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次穿越到一个类似于春秋古国的世界,在这里,一切的文明刚展示它瑰奇的色彩。长相丑恶,身份又低的女主,突然意外发现生存下来变为一件无比艰苦的事。便,她以智慧求生本能,行说客之事,走纵横驰骋之路,淡定而卑贱的女主的人生越发精彩的,她也越变越美。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木板在摇,摇晃得很剧烈。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孙乐转过身,伸手推向木屋的房门。“吱吱吱”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中,木门给推了开来,同时,一阵灰片扑头扑面的向她盖来。

直到阿福的身影在孙乐的眼前消失,她才慢慢地转过头来打量着四周。

“不可能!”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对呀,不可能的!五公子才不会看中这么丑这么小的丫头呢!”

孙乐连忙伸手挡在眼前,可那灰尘还是不停地呛入她的口鼻中,呛得她连连咳嗽起来。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少女的声音有点尖,语气中全是惊愕。

孙乐揉搓着眼睛,慢步踏入了这积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木屋中。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少女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孙乐,把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后,少女惊讶地说道:“这个丑丫头是谁呀?怎么,怎么她的襟口上带了一朵牵牛花?”

这么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孙乐,孙乐把低到了胸口上的头一抬,倔强的与众少女大眼瞪小眼。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牛花,&置信。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 中了。&。”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 九月份&打了一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一只小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 &侧麻布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 ,他眉&,眼中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 样,一&着少年

    这个时候,不止是孙乐,那几个少女也都如她一样,一脸痴慕地仰望着少年。

  • 悯中又&慕。这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 清脆悦&小妾进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