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本来我以为问题了前生渣男就也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起冒出一个大麻烦精!这个大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尚未成年愚昧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他本来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起让他再度遇见了了她。关键是他意外发现只要你靠近了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的心疾就减慢不少。他不当心亲了她一口,当日心疼就消失了了。原来是她是他的心药!--再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连续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确保:“查到消息,他伤了不可以叙述的地方,楚楚儿安心冲喜就是,咱们会今天是个好日子,宜下聘定亲。。

不光如此,他还下令放火。在火油的助燃下,整个永昌侯府瞬间被点燃,她那些亲人的尸身全都被大火吞噬。

苏老侯爷怜爱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那就不嫁!”

苏言婳快步走到祖父边上,拉着祖父的手臂,撒娇道:“孙女不想嫁给韩公子了!”

此刻的她就站在这个正厅里,她咬了咬舌尖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苏老侯爷虚指了指苏言婳的额头,佯装生气:“胡闹!”

苏老侯爷疑惑地望着孙女,这不就是她自己求来的婚事,如何要退了?

听此话,韩斐猛地一震,他嚅动了下嘴唇,不敢接话。

“我要退亲!”苏言婳说得铿将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明明是责备的语气,苏言婳听得却是无尽的慈爱,泪水差点不争气地掉出眼眶,她在祖父的手臂上蹭了蹭,低头悄然将泪水逼退。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无比鄙夷,她花痴一般的个性,又是个十足的女纨绔,她不光脑子缺根弦,而且行事乖张。若不是他看中了永昌侯府苏家,想要借苏家恢复他韩家昔日的威望,他才不会求娶她!

君戎璟也看着苏言婳,五年不见,她果然认不出自己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身素衣的她倒是清丽脱俗,特别是她这张脸足够颠倒众生,与传闻中的她很不一样。

那玉佩上刻了一条龙!

苏言婳看着来人,这人左边面颊上戴了一块银质面具。

他眉眼狭长,不笑的时候,有些偏阴柔,但他举止潇洒,又时不时地将笑容挂在面上,显得他温润端方,一派正直谦和的模样。

不过苏言婳的眼光怎么变差了,竟然连韩斐这种小人也看得上?

于是,他敛了心神,温和笑意再次浮于面上:“苏家乃侯府,苏小姐不想嫁,韩某也是无法。但韩某还是想要知道究竟是何缘故让苏小姐拒婚的?”

这个韩斐虽说号称京城第一才子,却是至今未入仕。韩家祖上犯了罪被罚三代不许从政,他已经是第四代了。如今,韩家的人想要出人头地,不光要有学识,还要有一定的手段。

听苏言婳如此说,韩斐方才的伪装便装不下去了。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如果她&礼,那

    如果她收下聘礼,那么一个月后的成亲当晚,她还在新房里等着他时,他已经趁着夜色,亲自带着官兵将永昌侯府团团围住。

  • &是她自

    苏老侯爷疑惑地望着孙女,这不就是她自己求来的婚事,如何要退了?

  • &和的模

    他眉眼狭长,不笑的时候,有些偏阴柔,但他举止潇洒,又时不时地将笑容挂在面上,显得他温润端方,一派正直谦和的模样。

  • 在送完&侯府被

    那时,她的祖父母、父母、叔婶、兄弟们在送完宾客后,正聚集在正厅里,讨论着她从小到大的趣事。哪曾想,永昌侯府被韩斐诬陷谋逆造反。

  • &燃,她

    不光如此,他还下令放火。在火油的助燃下,整个永昌侯府瞬间被点燃,她那些亲人的尸身全都被大火吞噬。

  • 往日她&最喜穿

    “言儿怎么了?”苏老侯爷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这位嫡孙女,往日她最喜穿红衣的,怎么今儿下聘的日子反而穿了一身素衣?

  • &向来人

    韩斐走向来人,却不想那人比他还高半个头,气势压不过人家,只好高声道:“你究竟是谁?”

  • 婳说得&拒绝的

    “我要退亲!”苏言婳说得铿将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