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正出身贫寒穷苦,在自家妹妹嫁人之际,街头偶遇修士元婴转世重生的身体,运气之下,被吞噬了修士元婴。获修仙功法,自此步入了危险重重,尔虞我诈的修仙界。秦正如何在步步危机的修仙界生存,又如何一步步逼近大道......一早,妹妹就在家里化妆了,看见家里挂满了各种装饰物,十分喜庆的样子,可秦正却高兴不起来,他一见那酒楼老板就不太顺眼。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马蹄声,秦正正纳闷,从屋外传来了一声:“秦正,来去城里帮忙了,我驾马车送你去。”“来了。”他便急急忙忙出去了。。

  “二拜高堂。”此时成亲仪式在媒婆的声音中进行。

  天灵屋不大,就大约二三百平方,门前有一个青年站着,看到秦正三人径直走来,便迎了上来,“鹤道友,庞道友,怎么有空来黎某处?咦,这位是……”鹤百鸣哈哈一笑,“这位是秦兄弟,他来验灵根,灵玉就由我来付吧。”那位姓黎的修士看了一下秦正,说道:“既然如此,三位就进来吧。”

  秦正在一阵努力后,终于将对方元神完全吞噬,不一会儿,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痛哭流涕,只见来福酒楼被笼罩在一个白色的屏障中,刚刚吞噬了对方的元神后,他在短时间之内拥有了对方的记忆,他知道里面的所有人都死了,以及那张姓中年人的名字。“张恒,我不会放过你的!”秦正捏紧了拳头,死死的看着天空。

  ······

  雷州坐落于天元大陆的东南方向,这里是生产燕窝的地方,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什么类型的燕窝都能买到。传说有人曾经在此处发现过燕精,后来被雷州最大势力的李家收购,但一夜之间,李家却惨遭灭门。燕精下落不明。

  ······

  金三听到了声音后,对秦正说:“秦大哥,你妹妹来了,我们下去吧。”秦正微微一点头。走下去时,迎亲队伍已来到了门口,宾客们都站在了大厅的两旁,秦正趁金三的注意力集中在花轿时,闪进了宾客中。

  ···

  两人走到离酒楼大约1、2百米左右,秦正等不急了,问道:“什么东西啊?”那人淡淡一笑,说:“说,请看。”突然,从他怀里飞出一团黄色的光团,飞快的钻入了秦正的体内,秦正感到脑子一疼,随即便晕倒了。而那人却嘿嘿一笑,居然是那张姓中年人。他朝酒楼狠狠的一瞧,衣袖一挥,白光浮动,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椭圆形的玉盘,玉盘上有着一丝丝的光芒,张姓中年人眼中厉色一闪,随即那玉盘飞到空中,滴溜溜的一转,竟然爆发出刺目的白光,那中年人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张道友,你这混元阵布置完了么?”“快了,元兄如此急,是为何?”“快有身体了,当然心急啊。”此时那名张姓中年人趁着大多数人在酒楼里时,不停的在酒楼无人的角落里埋着一面面小旗子。“好了,等等把那个小子骗出阵的范围,然后元兄你自行夺舍,我随即杀了阵中的所有凡人。”“恩,那多谢了。”此声音略有一丝兴奋,而那中年人却一言不发。

  ···

  “不好,是灵药宗的修士!”那张姓中年人一皱眉,虽然阵法已经启动,但他可不想失去一个不错的法阵。但权衡利弊后,他毅然舍去了法阵,掏出一把黄光闪闪的小剑,冲天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天边。

  而此时秦正却大感郁闷,他当时连夜跑出落凤城时,按照那位修士的记忆,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小山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古古怪怪的法阵,却突然记起自己没有法力,无奈之下只得在那里仔细研究。运气好的是,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空中居然出现看一道黄光,并且直朝此处飞射而来,秦正大惊之下躲在一个凹起的山岩下,黄光一闪,竟然是张恒。秦正握了握拳头,只得绝对不能出去,他在修士的元神里只得了修仙者的存在,这种存在杀死他就像捏死只蚂蚁似的。张恒走到法阵中间,掏出一块块发光的石头,分别埋进法阵的四周,接着左手一掐诀,法阵白光闪动,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光芒越来越大,张恒整个人完全被包裹进了,秦正抓紧时机,也跑了进去,结果却昏倒了,醒来之后发现来到了一座石屋内,接着便来这里了。而不幸的是修士的记忆也不见了,他只隐隐约约记得一些。大都不记得了。

  三人一同出了茶楼,一路上,秦正不停的看着四周的摊位,有时默默不语,有时却“呀”的发出声音。两人看到此情况,都有点感到好笑,便一个个解释秦正看到的物品。

  鹤百鸣的那位师弟笑嘻嘻的对秦正说道:“秦兄弟是什么灵根?”秦正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那师弟见此,便继续说:“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但多数人却是同时拥有两种或三种以上的灵根,也有单单一种灵根的人,那种人一般都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所以又称为圣灵根。灵根是一个人能有多大的修为的基本资质,我看秦兄弟还没验过灵根吧?”“恩,在下的确是第一次听说灵根,不知哪里可以验啊?”“哦,天灵屋可以验,不过需要三颗灵玉。阁下不知道什么是灵玉吧?”秦正的确不知,于是那位师弟又开口了,“呀,那个灵玉呢,是修仙界的奇石,一般用于补充法力,同时也是货币……

  秦正的父母不知何时已来了,坐在了大厅最前面的座椅上,两老都面带微笑,可秦正一看之下,却发现有点勉强。这么年轻的女儿嫁了这么大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太高兴的吧。秦正在四下一瞧,发现没有金三的父母,唉!多半是早已过世了吧。

  “金老板。”“秦大哥,都说了叫我金三或弟弟就行了,怎么如此客气啊!”秦正无奈一下便说:“金三,有什么忙么,我去帮帮吧。”“不用,这些活叫下人去干就行了。”秦正暗中叹了口气,就继续坐在此处。他可不是城里的富家子弟,叫他如此无趣的坐着,可真是无聊之极。

  现在秦正的元神正在追逐着黄色的元神。那元神什么惊恐,不断的逃,秦正猜出了一二分,便加快了速度。

  而云雾茶楼中,秦正却有点不耐烦了。此人真是个话篓子,在讲完一些常识后,居然讲起了修仙界的一些传说。看来他的师兄似乎习惯了,竟没有打断。无奈之下,秦正只得耐着性子听下去。“……所以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去那个死亡魔地了。”终于,此人闭上了嘴,秦正害怕此人继续,便立马出口问道:“两位能不能带我去天灵屋验灵根呢?”鹤百鸣此时也不耐烦了,当即答应了,而师弟竟依然有点没讲完话,但师兄都答应了,也只得含糊的答应了。

开端

2020-11-21

第1章 灵根

2020-11-21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秦正说&们都站

      金三听到了声音后,对秦正说:“秦大哥,你妹妹来了,我们下去吧。”秦正微微一点头。走下去时,迎亲队伍已来到了门口,宾客们都站在了大厅的两旁,秦正趁金三的注意力集中在花轿时,闪进了宾客中。

  • 过就算&又能怎

      不过金三人品还是不错的,希望他以后能善待自家妹妹吧,秦正暗暗想到。不过就算以后不善待小妹,他又能怎么样呢,对方可是有钱人,若是翻脸了,可不是他们这种穷人可以惹的。

  • 次写文&数会跟

      (我第一次写文章,不对之处,请指出。这次发了这点,有些东西没构思好,下次字数会跟上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