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天地为熔炉,《炼典》手上,天地重铸。刚新生命遭灭门,出乎意料得宝福祸未知,入得宗派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多次遇难有惊无险,三分宿敌孰强孰弱,天地倒塌何去何从......下回分解他终究会如何炼化世界!“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这安宁的景象,飘荡在天边,飘向了更远的地方......。

  十三年前,是一个村民在归途中遇到了昏迷的柳天琴母子,怕二人在山林中被野兽啄食,就将他们带回了村子,并在沈姨家安顿下来。这个小村庄叫茶叶村,全村只有不到百人,如其名字一般,村民大多以种植茶叶为生。虽然人人都不富裕,甚至十分贫苦,但这里的人都生活的十分快乐,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啊?要买什么东西啊?”陈忆风疑问道。

  陈忆风回头望去,却是自己的玩伴——林羽宏。遂将其招呼到身旁说道:“我娘已经同意那件事了,正要带我去暮景镇买些干粮呢。”

  陈沐风不敢轻敌,将大半灵力灌注于飞剑之上,继而喷出一大口精血在飞剑上,飞剑立刻如有灵性一般嗡嗡地跳跃着,同时吸引着周围的灵气。

  “路上?”陈忆风顿了顿,随即试探地问道:“娘,难道你同意我去了?”

  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呵呵,终于能有人陪我说说话了,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吧。”喃喃自语后,男子又将目光放到了酒杯上,不再理会任何事物......

  “是,老爷。”陈迟在人群中拱手答道。陈迟,是陈家的大管家。五十多年前,因仕途没落,空有一身好本领和大志向的他,却无门可投,无处可用,只好远离家乡,漂泊在外。正在此时,在外历练的陈沐风遇到了陈迟。虽然当时的陈迟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但在陈沐风了解了他的过往后,便收留了他,并让他逐渐成为了陈家的管家,给了他一部功法,让其自行修炼,虽然已经过了修真的最佳年龄,但他还是凭借坚韧的性格修炼到了金丹中期。

  “风儿乖,让娘再考虑考虑,走,我们先回家吧。”柳天琴欣慰笑道。

  “陈沐风,在我手里你是翻不出什么浪花的,我劝你乖乖的把宝鼎交出来,我还可以让你去投胎,否则,你全家都要神魂俱灭!”

  柳天琴差一点惊呼出声,却发现儿子只是翻了个身,就又继续酣然的睡去了。“唉……”柳天琴长叹一声,将目光从屋中移出,“看来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既然如此,就随他去吧。”说完,如释重负般直接睡去了。

  “娘,娘,你在想什么啊,这么入神。”一个略显稚气的小男孩不知何时出现在柳天琴身前。

  “如此美事,要不要也算我一个啊,哈哈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在众人耳边响起。

  “这个...”陈沐风眉头微微一皱,支吾道:“咳咳,我一时激动,倒把这事给忘了。不过不必操之过急,让我再想上几天,一定为我们的孩儿取一个响亮的名号。夫人你说呢?”

  “不知前辈驾临,有失远迎。如果几位是为犬子庆生而来,我陈家定厚礼招待,但若另有企图,陈某也不会引颈受戮的!”陈沐风回道。

  吃过晚饭,将沈姨和陈忆风安顿睡下之后,柳天琴独自坐在院中。天空中,群星密布,一轮明月高悬其中。

  “好。”陈忆风应道,映着两个浅浅的酒窝,暖暖的笑着,乖巧可人。

  柳天琴莞尔一笑,带着两个孩子上路了。一路无事,两个孩子也玩得不亦乐乎,三人终于到了暮景镇。

  “这孩子。”柳天琴看着欢呼雀跃的孩子,目光复杂。

  男子用略微颤抖的双手接过孩子,向怀中看去,但见怀中之人生得俊俏十足,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除了刚刚降生的那一刻,竟未曾哭过,现在正咬着小指头,打量着四周的人和物,似乎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显得颇有灵性。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二楚。

      “娘...你怎么不说话了呢?是风儿说错话了吗,那风儿就不去了,我们回家吃饭吧。”陈忆风看着母亲的表情,十分乖巧的说道,但眼中的一丝失落却一清二楚。

  • 还是头&象,忍

      陈忆风和林羽宏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走出茶叶村,看到这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繁华喧闹景象,忍不住拉着柳天琴问东问西的。柳天琴也不介意,总是微笑着给两人一一解答。

  • 否则定&萧,我

      那少年见此,依旧色厉内荏,道:“你个妖妇,用了什么妖法将我等定住,快快放开我们,否则定要你付出代价!我可是钱广萧,我爹可是这暮景镇的镇长,到时你哪都跑不掉。”

  • 转过来&叫你回

      “啊,”柳天琴闻言醒转过来,“没什么,沈奶奶让我来叫你回去吃饭的,快走

  • 应道,&个浅浅

      “好。”陈忆风应道,映着两个浅浅的酒窝,暖暖的笑着,乖巧可人。

  • 力猛地&压到他

      “大胆!是谁在殴打钱公子,还不快快住手。”随着一道声音传入二人耳中,一道巨力猛地压到他们胸前,二人一个踉跄,狠狠跌倒在地。

  • 柳天琴&,一轮

      吃过晚饭,将沈姨和陈忆风安顿睡下之后,柳天琴独自坐在院中。天空中,群星密布,一轮明月高悬其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