神万万是冲撞不得的啊,厨房已经失火了,损失这两天才清点完。奴才管着厨房,还请老爷一定要慎重,万万不能感情用事啊。”

屋子里一时凝滞。

木阅微仿佛也受了震动,她霍地抬起头,眼底是说不清的惊吓和诧异。

木阅微站起来拍拍远岫的肩膀:“别吓成那个样子,大多数的恐惧都源自于想象。你现在猜猜莫姨娘在干吗,我们那个娇纵的五小姐会不会冲过来再和我打一架?”

阅微偏头一个眼风制止了自己的丫鬟,几乎佩服地看着李嬷嬷。这番话虚虚实实,关键处虚晃一招谎话连篇,外人看来偏偏就是那么一回事。那天李嬷嬷只字未提重阳祭的事儿,偏偏只有双方在场自己没有证据还不能反驳。还有这个老奴不但口口声声说自己骄纵拎不清,更是揣摩着众人的心思推动众怒:带来晦气还会有人遭罪,这一屋子尽是成天摆弄是非又胆小懦弱的下人,谁不怕自己被连累遭罪啊。

这木阅微重阳节大不敬触怒神意,果然给护国公府带来晦气,才几天,护国公无缘无故犯了圣颜,厨房在阴雨连绵天竟然莫名失火,一向精神抖擞的莫姨娘突然头疼不止,还有守卫森严的国公府竟然遭遇失窃。不是木阅微惹怒了秋神还是什么原因?

屋里的陈设极为精美幽雅,上等的檀香从瓷炉袅袅漫出,书纸华签,墨染红妆,本来是闺阁女子最好的锦绣年光。可是远岫和苏嬷嬷却从木阅微平淡的语调里听出了静静的杀机。隐花居就是一个被无数暗处的力量用箭瞄准的花篮,所有人都没有射出那一箭,不过是因为时间未到。

笑容又咧开在远岫的脸上:“莫姨娘肯定气炸了,还想把小姐当软柿子捏用来给自己立威,结果讨了个大大的没趣。但她肯定会拦着五小姐来这里闹事,她应该会添油加醋去护国公那里告状。护国公最宠爱的就是莫姨娘了,小姐……”说到后来,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得罪莫姨娘没什么,可是护国公于情于理都能处置小姐。去年那件事,明明就是三小姐犯了大错,可是姨娘一状告过去,护国公问都没问就让小姐跪到雪地里,小姐性子犟,那件事又大大触了她的逆鳞,所以一直不肯低头认错,直在雪中跪了一天一夜。莫姨娘还穷追不舍,让人把这件事散布出去,于是小姐在懦弱外又有了一个欺负庶妹、忤逆长辈的名声,护国公一概不问。

木阅微却笑了:“她不会告诉大舅舅的,去年那件事她跑去大舅舅那里告状是因为我确实掌掴了云雪雅。这次,这点小事她都搞不定,还怎么卖弄自己的手段,握稳手里的掌府权?”

云岙厉声问:“果真如此?”他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时谁撞上去肯定没好果子吃。

莫姨娘艳丽阴狠的面孔上划过一丝得意:“如果那个贱蹄子认为我今天只是为了用她施威,这般拿腔作势地给我装,那她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李嬷嬷看时候到了,立刻站出来道:“那天我和三小姐跟前的彩蝶去请表小姐,说要祭秋神请她务必到这里来和姨娘还有其他小姐们一起参与,可是表小姐竟然非得姨娘亲自去请才肯来。姨娘那会儿要打点的事情是在太多了,实在无法分身去请表小姐,老奴原本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表小姐是拎得清的,就没有再去请第二次。没想到重阳才过几天,府里大事小事不断,都怪老奴当时没能把表小姐请来。小姐虽然骄纵,老奴也该好好说的。唉,现在给府里带来了晦气,也不知道这几天还有其它什么人要遭罪。都怪老奴当时没有请得动表小姐,老奴愿意接受惩罚。”

木阅微几不可见地点点头,清亮的眼底一片深黑:“三年前我溺水是人为的,母亲的死疑点很多,甚至我觉得好多年前爹爹的死也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黑幕,我被接到国公府绝对不止是为了庇护一个孤女赢得美名这么简单。这两三年我怕打草惊蛇,可是现在,应该慢慢引蛇出洞了!”

莫姨娘很满意这个结果。一个几乎不怎么见人的小丫头,能有多少心机和算计,也就是傻啦吧唧端着自己的身份装装高贵,府里水深着呢,自己随便一推,木阅微这个不知深浅的小破舟可就沉底了。还敢跟自己耍威风!她得意地瞧着木阅微,从那张突然苍白的脸上似乎看到了她惨兮兮的下场,心里一阵畅快。

云雪雅眼睛一亮:“姨娘可有主意了?”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真如此&?”他

    云岙厉声问:“果真如此?”他的脸色阴晴不定,这时谁撞上去肯定没好果子吃。

  • “老爷&厨房,

    果然,厅里一个人出来跪下连连磕头:“老爷,这秋神万万是冲撞不得的啊,厨房已经失火了,损失这两天才清点完。奴才管着厨房,还请老爷一定要慎重,万万不能感情用事啊。”

  • 急怒道&姐。”

    远岫忍不住急怒道:“你胡说八道,你那天根本不是这样说的。你这是在诋毁小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