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冒出的大小姐,高冷范如冰山的校花,妖娆妩媚情痴的女护士……看我如何把她们一个一个拾掇的服服帖帖的。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妈妈死的早,我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她的影子,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了我内向的性格,一直不太爱说话。。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才舒服了点,我是个男生,本来就不应该和张千茉计较,所以她打我一巴掌,我忍忍也就过去了。

“爸,既然弟弟不想给我腾地方,那以后我就睡客厅吧,毕竟我是新来的,弟弟不服气也是正常的。”

虽然父亲对我不好,经常打我,骂我,但他还是送我去上了学,虽然是最烂的学校,但我还是感激他,没让我成为一个文盲,不然将来在社会上,我恐怕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我恶狠狠看着她,虽然从小到大被人欺负,父亲对我也不好,但至少父亲承认我是这个家里的一员,所以这些我都能忍,但是张千茉刚才的行为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狗,必须在她面前摇尾巴才能让她对我好点,她这无异于不把我当人看,我心里气愤,所以并不想去给她腾地方。

这时张千茉在我面前挥了挥手,我才反应过来。

张千茉的话句句都割在我心上,我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了,如果我不控制住,眼泪立马就会流下来。

我不甘心啊!

我还想问一问是父亲的什么朋友,父亲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我想开口问,他知道我在想什么,瞪了我一眼,我到嘴边的话也没说出来,看来他并不想跟我解释解释。

我捂着脸恐惧的看着他,不敢说话。

“跟你说,以后我说什么,你必须照做,不许有任何反对意见,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不然的话……嘿嘿,我就跟张国良说你非礼我,他要是听见了,估计会打死你吧?”

“哼,看在千茉的份上我就饶你一次,下次别这样了。”

我叹了一口气,家里一共就两间卧室,一间是父亲的,另一间是我的,现在来了一个张千茉,地方不够用,我是男生,她是女生,让她去睡卧室本是应该的,但是她的态度碰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就是一只狗,犹豫了很久我也没有回答她。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都供你这么多年了,反正你也识字了,不是文盲就行了,大学就不用上了。过几天去学校把你的东西都搬回来,高考不用考了。”

“你好,我是张千茉。”

高考前的一个星期,学校给所有人放假调整状态,我拿着复习资料回到家里,发现父亲并不在家,就一个人收拾了收拾脏乱的屋子,然后抓紧一切时间复习。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很好奇张千茉这么晚还不睡是在干什么,我今天第一天认识她,她的一切都让我充满了好奇。

那个少女看上去年龄与我相仿,或者比我大个一两岁,长得特别好看,正是发育的年龄,我至今见过的人里,也只有高中同班的班花可以和她一比。

张千茉说完还朝我露出了一个非常无辜的表情,我心里边闪现过一个词,恶毒,没错,张千茉的样子在我看来无比恶毒,她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好到根本让人看不出来她是演的,如果她要是和父亲说我非礼她的话,父亲肯定会相信她的,到时候我的下场肯定会很惨。

张千茉朝我走过来,笑起来很迷人,她伸出一只手,停在半空。

第3章 劝导

2020-11-19

第24章 夏露

2020-11-19

书评(81)

我要评论
  • 觉到自&己的眼

    张千茉的话句句都割在我心上,我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了,如果我不控制住,眼泪立马就会流下来。

  • 就没钱&条狗,

    “切,就你还想上大学呢,实话告诉你吧,张国良不想让你上大学,是因为我正在上一个专科,他要是供你上了,那就没钱供我了。死心吧,你在你爸眼里也就是一条狗,想扔就能扔的。”

  • 睬的,&我一个

    我看到张千茉在那里得意的笑,心里一阵委屈,不过我说出来父亲也不会理睬的,所有的苦都得我一个人承受。

  • 话立马&都退给

    张千茉的这番话立马把所有的责任都退给了我,让我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 里觉得&想的样

    她这种行为更让我心里觉得气愤,明明一切都是她的原因,却还要装出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

  • 就把屋&后,这

    我很快就把屋子给收拾好,换成了张千茉带来的东西,从此以后,这间我睡了很多年的房间,就成了张千茉的房间了。

  • 来的,&服气也

    “爸,既然弟弟不想给我腾地方,那以后我就睡客厅吧,毕竟我是新来的,弟弟不服气也是正常的。”

  • 还张牙&舞爪的

    张千茉看见父亲出来,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样子立马变得无辜,可怜的看着父亲,像是我刚才欺负了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