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人生  

 

 给大家提供更多倜傥人生免费深度阅读,《倜傥人生》是一部很精彩的的都市小说,又名《乡村欲爱》、《村色无边》,为网络作者留守少妇所写,主角李大壮杨桃花。这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李大壮那天白天从村长家回去,意外遇上了开放的的杨桃花,差点儿就被她给扑到了,他除了的美丽动人心弦的嫂子要照料,那边又有张彩胭有个死党叫李芸,两人认识的经历很奇特。那还是张彩胭第一次进京入学报名的时候,高挑的身材,冷艳的面孔,一下火车就引起不少人的瞩目。在车站外面,张彩胭遭到两名小混混的骚扰。而李芸的出现,把惊慌失措的张彩胭解救下来。。

  张彩胭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先别管这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云姐,你先洗澡,我去厨房做点吃的。你可快一点,我做完吃的可要接着洗。”跑了一天,张彩胭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张彩胭,是北大法学院的一名硕士研究生,主攻法律和心理学,也是系里模特队出名的美女模特儿。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一名诗人,而且还想成为徐志摩那样的著名诗人。只是,命运却指引她往律师这个方向发展。张彩胭的个性有点内向,也不爱说话。除了应付系里必要的演出,从来也不参加什么团体性的活动,但她对心理学方面,却是深得导师的赞赏。

  猥琐男看着李芸没有说话,只是喉节动了一下。他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一位裹着浴巾的美女,面对半露的酥胸,是个男人都会有点自然反应。

  “云姐,我来。”张彩胭说着,把脖子上的挂坠摘了下来。

  张彩胭和李芸听完孙伴山的叙说,两个人真有点哭笑不得。如果这小贼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可是天下罕见的倒霉鬼,还真不是一般的衰。

  “我家里没有什么人,父母都过世了。我的真名叫孙伴山。据说我出生的时候,一个响雷‘咔嚓’一下,把我家祖坟劈了一半,我爸找人一算,说是好兆头。掉了半个坟等于是半座山,说我以后会很有出息,就起名半山。后来那算命的说我家三代单传,缺少人气,就把‘半’字改成‘伴’了。”小贼闭着眼睛回答着张彩胭的问话。

  “臭流忙,我叫你看挂坠,你看我干什么。”阿彩发现小贼竟然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眼。

  李芸虽然个性刚烈,但也是一副侠骨柔肠,听张彩胭说完,也跟着点了点头。

  十九岁这年,孙伴山根据自己学习过的‘风水学’,在河南某地找到了一处山坡。根据他自己的推断,河南以前是中原大地,这地下很可能有不少古墓。如果能挖出古墓出来,光里边的古董一下子就发财了。

  李芸也是为美女,但却是为非常暴力的美女。出身湖南一个武术世家。这次来北京,也是来进入人生的高级培训,她报考的是北京体育大学。

  这是两人合租的一套公寓,运动完的李芸刚冲完澡,披着浴巾走到客厅中。看着李芸健美的身材,张彩胭有时候都有点嫉妒。为什么天天习武锻炼也不走形,居然和她的模特之体有得一拼。

  “胡说八道,你以为警察都像你是的这么蠢。”

  这一关押就是整整八年,据说是当年那基地的科研成果已经公布于世,才相信他这个‘间谍’只是个倒霉鬼。在签署了一分保密协议之后,草草的给孙伴山办理了一张身份证,把他放了出来。

  张彩胭扶着门,双腿都被吓的有点发软,根本就要站不住了。

  张彩胭看了李芸一眼,心说这小贼还真叫伴山。

  张彩胭看着孙伴山,忽然眼睛一亮,“云姐,我忽然有个想法,就叫这倒霉鬼去冒充一下咱们的董事长,你看怎么样?”

  这一下,可把孙伴山乐的牙都快碎了,这样坚硬的结构体,里边埋的非官即富,这下可发财了。

  “好,那就先看看这小子偷了咱们多少东西。”

  一些男同学都羡慕的想进入张彩胭的公司,宁可拿低薪也愿意。只是两人不招聘男性,而且,也没对外宣传说公司的所有权属于她俩,只是说在为一位神秘的‘董事长’打工。据说这位‘神秘的董事长’后台很硬,黑白两道通吃。只是公司的员工们,都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董事长,大小事物都是张彩胭和李芸一手安排。

  “什么也不用说了,明天就给他开始地狱式训练。”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

      李芸的卫生间也没关门,听到喊叫声,裹了一条浴巾就冲了出来。

  • 着李芸&都有点

      这是两人合租的一套公寓,运动完的李芸刚冲完澡,披着浴巾走到客厅中。看着李芸健美的身材,张彩胭有时候都有点嫉妒。为什么天天习武锻炼也不走形,居然和她的模特之体有得一拼。

  • 定的优&快的公

      美女做化妆品,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优势,加上张彩胭与李芸的公关,在短短的的一年里,公司的利润就翻了一翻。在同行业的竞争对手里,也渐渐的崭露头角,成为一家业内发展最快的公司。

  • 女子能&要好的

      面对救美的英雄虽然不是一位又帅又酷的男生,却也是位英姿飒爽的辣妹子。一个小女子能把两个混混打跑,张彩胭更是在羡慕中感激的痛哭流涕。从此,两人在异乡结成了朋友,成了最要好的死党。

  • 气,“&别管这

      张彩胭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先别管这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云姐,你先洗澡,我去厨房做点吃的。你可快一点,我做完吃的可要接着洗。”跑了一天,张彩胭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 的家伙&打。”

      “你懂什么,越是美女,就越不能叫那些臭男生欺负。今天在柔道练习中,一个陪练的家伙,竟然偷偷的抓我米,这样的色狼就是欠打。”

  • 不知道&说才好

      “天啊!疯了,完全疯了。”李芸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 你来帮&。

      “云姐,我想叫你来帮我。我一个小女孩,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阿彩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叫人看了都觉得不忍心拒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