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刘伯温召唤系统  重生刘伯温之子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天下江山刘伯温;前节军事诸葛亮,后世军事刘伯温。主角复活为刘伯温,元末修真,明朝初年斩龙脉,民国重组后龙脉,除了许多恩怨情仇,曲曲折折人生。如何斩龙脉,又如何重组后龙脉?青冥有桂丛,冰雪两仙翁。毛节未归海,丹梯闲倚空。。

  而此事发生之后,那刘基一时之间却也恢复了心神,也明白大好机缘就在眼前,无论是报仇,还是为前程,似乎都没有拒绝的理由,悲怆痛苦之余,也就答应下来。

  “相应的,天一门亦有十六峰,每个山峰或多或少都有许多弟子,但只有白云峰、天文峰、玉柱峰、华盖峰、紫霞峰前五山峰的弟子为内门弟子,其余山峰的弟子尽皆为那外门弟子。”

  且说这刘基生于名门望族之家,家父刘熵,老来得子也是三世同堂,全家甚兴。自是倍加呵护,严加管教,指望他成就一番大事业。本来也是无甚大事,但不知因何招来杀劫,以致妖孽横生,为祸刘家庄。如今刘家庄上下,男女老少,尽皆不存,只剩尸骨,死不瞑目,刘家庄已是名存实亡。幸有刘基、陈阿娇两位孩童意外逃生。

  山明鸟声乐,日气生岩壑。岩壑树修修,白云如水流。

  刘基两世为人,尽皆历经家庭剧变,幸福破灭,饶是他心志坚定,也仍旧迷茫良久,郁郁难以释怀,不言不语。以致此时,方略微回复心神,收拢思绪。

  “此子与贫道有缘!”

  “既然此子与前辈有缘,当为前辈弟子!”

  “天一门弟子除却紫霞峰的弟子外,尽皆青衣道袍,只是道袍之上的绘案不同,以此区分。如我道袍之上缀有几朵白云,那我就是白云峰弟子。”

  那位道人却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此时促狭的声音恰时传来,却是将沉醉的刘基两人惊醒过来,半响,纵然是以刘基的坚韧意志,回想到刚才自己的丑态百露,在看着那王初山的嬉笑声音,而那赵之月虽然未言语,但也是掩嘴偷笑,也忍不住小脸一红,更不用说旁边那脸皮极薄的陈阿娇了,早就低着小脑袋,耳根子都红红的,像是个熟透了的小苹果。

  而那时,失去双亲的他正值高考将近,人生关键,却是尝尽人间冷暖,世间百态,已是伤心欲绝。本来学习成绩很好的他,硬是高考放水,只考个二本——江西中医学院,只为离开那个令人痛彻心扉的苦难之地,学成之后,也是有一个不错的稳定工作。正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倒是别有一番自在,但一次醉酒之后,他朦胧之际只是模糊地看到一个放光的八卦图样事物,不知所谓间。不知为何灵魂出窍,转生此时刘家庄,因忘却喝过孟婆汤,而幼小的身躯也不堪忍受成人的灵魂。

  在那长白山白云峰上,有许许多多、无可计数的云朵,并连成一片,连通山峰上下,形成不可思议的云路,飘渺之意,尽皆显现,朦胧之际,令人不禁心神俱往之。而在这条云路上,行走着许多来往的青衣道袍的人们,正是人间仙境,求道之所。

  及至殿前,看着那辉煌宏大、富丽堂皇、玉石粉砌的殿宇,刘基的心灵却又是被深深地震撼了一次,但随即便更加感叹修真者的厉害之处,愈加向往不已。

  “天一门位于长白山,也是天下闻名的修真门派,与那昆仑门、玉清天、水月洞天、百花谷共称道门五圣地。而长白山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玉龙,因此也称之为玉龙山,美丽富饶、景色壮观。长白山有十六峰,分为主峰白云峰、天文峰、玉柱峰、华盖峰、紫霞峰、梯云峰、冠冕峰、鹿鸣峰、龙门峰、卧虎峰、天豁峰、锦屏峰、铁壁峰、观日峰、孤隼峰、织女峰,俱都雄伟壮观,令人不禁心神俱往。”

  随后,良久看了看仍在紧紧拉着自己的手的陈阿娇,看着她那柔弱无助的小小的身影,愈觉前途仍有希望,生活充满阳光。遂而双目精光闪过,却是开朗而又生机勃勃,嘴角不自觉地含有一丝微笑。

  但令人失望与恐惧的是,刘基的家人也无幸免于难!

  一道威严而又不失儒雅的声音响起,刘基顺声而望,便见得殿堂之内,正首之间,云床之上,有一青袍道士,面容三十上下,虽有威严外放,却又不失温雅。听其所言,观其所形,结合之前王初山所说,便知此人便是长白山天一门之门主冯钰道长。

  “回禀仙人,我便是处州青田县南天乡武阳村刘家庄人氏,只因妖孽横行,丧心病狂,毁灭刘家庄,尸横遍地,如今刘家庄早已不复存在。”

  堂中众人俱皆都是修道有成之辈,经验何其丰富,罗青稍微点拨,他们便以明白,遂而尽皆愤慨不已。而那冯钰却是叹息一声,面带不祥,却也说道:

  王初山原是好意,岂知此言一出,陈阿娇攥着刘基的小手愈加用力,身形颤抖,激荡之心,溢于言表。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壑树修&流。

      山明鸟声乐,日气生岩壑。岩壑树修修,白云如水流。

  • &秋。积

      白云消散尽,陇塞俨然秋。积阻关河固,绵联烽戍稠。

  • 道袍之&就是白

      “天一门弟子除却紫霞峰的弟子外,尽皆青衣道袍,只是道袍之上的绘案不同,以此区分。如我道袍之上缀有几朵白云,那我就是白云峰弟子。”

  • 然开口&道:

      云路之上,四人一时默默无语,忽一时,那背负长剑的王初山突然开口道:

  • 面那女&俱如那

      闲话不多说,前面那女两人暂且不说何许人,只说这两个孩童,男孩名为刘基,女孩名为陈阿娇,俱如那清晨的朝阳,皆有十岁年华,本是处州青田县南天乡武阳村刘家庄人氏。

  • ,此日&想,等

      不知不觉间,如此幸福度日已有七年,此日,那刘基与陈阿娇约好结伴出游,自在欢乐,放松心情。未成想,等他们回来之时,却是看见了这么一幅令人心生绝望的地狱惨象。

  •   “&性弟子

      “而那紫霞峰却是个特例,弟子尽皆为那女性弟子,所以不着青袍,而有月白道袍。这个小姑娘天赋不凡,到有几分可能拜入紫霞峰呢!”

  • 峰、天&霞峰前

      “相应的,天一门亦有十六峰,每个山峰或多或少都有许多弟子,但只有白云峰、天文峰、玉柱峰、华盖峰、紫霞峰前五山峰的弟子为内门弟子,其余山峰的弟子尽皆为那外门弟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